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时光机告诉我[重生] 作者:江暮无尘

字体:[ ]

  《时光机告诉我[重生]》
  作者江暮无尘
  文案
  上辈子我害你孤苦无依,潦倒半生。这辈子我还你家好月圆,锦绣前程。
  ——容非瑾
  江慕之的生命在三十岁时戛然而止。
  回想这一生,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为了一直追逐的爱情,她失去了很多。父母,亲人,朋友……
  硬生生把一手好牌打个稀烂。
  弥留之际,幡然醒悟。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许下了这辈子最后一个愿望。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可不可以告诉年少的自己,不要再轻易相信容非瑾的甜言蜜语,都是、骗人的。
  注:淡然学妹×温柔学姐,he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慕之;容非瑾 ┃ 配角:刘谌;纪宁忱 ┃ 其它:
 
 
第1章 楔子
  这一年的初秋,一如往常的光景,大片大片的银杏树叶金黄地布了满地,阳光毫不吝啬地洒在露天婚礼中幸福微笑着的男女身上。
  神父问话结束后,那句如期而至的“我愿意”,终于敲碎了千里迢迢赶来的江慕之最后的执迷不悟。
  江慕之并没有让容非瑾看见她,只是将车停在不远处,默默摇下车窗,看着那穿着洁白婚纱,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艰涩地勾了下唇。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曾经属于自己,如今却怎么努力也无法触碰到的女人被另一个男人拥进怀中,她嘴角幸福的微笑,恍惚了江慕之的视线。
  是我来晚了么。
  江慕之悲哀地笑了一声,自欺欺人般不断在心中做着假设,假如、假如自己早来那么一时半刻,在那众目睽睽之下打破神父的问话,走向容非瑾,容非瑾是否可以陪她离开?
  只是,她的心里却也早有了答案。
  ——既然容非瑾站在了这里,便是选择了不要自己。
  江慕之慢慢阖上了眼眸,敛住了眼中绝望的神色,再次睁眼之时,仿若又是平时淡漠冷静的那般模样,她不悲不喜地望着要落的夕阳,点燃了一根烟,在袅袅而升的烟雾中迷失了自我。
  耳边,是婚礼众人的言笑晏晏,也包括江慕之心中那个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人的。她不禁想起了无数她们的过往,她也是这样轻快地笑着。蓦然之间,不禁红了眼眶。
  那年年少,以为相爱了便是永恒,又怎么预料今日光景。过往的那些刻骨铭心,年少的那些白首约定,到了最后,竟什么,也不剩下了。
  只是,哪怕事到如今,她却还是忘不了,忘不了那些年她们并肩作战的日子,忘不了比赛或成功或失败后的悲喜辛酸,忘不了水到渠成时,那双如水碧眸看着她时漾起的,不一样的层层涟漪。
  记忆里的女孩没有此时这般成熟优雅,身上多了分少年人本该有的稚嫩与浮躁,却又出了奇的耀眼夺目。
  彼时的她们并肩坐在教室里,那人柔软的眸子凝视着自己,顾盼生辉,靥辅承权。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江慕之羞恼地低下了头,女孩才宠溺地勾了勾唇,轻轻执起她的手,靠在唇边落下一吻,而后手指一翻,与她十指相扣,那婉转动听的音喉不急不缓地在耳边响起:
  “阿慕,我们认识一年了……”
  “虽然我知道,有些事情不说,我们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可我考虑了好久,这句话还是要说出口的。”
  “——阿慕,我爱你,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喜意还没浮上多久,眼前的画面,又替换成了去年那熟悉的女孩的歇斯底里,更加精致漂亮的面容隐隐带着曾经江慕之以为永远也不可能属于她的疯狂。
  “江慕之,我们分手吧,我不爱你了!不爱你了!”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去挽回,情不自禁地靠前了一步,却不想那个人有如碰见什么洪水猛兽般,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人脸上的厌恶表情好像迟来了一步,她却还不及深想,只觉得心痛难忍,到了嘴边的言语,也终于灰飞烟灭。
  “你求你放过我吧,以前那都是年轻不懂事……”
  记忆逐渐变得模糊,仿佛就像沙漏,越来越少,江慕之刻意地想要忘记,因为那话语太过伤人,可潜意识里却又舍不得,到了最后,容非瑾已经走了,江慕之却还在回忆里或喜或悲地彷徨挣扎。
  就像是今日,容非瑾大方地打了电话邀请她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她却只敢像是小偷一样在远处偷偷摸摸地看着她。
  江慕之的眼底仿若一潭死水,被浓浓的悲哀笼罩,嘴角再也忍不住勾起了个讽刺的弧度,状若自如地抖了抖已经燃尽的香烟。
  告白时的“永远”说的那样好听,最后还不是一样厌倦了她。
