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敬必/敬泌】敬长安+番外 作者:方长命

字体:[ ]

#敬必/敬泌#敬长安 
 
 
作者:方长命
 
?剧版延伸,原著无关
 
 
 
第一章  01还情
 
 
      
 
       张小敬是被放花的声音吓醒的。他刚在梦里梦见龙波在人群中点燃了伏火雷,刹那间火星、碎木、血肉尽数向他涌来。
 
  张小敬大吼一声“伏火雷”从床上翻起,双眼狂乱,指节捏得发白,站在窗边的人被他吓了一跳,不动声色地按按胸口转过来看他。
 
  “醒了?”李泌道,又转过去看夜空中残留的一点火星,“正好放完了。”
 
  张小敬左右张望,梦里被伏火雷轰成焦炭的坊市已经不见了,他被细心安置在床榻上,烤着一盆碳火,伤口擦了不知什么贵重的药粉全然不疼了。
 
  “这是哪儿?”
 
  “靖安司司丞房中,”李泌拢着手,拂尘垂在臂弯,头顶的莲花冠在烛火下滑出温润的绿光,“这里很安全,也很安静,足够张都尉酣眠。”
 
  “长安怎么样了?伏火雷如何?可有伤亡?龙波在何处?!”张小敬扯起外衣欲翻身下床,李泌几个跨步追上来把人按回榻上。
 
  “张都尉受惊了,长安无虞,炸了几个坊,折了不少旅贲军,龙波已押解入牢,狼卫尽除,虽不是尽善尽美,但已是极好,如今圣人正与太子在花萼相辉楼上赏灯,林九郎之流妄图执掌大权的美梦也做不成了,”李泌按着张小敬的肩头,一字一句地说,眼底若有若无地浮出一点笑,“我为张都尉拿来了吃食好酒,张都尉可好好休息了。”
 
  张小敬逐渐回魂,终于想起自己这一天如何奔波如何生死一线,胸中郁结的火气终于散开,脊背都颓了三分。
 
  “小李泌,原本我在死牢中一日三餐混吃等死也算舒服,非得你把我拉出来满长安乱窜,我看你不是修道仙子,你是阎罗的座下小鬼。”
 
  “张都尉受累了,”李泌展袖,指着一桌备好的饭菜道,“用膳否?”
 
  “吃!再给我拿两坛酒,丁点大玩意儿怎么够喝!”张小敬也不客气,此时李泌能如此温文尔雅与他共处一室,那长安伏火雷一劫算是渡过了。
 
  李泌跟着张小敬施然落座,隔着一张矮几陪张都尉吃饭。张小敬往他面前摆上两只碗,满酒满肉,无不大气地说:“吃!”
 
  “修道之人习辟谷术,不吃。”
 
  “你就是麻烦。”张小敬哼哼,没勉强,一只鸡腿囫囵入口,再出来时只剩骨头了。
 
  “今日张都尉着实辛苦,”李泌忽然抬起眼,脸上又是那股少年老成的气度,“李泌定竭尽全力为张都尉筹谋…”
 
  “行了行了,多看顾狱卒待我好点就成,一日三餐全是水一般的稀粥,受不了。”
 
  李泌咬咬唇,拂尘倒了个方向,双袖拢在一起像道青色的城墙:“今日张都尉出靖安司时曾说过,等抓住狼卫之首曹破延就和李某算账,如今长安危难已解,该李某还情了。”
 
  张小敬斜着眼睛道:“张小敬惶恐!”
 
  “只要是李某能办到的,一定办,”李泌从袖间抬起脸,眼睛里点映着烛火,他看了看张小敬残缺的手指,“就算要李某一指也可。”
 
  “我要你的指头干嘛?”张小敬好笑,“瘆人,”他又吞下一口酒,“李司丞,你是聪明人,可天下事零零总总,总有你办不到的,话别说太满,担心闪了舌头。”
 
  “但说无妨!”
 
  张小敬邪邪一笑,一对虎目仿佛要划破李泌的衣袖:“若要李司丞与我欢爱一场?”
 
  玉塑成的仙子一时怔忡,张小敬看在眼里,毫不掩饰地笑出声,手指捻了几粒花生丢进嘴里,嚼得放肆。
 
  如此羞辱,一个高高在上的神童怎么能忍?
 
