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海上拾遗录 作者:羹一瓢(下)

字体:[ ]

对弗朗西斯说,“我想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第一:放人并向中国人道歉;第二:保证以后都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第三:从优抚恤死者家属;第四:取缔法租界的外国酒吧间;第五:取缔法租界里只允许外国士兵出入的妓院。否则,我很难保证会不会心血来潮帮一帮商会里的中国商人。”
  法国商会里的中国商人一直被打压,他们早需要一个有威望手段和能力的华人领事替他们出口恶气。
  他的眼如同鹰隼般锐利,不像是来交涉倒像是强硬的要求。弗朗西斯拄着拐杖绅士地微笑,“我知道白sir的能力。可就连你们中国政府同我交涉都没有这么多的条件,道歉、放人、赔偿、保证中国政府都提出来过,为什么要取缔酒吧和妓院?”
  季杏棠从怀里掏出那张连篇累牍的资料递给了白啸泓,那是白啸泓派人去调查的资料。白啸泓说道,“你们那五个水兵当天晚上去酒吧大喝特喝,又去妓院里消遣大闹特闹,喝醉了闹够了,这才拦了吴的车借酒装疯杀死了人。总领事,不把祸根除了你怎么向中国政府保证往后不会发生外国兵肇事杀人事件?”
  弗朗西斯一直都想拉拢白啸泓,他想要的是找一个能威慑华人的傀儡来做上海王,挟天子令诸侯,可是这个人像一匹烈马训不服。那么只能毁掉,白啸泓垮台了,还有杜金明、还有严肇龄、还有其他的傀儡。
  弗朗西斯看向远处被雷雨冲刷的梧桐,幽蓝的眼睛深邃悠远,“前不久有人给我送了一个皮包,里面有数不清的文件,文件里包含了各种暗地账簿、与各界私下往来的重要密函、社会上的秘密以及官方的罪证……白sir,我想如果把这些公开来,上海的各级治安机构忙上好多年,那么他们还会来管电车血案的事吗?”
  此言一出,季杏棠握着伞柄的手忽地一麻,他下意识地攥住了白啸泓的胳膊。这个法国佬不像是在虚张声势,他太过平静和悠然,悠然的像一只狮子张开血盆大口即将快意品尝捕获物。季杏棠从来不敢低估法国人的野心和能力,他也相信法国人不敢乱来,毕竟白啸泓是他们统治华界的一颗重要的棋子,可是如果他们失去耐心想要扳倒大哥,重新扶持一个上海王,也不是不可能,不过那都是后话。他如果真的有他说的文件,那些把柄和罪证一旦公诸于世,谁还会看得起假仁假义包裹下的毒蠹腐蛆,兄弟俩谁也别想在上海滩混下去。
  白啸泓用温暖的掌心裹住他紧攥着自己衣袖的手轻拍了拍,心想:杏棠,你到底信不信他是内鬼。
  季杏棠适才回过神松开了手担忧地瞅了他一眼。白啸泓一眼望定了他,相对无言,他的眼神却在说“没事。”
  弗朗西斯又说,“比方说滨南有一家祠堂……”季杏棠都被蒙在鼓里的,他都了如指掌。
  好在雨声稀里哗啦的比较大才遮住了惊惶的心跳。
  白啸泓泰然自若地看了一眼季杏棠,季杏棠摇头,不可能是梓轩,他怎么会去勾结法国人,况且知情的还有严肇龄还有其他人。他心里没底,那些文件……
  弗朗西斯虽然不知道给他送文件的人是谁,也不知道那些资料是真是假,但是刚才季杏棠的反应让他觉得抓住了他们的小辫子,但是白啸泓沉静的像个狡猾的老狐狸,好像根本没有这回事,他不敢轻举妄动。他眼睛里有一把淬了毒的刀与白啸泓对视两刻,到了客厅门口,又摆出“请”的姿势笑道,“白sir,季sir,请进。”
  佣人送上热咖啡,白啸泓一手端着咖啡一手托着胳膊肘,热气濡- shi -了嘴唇。弗朗西斯看他丝毫不慌,开口笑问,“白sir,依你的意思,对于吴的遗属,我们应该给多少钱?”
