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我的卧底对象 作者:有枫春久

字体:[ ]

=================
书名:我的卧底对象
作者:有枫春久
文案
顾江白:你怎么回事?看上我了?
陈青礼:你想多了,我不和你谈感情,我只想睡你!
顾江白大喜: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可以吗?
陈青礼……
 
名门正派同魔教头头谈恋爱的故事。
 
顾江白X陈青礼
“这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奇怪,我骗你的时候,你多开心,可我突然真了,你又不信了……”
年下!
事儿妈攻&扮猪吃老虎!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江百,陈青礼 ┃ 配角: ┃ 其它:
==================
 
  ☆、有暗香盈袖
 
  时值小暑,粉荷飘香……
  朱红色的九曲长廊里,青衣仆人们脚步轻快,掌心托着一盘茶水点心,纷纷朝前厅走去,中间却夹着一位还未束发的少年人,这少年一双凤眼微挑,眉目英气,一袭紫衣,腰别一柄折扇,手握一把长剑,正朝着众人相反的方向奔去,口中正嚷嚷道:“长了眼睛的都给我闪开!”
  他身后还追着位年迈的老伯:“小少爷,你跑什么,老爷喊你去前厅招待群雄呐!”
  少年人在人群里滑的跟泥鳅一样:“我不去,一群糟老头子有什么好招待的!”
  “哎呦,少爷!你听我说呀……”老伯肺叶子都快喘出来了,突然叫道,“哎呦,我!我不成了!我要死了!少爷你快来看看我!”
  紫衣少年头都没回:“师傅你就别装啦,这招我都看腻啦!”
  身后老伯一动不动……于是一会会,少年又退回到他边上,就见老头突然睁眼,一双眼泛着精光,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哪有方才大势已去的模样。
  “嘿嘿,江白,你道行不够啊,还是跟为师去前厅吧!”
  “我不想去啊,你们为什么总是逼我。”
  陈师傅说道:“不是我们逼你,现在是有外人在逼咱们啦,现在外头死了那么多人,全都以为是顾家干的,这个时候老爷也是没有办法。”
  “师傅是说有人来找事?”
  “何止,顾家都要被拆了!”
  “哼!那我就要去会会他们了。”
  顾家堡的习武场上就坐满了人,兵器架上的刀枪剑戟在初夏晨光中散发着森然冷意,高台上顾堡主容色亲和,而下头群雄已是义愤填膺。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说道:“才半个月,我们就死了一百个弟兄,枫月谷的狗贼们已经死完了,除了你们还有谁有这个能力杀人!”
  “如今魔头已灭,顾堡主这就想拿我们开刀了吗!”
  顾江白在人后站了出来,说:“说什么呢!当初诛杀枫月谷,我顾家堡可是冲在前头的,现在你们死人了凭什么赖在我们头上!爹,你就任他们这么污蔑我们吗!”
  顾堡主神色无辜:“正好你来了,你说吧,为父听累了……”
  顾江白的脸僵了僵,就说:“你们有何证据证明是我顾家堡做的,就因为有这个本事就活该被你们泼脏水吗?那我也可猜测他们是因私仇,技不如人被人所杀!”
  “少主慎言,死者为大!”
  “呵呵……我言了又如何,他们能跳起来打我吗?还死者为大,我活着就活该背锅?倘若你们真信死者为大,就该去寻找真正的凶手,而不是在我顾家门口乱吠!”
  “竖子猖狂!竟敢做不敢认!”
  “我认,我骂你这事我认,旁的恕我不认!我只说三件事,一,要杀你们,我不用等到今日,早在枫月谷之乱时我就会动手;二,五日前,堡内也遭人夜袭,不过被护卫绞杀了;三,以我顾家堡的能力,诸位这些人……”真的有点没眼看。他话没说完,可表情却很生动,底下已经有人坐不住了。
  “少主未免过于自大了!”
  “不,我很看得起你们,不然我都懒得解释。”
  “你说是就是,谁知道你是不是编的!”
  “哦,说了不听,听了不信,请问诸位想怎么样打一架可好?”
  “我们只想讨个公道而已!”
  “……”顾江白受不了了,“让我告诉你公道是什么,就是我对你做一件事,你不服,觉得我错了,这样你可以来找我要公道,可现在,你们摸着良心问一问,这事确定是顾家堡干的?你们凭什么来找我们的茬?”
  “那除了你们还能有谁?”
  “行,我强我活该,你弱你有理!那是不是要我顾家也死几个人才配称得上是名门正派?你们就是这么讲理的吗?”
  “你——”
  顾江白直接打断了他,喊道:“洛阳陈家寨、金陵李家帮、太原秦刀门,可有人在?”
  人群纷纷侧目,很快站出几个人来。
  “若我没记错,三派勇士频出,枫月谷之变后更是势力不凡,此次并无人员伤亡,我说的可对?”
  “少主想说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说,只是按照各位的逻辑,该把你们也打成杀人凶手!”
  三人中马上有人跳脚道:“你不要信口雌黄!”
  “呵……刚才你们也是这么说我的,怎么样,滋味如何?”
  “少主好口才呀,这一手移花接木不错啊……”来人声音清朗,似清风徐来,在一众嘈杂的声音中格外明显,只是一看到他,顾江白的脸就黑了。
  想当年他同这个鬼人第一次见面,他就追了自己的一只画眉鸟十条街,最后把鸟生生吓死了,吓鸟之仇,不共戴天!
  “陈青礼?你怎么来了?”
  陈青礼手握折扇,一袭白衫,桃花眼里笑意融融,模样比青山淡雅,诧异道:“嗯?我来不得么,我青礼银楼也是要了解江湖情报的,不然赊了账回不来可不太好。”
  虽然这银楼的名号他已听过多次,但每次顾江白都会联想到青楼,甚至看到他这张过于好看的脸就想起了楼里的灯红柳绿。
  “那请自便,堡里正忙。”
  “诶,不要这么冷漠嘛,我来此,是要给你只条明路的。”
  顾江白果然看他:“什么明路”
  陈青礼捻着手指,说:“明白了么”
  顾江白一知半解,才说了银子两字,就被陈青礼捂住嘴,这人就凑近他的耳边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你陷的太深,不妨跳出局面来看,这些人当真是为自己而来?还是被人唆使……”
  他心思急转,在怀疑人的同时还隐约闻到了他袖间的青荷香味……                        
作者有话要说:  小短文,一口气更完,就不分段了哈~
 
