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首席魔修 作者:木子墨白(下)

字体:[ ]

觉!
  季君泽再一次深呼吸,忍了半天没忍住,捡起其中一本书,就凶蛮地糊到了陌无尘的脸上:“你这看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啊?!”
  他那个空间戒指,可是他自己的!
  除了偶尔从里面掏出来一些丹药给他吃,还有一大堆食谱,季君泽从未见过其他半点儿有关不良嗜好的东西!
  今天这一出,那可实在是万万没想到!
  说好的阳光向上的正直青年呢?
  这么多书,而且还都很精美很美丽,一看就十分昂贵,而且每一本风格还都不一样,一定搜集得很辛苦吧?
  季君泽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儿缺氧,《九州风云纪》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剧情崩了,各种配角的人设崩了,他都能够理解,毕竟都崩得很有逻辑。
  那陌无尘这个男主呢?
  明明之前一切都是完美的,哦,除了他竟然崩到喜欢自己……等等,所以这些黄书……?!!!
  季君泽看着那清一色的男男书,实在是不想承认,这里面有什么必然联系。
  怎么跟女主的时候,陌无尘就是正直无畏的好少年,跟了他……竟然就空间戒指里头塞满黄书了?!
  季君泽捂住脑袋,忍不住再一次深深吸气,然后就觉得身体忽然凌空——陌无尘一脸紧张地把他抱了起来!
  “干什么?”季君泽面无表情。
  “媳妇儿你是不是上不来气儿了?”陌无尘紧张得俊脸发白:“我们不买东西了!我们回家找二叔!”
  说罢,哭丧着脸,眼眶通红:“都是我不好,是我还没有学精,才让你这么难受。”
  季君泽刚软下来的心肠,在这句话之后,瞬间硬得如同钢铁,他抬手捧住陌无尘的脸,认真地道:“陌无尘,你要是敢在外面说一句你……咳!总之这些不要脸的话你要是再说,以后手都不准亲!”
  陌无尘愣住,被这个威胁吓得浑身肌肉紧绷,腿却不由自主地往外走:“我,我……”
  季君泽扯他的衣襟:“放我下来,我好得很!”
  陌无尘犹豫,往他身上看。
  季君泽脸通红,抬手捏他的脸:“真傻还是假傻啊!我好得很,你也没把我弄出毛病来!
  我这是羞耻羞得,行了么?放下!然后你给我坐好!这些书,全部没收!以后不准看!这上面的这些流氓东西,也不许学,更不许用在我身上!听到了没有?!”
  陌无尘犹豫,虽然把季君泽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软塌上,但是后面的话,却死活也不肯点头。
  他虽然脑袋不清楚,心智不足,但是却不是真的傻。
  明明刚刚媳妇儿很高兴啊,这说明书上教得没问题,都是好东西!
  所以,不能用……不行!
  季君泽被他眼底带着稚气的执拗给气笑了:“陌无尘,你就这么喜欢那档子事儿?!”
  陌无尘抿唇,抬手拉着季君泽的手,失落地问他:“是我太笨太蠢了,学得太差了,所以媳妇儿嫌弃我了?书上明明说,很舒服的,还说道侣都会喜欢。”
  他认真看着季君泽的模样,就像是一只在求认同,求认可的大狗,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让人不忍说出打击他的话。
  季君泽从他傻了之后,就特别忌讳旁人说陌无尘傻,笨,自己更是从来不会把这些字眼儿用在他的身上,旁人说一句半句的,他就觉得难受半天,这会儿陌无尘自己这么说,一下子就戳了季君泽的心窝子了。
  可,他真的受不了那种任人宰割的感觉,他好像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甚至还会控制不住地跟个娘们儿似的哭出来……那让他觉得很可怕。
  陌无尘将季君泽的纠结和难受看在眼中,眼眶不由微微一红:“对不起,媳妇儿。”
  他抬手抱住了季君泽的腰,然后仰头去看他:“让你不舒服是我不好,你身体不好,我不该气你的。”
  他亲了亲季君泽的嘴角,认真地道:“我听你的,不做了,也不看了,只要媳妇儿高兴就好。”
  再觉得舒服服足,也没有媳妇儿的意愿来得重要。
  陌无尘最近能想的事情越来越多了,自然也知道什么叫做取舍。
  虽然,他真的觉得好遗憾好遗憾——媳妇儿那时候的表情,真的好好看!好看得他恨不得将媳妇儿和自己揉碎在一起,再也不用分开……
  季君泽被陌无尘蹭得脑袋一热,见他眼底满是内疚,心中就是一抽,脑子还没有想清楚,身体就已经不受控制地摇了摇头,口中还道:“不是你的错,夫夫之间做这些其实也没有问题,只要你以后不要说出来就好了!”
  这话说出口,他自己都差点儿忍不住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断了!
  这尼玛说的是什么?!
  这是在邀宠吗?
  求睡吗?!
  而且,还是求花样睡?
  然而看着陌无尘瞬间明亮了的眼睛,季君泽心中的迟疑,却似乎又在瞬间就开始消散,变成了“算了他还小不懂事儿,他高兴就好”,“其实这么说也没毛病,这本来就是夫夫该做的事儿,早晚也要这么做”之类的诡异想法。
  “媳妇儿媳妇儿媳妇儿!媳妇儿你真好!我都听媳妇儿的!绝对不跟任何人说!媳妇儿说不要了,我就立刻停下来!”
  季君泽:“……”
  忽然觉得有点儿欣慰不起来,是怎么回事儿?
  他看着刷刷刷把一床小黄书收起来,然后捧着递给自己,不迭声说着“媳妇儿!给!没收”的话的陌无尘,整张脸都忍不住微微抽了抽。
  你个过目不忘的家伙,把这些看过了一遍的书,这么大方的交给我没收,真的有必要说得这么义正言辞么?!
  季君泽低头看看怀里被塞了一捧的书,深吸了一口气,又把书塞了回去,假笑道:“乖,你的东西你自己收着,不过以后不要再看了,我不耐烦你看别的光屁股男人,画儿里的也不行,知道吗?”
  陌无尘呆呆地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竟然还羞红了一张脸,看得季君泽一脸懵逼,正要询问,就见陌无尘忽然扯了扯他的衣角,期期艾艾地问他:“那,媳妇儿可以多多光给我看吗?”
  季君泽深吸一口气,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咬牙:“不许说!”
  陌无尘眨巴了一下眼睛,失落地哦了一声,不过很快,他就又高兴了起来。
  媳妇儿只说了不许说,但是,没有说不许做,对吧?
  他乖乖点头:“我听媳妇儿的,媳妇儿说不说,我就不说。”
  他目光温柔地看着季君泽,痴恋中夹杂着垂涎,脸上满是天然纯稚的欣喜,眼底深处,却是一派饥饿期待的渴望。
  他其实,不光喜欢媳妇儿的腿,还喜欢媳妇儿的额头,鼻子,嘴巴,脖子,肩膀……都喜欢!非常喜欢!
  季君泽看着面前笑得一脸爽朗干净的陌无尘,却觉得浑身一阵凉一阵热,不由就生出了几分狐疑。
  不过,还不等他眯眼细看陌无尘的眼底深处到底隐藏着什么,隔壁忽然传来了一声“加价!一定要拿下”的大吼,倏地打断了他的注视。
  季君泽心中一个激灵,瞬间想起来,自己今天带着陌无尘来,是来给陌无尘买药的,不是来调情,更不是来讨论以后什么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的!
  季君泽眯眼,看似警告,实则绵软地瞪了陌无尘一眼,抬手轻拍他的俊脸:“把东西都收起来,不许再胡闹,你的药,我们今天必须买到手!”
 