  白啸泓轻抿了一口咖啡,更正他的话,“是赔多少钱。”
  “就算赔多少钱”弗朗西斯又问,“依我看,由法国总领事馆赔给他们一千块钱,好吗?”
  “好的。”白啸泓很爽快的答应了,却是紧接着又说,“吴有一个老婆九个儿子,遗属一共是十口之多,一千块只怕还不够他们维生。这样罢,法国总领事赔他们一千,我白某人送他们一千五。”
  仿佛攀比一般,弗朗西斯急于挽回颜面,“那么,我再叫法商电车公司也送一千元。”
  “这样罢,三千五百块给吴的九个儿子做教育基金,他一家十口的生活,由我白某人负责,以十年为期,每一个月,我付他们三十元的家用。”白啸泓又说道。
  这一笔承诺,计为大洋三千六百元,比法国政府的赔偿,加上白啸泓一千五的赠与,还多了大洋一百。弗朗西斯深知白啸泓出手大方,他笑了笑,不再接口。
  季杏棠无心听他们商量赔款的事,他心肝悬着,梓轩……
  商议完赔偿的事开始商量放人的事。弗朗西斯承认,一开始听说中国人杀了法国人觉得受到了挑衅,无视中国法律和租界条约关押了青年,同意放人。并且法国政府的保证和道歉明天就会登刊到报纸上。
  两人离开的时候,弗朗西斯留下一句话:法国人的忍耐程度也是有限的。
  白啸泓哼笑一声:装腔作势。
  两兄弟出了领事馆,上了车季杏棠握着方向盘的手还有些打颤。白啸泓问道,“你是高兴?还是害怕?还是觉得死期不远了?”
  季杏棠神色僵硬,白啸泓又说,“他如果真的有把握能一口把我吃定了,他在最有把握的时候戛然而止说明他还不敢轻举妄动,他没有文件或者即使有也不敢确定真伪”,他顿了顿又无所谓地说,“你觉得谁会悄无声息的弄到我的秘密又不动声色地送给了法国人?除了那些枕边人。但、不会是你,我早说过人心隔肚皮。好在,也许他只想坐山观虎斗,看我垮台,不会害你。”
  车刷扫着玻璃窗上的雨水,季杏棠把头埋在臂弯里,白啸泓后仰着闭目凝神,车里沉闷极了。沉默半晌,季杏棠恢复了神态,“无论怎么有我陪着。”
 
 
第46章 心连着心
  季杏棠把若玉从警察局接了出来,看着他蹦蹦跳跳的样子本该高兴却怎么也笑不出。季杏棠盯着他凝神看了一会儿,若玉忽地一笑道,“哥,你这是怎么了,愁云惨淡的像见了鬼。蹲过大牢我样子糟糕?”
  “呃嗯……冒、冒胡茬了”,季杏棠看着他白俏的脸上陡然冒出来的小胡茬结巴地说,“没关系,都会有的,回去理一下就好。”
  若玉笑微微地摸着下巴,他想起小时候学戏,天井旁阳光还微凉。那个武生,人人用各式兵器压住他的红缨大枪,他爆吼一声,将众人挡开,打将起来。自己摊着兰花手,理鬓、整襟,绕个腕花,一下晃手指点兰芳,一下拂手回眸,别人笑他白嫩的小子将来是要给人当媳妇儿的。今天他长胡子了。
  吴的太太当天便拿到了法国总领事馆和白啸泓私人的两笔恤金,一共是三千五百元,再加上白啸泓保障十年生活费用,每月支领三十块钱。一家十口的生活,大致可获解决,这一家人的感激涕零。
  第二天若玉去报社上班,发现华文版上新闻栏里,鞭挞抨击法兰西帝国主义的残暴和骄横。而在广告栏中,赫然在目的是——吴太太登报感谢白啸泓解囊救济,以及法国总领事馆厚恤遗孤。这次白啸泓闷声不响出钱又出力,解决了僵局争回的却是国家的体面,赢得的是法租界、全上海甚至全中国同胞的称赞。可是没有人知道他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雨来前的空气闷燥且有土腥气,亭寰阆苑里狂风骤作、电闪雷鸣。若玉小解回来在走廊上就看见杜子明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霹雳闪电忽地把他的脸照亮,他脸色煞白瘆人极了。若玉定了神走过去轻唤他,“天保哥。”