  ☆、人心隔肚皮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反过来说也一样可行,不然你试试呢?”陈青礼温温和和的话出现在他耳边。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江白在他眼里看到一种看戏的神情。
  “这人……呵……”果然不安好心。
  于是顾江白就冲他爹喊道:“爹,给点银子。”
  顾堡主大手一挥,侧身换了个方向看戏,问他:“说,你要多少?”
  大事指望不了,小事视而不见,这就是他爹,顾江白已见怪不怪,说:“抬两箱上来。”
  银子很快就到了,两个红木箱子,黄铜锁在上头摇摇晃晃,在箱子打开的瞬间,白花花的银子就在盛夏烈日下闪着摄人心魄的亮光……
  陈青礼在一旁摇着折扇眯眼笑个不停,一脸孺子可教。
  顾江白只当看不到,干脆背过身对群雄道:“这些银子,都是给诸位的,这是我顾家堡的诚意,我不知道你们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跑来质问我,但是,我以顾家堡百年信誉担保,此事纯属子虚乌有!”
  “你以为这点银子我们会看在眼里吗!当然是我们弟兄的命重要!”
  “逝者已矣,那活着的呢?看病不要钱?请大夫不要钱?我的目的很简单,给我一个期限,时间一到,我自然会抓出这幕后捣鬼之人。劝你们好仔细考虑……倘若今- ri -你们真的动手,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而这时,背后之人再对你们出手,结果自不必我说……”
  下头的人窃窃私语一番,很快就有人说话了:“一个月!”
  顾江白不为所动:“两个月!”
  “一个半月!”
  “两个月!”
  “届时如果少主找不出人怎么办?”
  “任君处置,顶多你们费点盘缠再来一趟。”
  “成!我们走!”
  “这些小门小派,都是凭着一口气聚在一起的,只要击破一个口子,他们就会溃不成军。”
  顾江白回头看他:“你怎么还不走?”
  “我不走啊,你不是要调查凶手么,正好我要去各门各派打探一番财力状况,这事每年都得来一次,马虎不得,想来路上你也寂寞,我就好心陪你了。”
  “陈楼主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顾某想一人上路。”
  “嗯?可是顾堡主已经答应了我的同行请求呀,这两箱银子可都是从我青礼银楼拖过来的呢!”
  顾江白顿时虎着脸看他:“你早料到他们会来找事!这事是不是你在背后搞鬼!”
  “毒能乱吃话不能乱说啊,那你说我图什么?”
  顾江白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你图什么!”
  “喏,你看你又说不出来,那我就跟着你啦,你爹担心你年纪小,还让我照顾你呢!”
  “爹!”
  一阵手忙脚乱,顾堡主总算把儿子哄住了,最后在那保证道:“你放心,你屋里那只扁嘴雀我会给它吃的,账目也会按月查看,也会听你师傅的话每日习武,你就放心走吧!”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