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笔下惊鸿 作者:梅花雀

字体:[ ]

书名:笔下惊鸿
作者:梅花雀
 
文案
彼时,天下未乱,枫家尚在,枫阵尚且年少,还未卷入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乱世,得以快意恩仇,与知己好友颜颐共闯江湖,破除重重- yin -谋,追查刺杀他的凶手,也得以结交顾家四少、花家家主等等人物。
此文便是讲述蓝氏王朝开国功臣枫阵年少时的故事,算是争霸天下的前篇。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古代幻想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枫阵,颜颐 ┃ 配角:顾徽、花琼、殷涟、碧昕等 ┃ 其它:
 
 
  ☆、第 1 章
 
  我从何处来?
  我是谁?
  我要去往何处?
  作为一个连名字都不记得的孤魂野鬼,他深深地开始思考这三个人生大问。
  然而有个不解风情的丫头打断了他的思考,她尖叫着,从走廊这头跑向那头,生怕别人听不到她的声音。
  “郎君醒啦!!!”
  孤魂野鬼的他还没理解事情的缘由,一大堆人跑了进来,拉拉扯扯,东看西看,把他折腾了好一番。
  尤其以某位贵妇人下手最狠,把他揉来揉去,他还真担心这副小身板受不住。
  说是小身板,其实只是这副身躯有些清瘦,没什么肉,但身量已接近成年男子。
  趁着那位自称母亲的贵妇人絮絮叨叨之际,他偷眼瞧着铜镜,镜中少年面颊有些消瘦,单看眉眼,与那位贵妇人有几分相似,只是少了贵妇人的柔媚,多了几分少年的清秀。
  总的来说,他还是很满意的,作为一个孤魂野鬼,能投到这样的身体里,简直是撞了大运。
  “等你身子恢复了,我们要好好答谢人家,要不是那位先生点破我儿的大劫,”贵妇人,也就是这具身体的母亲一边拉着他的手,一边给他安排了接下来的事情。
  听枫夫人所言,在他年幼之时,有一位云游至此的道人说他命中会有一劫,而且是生死劫,初听此话,枫夫人以为他是来骗钱的,将人扫地出门。
  她的这个儿子是枫家最出息的孩子,据她夫君观察,此子颇有先祖之风,因此疼爱异常,再加上有道士的那番话,枫家把他看得严严实实,生怕他走路磕了,连颗小石子都要清干净。
  哪想到事情就是这么巧,那天房子突然着火,枫阵没有被火烧死,却被浇下来的水浇晕了,好几天都没有动静,枫夫人便去寻那位道士,那位道士这些年一直在附近摆摊算命,当天被枫家抓走之时,还以为自己又干了什么事情,枫家要将他打死。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是我要说的,是有人要我这么说的,我根本没这个胆子,不关我的事,”被满堂人一瞧,这位道士顿时露了马脚,将一切抖了出来。
  “那是何人让你说这番话?”
  “是一个教书先生,我只是偶然遇到他的,他说这样能让我发一笔财,可财没有,反倒被你们打了一顿,对了,他还说让我三年后将一个东西拿给你们。”
  所有人都盯着道士,道士以为自己又说了什么错话,慌乱地跪下,“老爷,夫人,我真的只是一时财迷心窍,不是故意要害小郎君。”
  “那东西在何处?”
  道士很没用,但那个法子是有效的,枫阵真的醒了过来,只是里面的内容有些变化。
  “夫人,夫人,”这时,一个丫鬟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干什么大呼小叫,阵儿还要休息。”
  “夫人,那位先生不见了。”
  “不见了,可知去向?”
  枫夫人定是要好好答谢这位先生的,可枫阵却是内心松了口气,他现在对周围的一切还不熟悉,贸然去见那位先生,而且一听就厉害的样子,连枫阵的死劫都能算到,怎么可能会看不出壳子里面换了个人。
  “那位先生什么也没留下,也问过邻居,邻居说那位先生三年前来的,住了一段日子,就离开了。”
  三年前离开的,说明对方根本就没打算留下姓名。
  “看来真是隐士高人,我儿真是有福的,有高人相助。”
  枫夫人又说了会话,让周围人退下,屋子里面只剩下他和照顾他的丫鬟。
  枫阵对那丫鬟招了招手。
  “郎君唤春蚕何事?”
  小丫鬟笑得甜甜的,格外可爱,可听到这个名字,枫阵有些牙疼,好好的小姑娘不能□□梅、春兰之类的,为何要□□蚕。
  “近日府中可有何大事?”
  “大事?”小丫鬟歪着头想了想,“除了郎君的事,就没有大事了。”
  “那府中近日可有小事发生?”
  小丫鬟眉头蹙起,声音脆脆的,“什么才算小事?”
  “比如府中有何人来拜访。”
  “听闻郎君的事,这几日一直有人拜访,就连颜家的那位郎君也来了。”