  杜子明没有反应,瞧他嘴唇嫣红,大概又喝了许多酒,火烧的胸口闷才出来透气,睡前服了鸦片酊和安眠药这会儿不自控的就地眠觉了。
  若玉把杜子明送回房里让他睡好,自己回到屋里,雷吵的他睡不着。辗转反侧一阵子,他抱着枕头跑进了季杏棠的屋攘进了他的窝。
  季杏棠在闷雷滚滚中也睡得很沉。他微蜷着腿侧躺在床上,若玉就把身体蜷成一小团缩进他怀里,感受他身上清香如蜜、馥郁安神的气味。若玉还是睡不着,脸在季杏棠前襟上蹭了蹭,香云纱发出了窸窣声。若玉把手环上了他的腰,又蹭了蹭才好睡下。
  若玉快睡着了含糊不清地说,“哥,抱抱……”
  最后一声惊雷隐退后,骤雨忽至砸在阶前。季杏棠轻拍了他的背把他吓的睁眼,季杏棠低声说,“又做噩梦了?”
  若玉瞧他醒了,手臂用力环住了季杏棠的腰,“没有,雷声太响吵的我睡不着,而且天保哥总是跟鬼魂儿似的把我吓的要命。”
  “又跑出来了?”
  “我把他送回去了。”若玉抬眼望他又阖了眼说道,“哥,你是不是又去找他了?”
  季杏棠颔首,下巴抵在他天灵盖上,“嗯”了一声。
  若玉伸手摆弄他襟前的盘花扣,一不小心挑开了两个,摸到了瓷实的肌肤,手指就往里滑了一滑按按他的心口肉,指下流着热忱的血,连同那颗心脏都连着他的指尖律动。“哥,你心里到底怎么想?你的病根哪一个不是因为他遗下的,身上的疤痕哪一个不是他弄上去的,他对你都下得了狠手你还信他是什么好人?你不要再去找他啦。”
  若玉现在想起来还有些余悸,血腥参杂着酒腥弥漫了整个隔间,满目的红,他们赤身裸体的相拥在一起,狭窄的浴池里仿佛是一对浴血鸳鸯。季杏棠的手腕搭在池沿上还汩汩的往外渗着鲜血,白啸泓的手腕浸在水里把满缸的水全都染红了。若玉愣怔在门口,眼雾迷梦,他们“死”的像一幅画,如果提名应叫“泣血。”若玉把人捞上来,霎时掉了眼泪,他要发疯了,只见季杏棠身上乌青紫黑暗红没有一块好颜色,他都知道了,他想不到此人是这般丧心病狂。若玉想,如果不是他和穆柯来找遗落的玉佩,季杏棠怕是活不成了,想到这儿他心肝都猛地战栗。
  季杏棠温柔地抚了抚他的脊背,感受到了他的颤抖,缓声说,“梓轩,我自幼失怙,他于我亦兄亦父,枕榻之谊发乎于情……我这般告诉你罢,如果有人把他害死了我怕是要跟着受天谴断然是活不成的。”
  好似一株双姝,相分相离,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花凋则二株萎。
  说到这儿,若玉攥紧了季杏棠的襟口颤栗的厉害,季杏棠轻拍上他的手背,却被他猛地甩开,再一摸若玉哭了起来。这个孩子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不知道他藏了多少心思,无论心思纯良还是胸藏城府都是自己教出来的,即使他真的勾结了外人也是人之常情,只是他不能瞒着自己。季杏棠轻轻的给他擦泪,和声问,“哭什么?不是说生胡子就成了男子汉,怎么还这般爱哭?”
  若玉紧紧的箍住了他的腰,极力压制住让他想哭的本能,摇着头哽咽起来,“哥,我不要你死、不要,这世上除了和你相依为命,你死了我也活不成。”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