  她曾无数次地反思过,是不是当真是自己太差劲,才至于好友挚爱看透了自己之后,接二连三,全都离开了……
  江慕之缓缓升上玻璃窗,薄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留恋地侧目又看了那个女孩一眼,克制着自己想要下车找她的冲动,百般纠结,终于还是拉下了手刹,驱车离开。
  那人已经嫁做他人妇,纵使她再喜欢,再留恋,再不舍,又有什么用?
  2025年,江慕之又一次离开了这个熟悉的城市,曾经充满着的喜怒哀乐,嗔笑怒骂,少不经事时轻松诉说的永远,全都一同随着江慕之的转身,永远葬在了这个城市。
  友情,爱情,我全都不要了。
  *
  也许是和容非瑾分开后更加专注工作的原因,江慕之从头开始,却没了曾经的打磨蹉跎,一路走来顺风顺水,仅仅三年,便成了金融圈的风云人物。
  她离开了曾经的那座城市,说要忘记那个人,如今却又不知是在等什么,年过三十,依然孑然一身。
  年少时的那场爱情,在她的心上刻下了浓墨重彩的痕迹,过于深刻的记忆,仿佛已经成了一种心理疾病。她缄默、寂寞,迫切的需要一个人的陪伴,却又再也没有力气再一次相信一个人。
  早些年因为心灰意冷而远走他乡,杳无音信的刘谌回来了,也终于明白,容非瑾结婚后发生的那件事,是个大家都不想要的意外,由着那意外折磨生的人,怕是死者也于心难安。
  她放下了两人之间的龃龉,约在了江慕之工作旁的一家咖啡厅,深沉地望着愈发寡淡的好友,幽幽地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
  算是原谅了她。
  或者说,也原谅了她自己。
  从此,你我二人,就凑合一起过吧。
  刘谌如是说。
  2028年7月23日,江海市发生7.9级大地震,功成名就的江慕之惊愕之后,仿若疯魔般不断拨打那个熟悉又陌生,多年来不再触碰的号码,却只得到一个更加熟悉的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于是,她收拾好行李,孤身一人,义无反顾地,不顾刘谌的劝阻,又一次踏上了回程的路。
  不论如何,是生是死,我还是想再见你一面。
  刘谌错愕的发现,决定回程后,好友的眼底终于又有了色彩,这一刹那,她彻底明白,劝不住了。
  江慕之成了万千志愿者其中的一人,她不知容非瑾后来的住所,只是漫无目的地找。
  皇天不负有心人,地震的第三天,她终于在一片废墟中找到了灰头土脸的容非瑾,她受了不小的伤,唇上干裂而苍白,眼神涣散,却在看见江慕之的下一秒,仿佛回光返照一般,脸上染上了红润。
  那熟悉的面容之上,满是错愕,她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在这时,碰见那个年少时,辜负了的人。
  她不是,已经远走他乡了么……
  容非瑾的声音略显艰涩:“阿……阿慕……”
  江慕之眼中的心疼一闪而过,被她掩饰地很好,脸上迅速堆满了厌恶,讽刺地瞥了容非瑾一眼:“晦气。”
  她知道,她们之间再无可能,唐绵用生命在她们之间划开的那道鸿沟,她怎么也跨不过去。
  没有人比她更明白,那件事和容非瑾毫无干系,是她自己。是她自己过于执拗,才会害人害己,断送了好友的- xing -命。
  所以即使她还爱容非瑾,她也不会再多给她一个眼神,多说一句好话。
  容非瑾早以不爱她,甚至是厌恶她,她这幅姿态,也不过是为了折磨自己。
  江慕之忍不住复杂地看了容非瑾一眼,将手伸向了她,想拉她一把,余光却瞥见被突如其来的余震带来的滚滚落石,瞳孔骤缩,几乎是下意识,上前护住了容非瑾的身子。
  刚刚挖开的洞口又被埋得不见一丝光亮。
  “快!快多来几个人,阿慕刚刚下去了……”
  江慕之艰难地歪过头,看着身下已经陷入昏迷的容非瑾,她努力地睁大着眼睛,驱散着眼底的那抹混浊,却怎么也跨不过生与死之间拉开的巨大鸿沟,弥留之际,过往的半生像电影一般,在江慕之的脑海中帧帧放映。
  最后,画面停留在她前往震区前和刘谌的那一次见面。
  刘谌的眸光微微闪烁,看着她欲言又止。
  静默半晌,才问了一句:
  “阿慕,你会后悔么?”
  当时的她怔愣了一瞬,而后定定地直视着刘谌的浅褐色的眸子,反问了一句:“那你呢。”
  得到的,却是刘谌的沉默与接下来的泣不成声。
  她后悔了。
  后悔拥有时的不珍惜和失去时的不作为。
  江慕之也后悔了。
  不是后悔送死般地回到了江海市,而是,后悔那时轻易地相信了容非瑾的谎言,最后害了好友的- xing -命,也搭上自己的一生。
  最后的最后,在江慕之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许下了她这一生最后一个有关容非瑾的愿望。
  ——若是时光可以倒流,可不可以告诉年少时的那个自己,不要相信容非瑾的甜言蜜语,都是、都是骗人的……
  作者有话要说:  9月9,宜动土,新文开坑!
  与姬友同时开坑技能get
  强推姬友百合文《你喜欢一下我好不好》by临屿
  文案如下:
  顾吟经过努力终于追到了自己喜欢了五年的人,虽然过程很坎坷,但是结果让她很开心;
  萧逢这个人虽然傻乎乎的,但是起码有一个漂亮又聪明的女朋友管着她,虽然生活平淡,但是偶尔撒撒糖还是可以考虑的,曾经获得最佳老夫老妻奖;
  苏折曾经立志不考上研绝对不谈恋爱,现在只能抱着女朋友被追着喊真香;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