  枫阵一听,眉梢一挑,果然是让他打听到了一些东西,这不,这位颜家郎君一定跟枫阵关系不大好,以后见到他应该表现得疏离一点。
  “他有说什么吗?”
  “不知。”
  “那你先出去,我想休息。”
  春蚕应了一声,退到屋外,枫阵却没有乖乖休息,反而将屋里的东西翻找了一遍,找到不少枫阵之前留下的东西。
  枫阵屋里放了不少书籍、竹简,旁边还有他写的心得体会,这倒是方便了他这个孤魂野鬼,除了书籍,屋子里还有不少字帖,看这字,他有些瑟瑟发抖,真想来个右手残废,终身不能写字。
  书案上放着笔,还有研好的墨。
  他明明昏迷了好几天,这墨倒是没人忘,他抬笔、蘸墨,悬腕写字,字虽比不上之前看到的那几幅,倒也不差,想来是这身体写字写惯了。
  在屋里读了几日书,枫阵终于见到了那位姓颜的小郎君。
  据这几日打探,这枫阵日子单调得很,除了读书,就是练字,再或者和一帮好友饮酒赋诗,而枫家看他看得紧,他连干坏事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那位颜姓小郎君,风评倒是不错,但看丫鬟们的语气,似乎这枫阵和颜颐互相交恶,此次前来一定有什么- yin -谋。
  “蕴容兄,前阵子听闻你受了惊,我寻了不少安神的法子,”说着,颜颐让侍从上前,侍从手持木盒,木盒中放着不少枫阵没见过的东西。
  有奇怪的木偶娃娃,让枫阵有些恶寒,他心下更加确定这位是来找茬的,“孝正兄,这是何意?”
  “蕴容兄想来还不了解这些东西的作用,此娃娃乃是茶氏出售,专门用来驱赶邪祟,近些日子很受欢迎,还有此画像,是雪伏丹青圣手所绘,绘像中人物乃是枫家先祖,自有一股浩然正气,邪祟无法靠近,还有,”颜颐正待解释下去。
  “等等,我不过是受了风寒,不需要这些东西。”
  “风寒也马虎不得,邪气入体,这些东西最是有效,”颜颐挥挥手,让侍从将东西留下。
  枫阵拒绝也不是,不拒绝也不是,最后还是让春蚕将东西收下。
  “蕴容兄这回倒是很爽快,”待春蚕走后,颜颐道。
  “什么?”
  刚说这话,枫阵就有些后悔,他急忙改口道,“病了一回,没空与你争执。”
  “是我唐突了,蕴容兄大病初愈,是该好好休息。”
  没多久,颜颐告辞离开,枫阵还等着颜颐放大招呢,没想到颜颐十分有眼色的离开了。
  想想倒是他把事情想得太坏,同为世家子弟,颜颐名声也极好,怎么会真的干出一些纨绔子弟干的事情。
  “春蚕,把颜孝正送的东西拿来给我看看。”
  几个木盒子很快摆到了桌案上,枫阵翻了一阵,将那个木偶翻出来。
  “这个真的有用?”
  若是有用,他怎么还好好的,肯定是骗小孩的玩意儿。
  “有用啊,秋雁她买了一个,一直放在枕边,以前经常做噩梦的,现在都好了呢。”
  那也只能说里面放了安神药物,想着,枫阵对这些东西的兴趣降低不少,左右不过些安神的小物件,吓得他以为刚才颜颐发现了他不是原装的事情。
  不过这个颜颐也真是有意思,送什么不好,偏偏送些这种东西,当他是春蚕、秋雁这种小娘子。
  枫阵又拿起旁边一物,那是一幅画,画在柔软的丝绢之上,摸上去光华细腻,打开之后,一人缓缓出现在眼前。
  “啊,真好看,”春蚕惊叹,“这样的人物怕是神仙吧,不过先祖本就是神仙般的人物。”
  枫阵虽然不了解周围的情况,但这具身体的家族是世家大族,本身拥有的资源十分庞大,这几日他也翻看不少,竟然没有一幅画比得上眼前这幅。
  春蚕用好看来形容显然是有失偏颇,画中人物不仅极具神韵,而且还透着一股他说不出的味道。
  “浩然正气,颜孝正的眼光倒是不错,如此贵重的礼物,春蚕,看看我的私库里有些什么,列一张单子给我。”
  “郎君,账房那里记着呢,我直接给您拿过来。”
  看到自己的私库,枫阵脸色有些不太好,他怎么也算世家子弟,除了文房四宝和一些银钱、布匹,居然就没有其它东西了。
  没有钱的世家子弟还怎么纨绔,他好不容易附身一回,还附身到了世家子弟身上,还是最受宠的那个,正准备潇洒一回,现在居然告诉他没有钱。
  不,他也不是没有钱,只是看到那幅画像,他觉得大概多少钱都比不上这幅画像。
  “这颜孝正到底在想什么。”
  没有想到还礼,枫阵便让春蚕备了些常见的礼物送了回去,再次见面,颜颐没有送古怪的东西给他,也没有提起上回的事情,一举一动都十分符合世家子弟的规范,温和儒雅,君子端方。
  枫阵有些怀疑是不是他误会了春蚕的话,不然整个过程怎么会如此顺利,没有一点硝烟的味道。
 
  ☆、第 2 章
 
  又休养几日,枫阵接到了一张请帖,请帖是枫阵以前的那些朋友寄来的,请他去参加诗会。
  这时他才想起世家子弟的另一项技能——饮酒作赋。
  他不会写诗,也不会作赋,但为了避免生疑,他硬着头皮学了几天的诗赋。
  诗会那日,薄水长廊,世家子弟聚于此处,枫阵一到,便有不少世家子弟围了上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