 
第一零一章 这个药,看着有点儿眼熟啊【捉虫】
  季君泽想起来了正事儿, 自然不容陌无尘再跟自己胡闹,而陌无尘,只要让他粘着季君泽,他干什么都愿意。
  两人挤在一张软塌上, 陌无尘抬手抱住季君泽,让他舒舒服服地靠在自己怀里查看新送上来的拍品清单,而他自己, 则在季君泽看拍品清单的时候,认真地凝视季君泽的侧颜。
  季君泽的每一处都让他觉得好着迷,怎么看也看不够。
  季君泽查完了单子,心中有数之后, 便立刻推开了窗子, 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一眼那个拍品,发现是一个黑色的石头,便轻轻松了一口气。
  这才拍卖到第五个拍品, 他要的那个凝神丹, 在倒数第五。
  季君泽心情疏懒下来,这才注意到,陌无尘保持着刚刚的那个动作, 就一直没动过,他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仰头亲了亲他的下巴:“饿不饿?”
  陌无尘脸上浮出浓浓的笑容:“不饿!”
  季君泽好笑抬手捏他的脸:“说话也像个小孩子。”
  陌无尘享受地微微眯眼, 跟只大狗似的蹭了蹭季君泽的掌心, 眼睛依旧一眨不眨的盯着季君泽, 那眸子里头的依恋和喜爱,以及认真,都在无时不刻地、直白透顶地表达着他的想法——他爱季君泽,爱到了时时刻刻都想要盯着他,看着他,守着他,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季君泽就在他疏于防备的那一个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的地步。
  陌无尘以前并不是这样的,他看着季君泽的时候,就算是透着浓浓的喜欢和爱恋,也不过是斟酌着、克制地倾泻出季君泽能够接受的程度,而不会像现在这样,毫无保留地将他满腔的热情和爱恋倾泻而出,如同湍流不息,永不枯竭的瀑布一样。
  季君泽抬手轻触陌无尘的眼角:“我喜欢你这样看我。”
  陌无尘脸上的笑容不由更浓了几分,仿若勾人的妖精一样,竟是将自己的目光,又变得更灼热了几分。
  季君泽被他看得耳尖子发红,苍白的俊脸上,不由浮出了几分红晕,他仰头看着季君泽,轻轻地道:“陌无尘,等你好了以后,也可以这样看着我,我喜欢你在我面前毫无保留。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懂吗?”
  陌无尘认真地点了点头,眼中却浮出了几分懵懂之色,他并不知道自己以前是什么样的,也不知道季君泽总是对他说的这句“绝不离开”,是看透了他内心深处的恐惧之后,郑重给他的承诺,但,这并不妨碍他将季君泽的每一句话都记下来——现在听得似懂非懂没关系,他知道,只要记下来,他以后总会懂的!
  “六十万!”
  “……加价!继续加!”
  隔壁再一次传来了王朗和王一寿的声音,前者叫价的是王朗,只可惜他才刚刚叫出了六十万的高价,外面就有人出到了六十三万金,于是,王一寿催促王朗加价的声音,紧接着就响了起来。
  季君泽有些疑惑地往外面看去,就见下面依旧还在争夺那块黑色的石头。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