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反派老总的炮灰男妻[穿书] 作者:惜霄(下)

字体:[ ]

浓重的人,我看见就烦!”
  顾恒:“……”这骆闻天对顾子安的心思怎么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而且,见鬼的骆闻天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悦耳?这感觉在心底升起时,顾恒心中一惊,执念这是复苏了?立刻仔细感觉,然后他果然发现那剩余的执念有了微微的反应。
  好烦!
  这一刻顾恒心里所有的念头只剩下:挂电话。
  而骆闻天在把自己对顾子安的想法说个明白后,就等着顾恒的回答,他想顾恒现在应该放心了吧?
  但顾恒接着说的话却并不是他所以为的那些。
  顾恒:“你骂谁蠢货?”
  骆闻天:“……”宝贝儿你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
  “我、我没有,我的意思是说……”骆闻天忙解释。
  “你才蠢货!你全家都蠢货!”说完,顾恒直接挂了电话。
  然后把电话往旁边的沙发一扔,任由它再次怎么震动怎么响,顾恒都不打算接了。
  仰靠在沙发上,顾恒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下可怎么办才好的,骆闻天解释得明明白白的,半点误会都不打算留给他,要是这会儿再来个爱的告白,顾恒心想,那剩余的执念肯定会被他勾起来的!!
  不行,顾恒狠狠抽了口手中燃着的香烟后,眼神一狠,不管怎么样,这婚必须得离。
  有了想法,顾恒拿起手机,直接敲了五个字就给骆闻天发了过去。
  发完这五个字,顾恒暂时的并不想去理骆闻天收到自己这五个字后会有什么反应,他要和自家爹妈通个信才行,这婚姻他是坚持不下去了。
  电话一被接通,顾恒就嘚吧嘚的把自己的想法跟老父亲顾中枢吐露了出来。
  “爸,我要跟骆闻天离婚。”
  ***
  另一边,被挂断电话后骆闻天再而三的回拨过去,这还是骆闻天第一次被人挂电话后一次次的去拨打,这一瞬间他似乎多少能体会顾恒当时的心情了?
  但他比顾恒清醒的是,在知道顾恒并不打算接电话后,他就没有再继续拨过去,因为这只是无用功而已。
  把手机一放,骆闻天就自己打开网站的查询明早最早去宣明市的机票,电话打不通,那他就直接找人当面说。
  几分钟后刚把机票定完,手机屏幕就亮了,骆闻天瞥了眼,见到是顾恒后忙伸手拿过手机。
  但在看到信息上的五个字时,骆闻天整个人都僵住了。
  手机上,顾恒给他发了五个字:
  ‘我们离婚吧。’
  下一刻,骆闻天猛的站起身,身下的老板椅被他的动作推得直撞到了身后的书柜上。
  脸色在这一刻- yin -沉而难看,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手机上的这五个字,那视线仿佛能把手机给盯穿一般。
  离婚。
  这件事在他们结婚之前就已经被定好了,骆闻天最开始自己也十分期待三年后的离婚到来,只是这才过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里,他的心态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以至于这结婚前就定下的离婚日期,骆闻天都有些遗忘了,他总觉得还有时间,到时候这离婚在他们俩都愿意的情况下,自然是作废掉的。
  在明白自己对顾恒开始动心后,离婚这件事就从来没有出现过在骆闻天的想法里。
  这会儿看到顾恒竟然说要跟他离婚,这简直让他不敢置信。
  骆闻天手里攥着手机直接就出了办公室,甚至连挂在衣架上的西装外套都忘记拿,出了门更是没有理会邵东惊讶的喊声,直接朝专属电梯走去。
  跟着加班到了凌晨的邵东连忙追出来,一脸疑问:“骆总?发生了什么事。”
  但骆闻天却抿着嘴铁青着脸的半点都没给邵东回应,进到电梯后骆闻天直接按了下行。
  邵东连忙跟上。
  “老板?”邵东再一次询问。
  骆闻天:“我现在要去一趟宣明市,公司的事情一切押后,能处理的你处理的,处理不了的等我回来再说。”
  “去宣明市?大半夜的这么急?”邵东看了眼骆闻天进攥着手机外套都不穿的模样。
  骆闻天点头,并不解释,电梯门一开,直接就冲了出去,脚下逐渐加快的步子没一会儿就直接变成了快跑,一眨眼的就直接消失在了邵东眼前。
  “坏了,肯定出大事了。”邵东有些忧心,毕竟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焦急的骆闻天。
  地下停车场之中,衬衫革履的骆闻天飞快的跑到了自己的车子面前,开了车门直接坐了进去,车一发动,一阵轰鸣声后整个车就直接蹿了出去。
  夜色之中车子离开地下停车场后车子直接开往席创的别墅,在半夜已经少了许多车辆的马路上,骆闻天的车速开得非常快,边开着车他边用车载连接的给席创拨了个电话。
  “大晚上的,骆总怎么有功夫给兄弟我打电话呀?”
  电话一接通,席创那明显带着睡意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你家那直升飞机借我用一下,我要赶去宣明市。”
  场面话直接省了,顾恒毫不客气的跟席创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现在?行,没问题,不过什么事这么急?”
  一点犹豫都没有,席创打了个哈欠强行清醒的问了一句。
  “顾恒要跟我离婚。”骆闻天说。
  席创:“哦,是赶去离婚啊?难怪你这么急了,可是大晚上的,民政局也不上班啊。”
  骆闻天:“……”为什么会认为他是赶去离婚而不是赶去反对的?
  席创:“司机我马上跟你联系,等你回来我们哥儿几个约一下,给你开个恢复单身的派对。”
  “- cao -。”骆闻天听着太阳- xue -直突突:“老子不是去离婚的!”
  “???”席创好会儿才反应过来:“不是、哥,你之前不还说讨厌死顾恒了吗,都定了三年后自动离婚的,你现在说你不想离婚了?”
  “对,老子是不想离婚了,凭什么他想跟我结婚就结婚,现在想离婚就离婚,门都没有!”在席创面前,骆闻天终于找到了能吐露胸中憋闷的地方。
  “呃。”席创一时间也不知道对这件事情表达什么才好,想了好一阵才说道:“好吧,你做啥哥儿们都支持你,等回头见面再说,你先来,飞机已经准备好了。”
  直升飞机的速度要比民航飞机慢得多,但在比起要等到早上七点才有的民航飞机或者开车去,乘坐席创的这架直升飞机去距离南城并不远的宣明市就快得多了,400公里左右的路程,两个小时内就能抵达。
  所以等骆闻天凌晨快凌晨三点时出现在顾恒酒店房门之外时,顾恒傻眼了。
  作者有话要说:  顾恒:离婚!现在就离!
  骆闻天:不!我不!坚决不!
  今天还是只来得及写三千,欠更1万2千字,接下来要开始补欠账啦,继续爱我呀,大家中秋快乐!
 
 
第50章 执念消散
  在睡得正香的时候, 顾恒是被惊醒的,门外一下比一下还要急促的门铃声,如同催命一般。
  他下意识的想要打电话给酒店前台, 天知道门外面的是哪个疯子,但在拿起电话的当会儿, 顾恒还是先决定去门口瞄一眼,看看这么着急按他门铃的到底是谁。
  所以等顾恒从猫眼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是骆闻天时, 他简直惊讶到不行。
  把手中拿着的移动电话放在了鞋柜上, 顾恒这才下了扣拉开了房门。
  顾恒一脸的懵然, 看着门外衬衫皱巴巴不说,领带早就不知道被丢到了哪里, 头上那被发胶定型好的头发更是一副被狂风吹过后被匆匆捋顺的样子,额头上泛起的汗珠这会儿都没消下去。
  可以说,顾恒从来没有见过骆闻天这么狼狈的样子。
  “你不是在南城?怎么突然就过来了?这个点还有飞机??”
  一连的, 顾恒直接问了三个问题, 可见他对骆闻天这个点出现在这是有多吃惊了。
  骆闻天- yin -沉着脸,迈步一言不发的就进了屋,顾恒皱眉看着骆闻天进屋的背影,自己也关上门的走了回去。
  “这大半夜的,你想干嘛?”顾恒问。
  骆闻天转过身来直面着顾恒,脸上带着- yin -沉, 浑身更是带着戾气。
  “我想干什么?这话不是应该问你吗?你给我发的那五个字是什么意思?”
  顾恒怔了怔,他完全没有料到,骆闻天半夜从南城大老远的赶过来会是这么个原因, 这不禁让顾恒此时心里的感觉变得十分复杂。
  沉吟了片刻,顾恒才把所有复杂压在了心底,冷淡着表情的说:“就是字面意思。”
  “所以你是真的想跟我离婚?”问着这话的骆闻天,周身的气息更冷了几分。
  顾恒点头:“是,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错误而开始的,我不想再继续错下去了。”
  “错误?”骆闻天重复着这两个字,然后突然的低笑了声:“呵。”
  然后下一刻,顾恒的手腕就被骆闻天给抓住了,然后骆闻天就这么抓着顾恒的手,把人朝套房的卧室方向拽去。
  顾恒心下一惊,就想甩开骆闻天拽着自己的手。
  “你放开!你想做什么!?”
  奈何骆闻天手上的力道极大,顾恒别说甩了用空着的手掰也没掰开,整个人更是被骆闻天拉得一个踉跄。
  客厅与卧室的距离并不远,没等顾恒挣脱开骆闻天的手,在进入卧室后他整个人就被骆闻天给甩到了床上,晕头转向间双手撑着绵软的床铺想要起身,但下一刻身上就笼罩下来一个黑影。
  骆闻天整个人的把罩在了顾恒上方,接着为了更好的禁锢,更是把顾恒的双手死死的压在了他耳朵两边。
  顾恒尝试了挣扎,但却发现竟然半点动弹不得,不管是双手还是双脚,此时都被骆闻天给禁锢得死死的。
  意识到此时的姿势十分弱势和危险,顾恒微缩的瞳孔紧紧的盯着上方的骆闻天。
  语气尽量保持平和的开口:“骆闻天,你先放开我,有什么事我们坐着聊。”
  “你想和我结婚的时候就不择手段的也要跟我结婚,现在你想离婚了,我不同意,你是不是也要用尽手段?”完全没有搭理顾恒说出的话,骆闻天视线紧紧的锁着顾恒,声音低沉的开口。
  “想结婚的是你,想离婚的还是你,是不是在你眼里我骆闻天就是个能够随便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骆闻天的声音说到这里时,变得十分的危险。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