  但李泌忍了。
 
  李泌把拂尘摆上矮几,默不作声地解了青色长衫去了鞋袜,整齐叠好,只余中衣,缓缓走到张小敬身边蹲下,眼底神思清明,恍若面对的是长安坊市沙盘,而不是张小敬这个五殿阎罗。
 
  “张都尉要,李某就给。”
 
  张小敬半抬下巴,他忘了眼前这个纤瘦的青年有多犟,毕竟才认识一天。
 
  他呼啦一声扯过叠好的青衫把李泌裹起来,眉头抖动:“开不起玩笑是不是?你一个干干净净的世家公子要不要脸皮!”
 
  李泌不答,拨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解下头顶的莲花冠,青丝如瀑,扯落肩头长衫。李泌一件件地叠好放到一旁,指着衣服头冠对张小敬说道:“这才是干净的李司丞,我不是。”
 
  
 
第二章    02 入牢
 
 
  张小敬愕然,半张着嘴一时吐不出什么狂言浪语。李泌这个小狐狸睁眼说瞎话情真意切还不用打草稿。张小敬怀疑门外正藏着百八守卫,就等他意行不轨之时冲进来就地拿下,顺理成章地扭送牢房,没准还能和龙波遥遥相望。
 
  可不良帅没有开不起玩笑的道理,知难而退的人不该是他。张小敬一笑,从外衫里摸出片薄荷叶嚼着,凑近了李泌的脸,说话时故意哈出冰凉的酒气。
 
  “可是李司丞,你会吗?”
 
  李泌脸色一涨,咬着内唇压抑下来:“…不会,但可以学。”
 
  “不会你瞎起什么哄,平康坊绝色我都尝过,李司丞这一身…”张小敬上下一扫,轻笑,“怕不够味道。”
 
  话里话外尽是羞辱,李泌蹙着眉,掐得虎口发白。
 
  “…张都尉可还有别的要求?”
 
  张小敬眉尾一挑,故意激道:“没有!只此一项,谁人不知李家公子谪仙般的人物,这一点倒是平康坊里的胭脂俗粉比不了的。”
 
  “即是如此,李某明白了。”
 
  李泌腾得站起身,抱起另一坛酒灌下半坛,酒液从嘴角溢出来打- shi -了一片前襟,张小敬心头一跳,连忙伸手把酒抢下来,嘴里依旧不饶人:“方才叫你一起不要,现下给我喝去了这么多,究竟是你请我喝酒还是我…”
 
  话未说完,李泌已先一步揪住了张小敬的衣领,一缕长发越过肩膀撩过张小敬的下巴,麻酥酥得让人起鸡皮疙瘩。李泌垂着眼,双颊酡红,说着“李某不才,请张都尉赐教”便将两瓣唇贴了上去。
 
  张小敬半敞着怀被李泌跌进来,与旁人比起来更为纤弱的青年整个卧在他胸口,浑身僵硬,四肢发抖,可还不依不饶地扯着他的领子,拿舌去舔他的唇。
 
  “…!李泌!你疯了?!”
 
  张小敬钳住李泌的手腕,擒拿般的把人仰面按倒在地上。李泌气喘吁吁,衣服散了一半,露出白瓷样的胸膛,青丝衬着白里透红的脸直教人心猿意马,更别说此刻张小敬正横在李泌身上,居高临下。
 
  “李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追个屁!妈的,李泌你够狠,真下得了嘴啊!?”张小敬骂了一句,李泌手腕被扣在头顶也不挣扎,索- xing -闭起眼,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老子办事儿向来都是你情我愿,这样的,我不干!”
 
  张小敬粗咧咧地给李泌扯好衣服,想要多嘴教训几句,远处又开始放花,许鹤子的歌声浮于琴瑟笙箫之上,伴着声声铜铃直入靖安司来。张小敬倚着门框目不转睛地看,这些东西虽然花里胡哨,但真是好看,比烽燧堡的星星好看,比沙场上的刀光剑影好看,比伏火雷好看。
 
  多少人身披甲胄,就为了这一点好看。
 
  李泌背对着他,盘腿坐在地上盯着莲花冠上倒映出的火光。
 
  “张都尉,过了今夜,李某可能就还不成了…”他很轻很静地开口,张小敬听起来莫名觉得其中夹了些委屈和无奈,是个一筹莫展、无计可施的李司丞。
 
  张小敬约莫能猜得出来是什么意思,他早有准备,笑道:“那便不还,”他转过身来去看散落青丝的谪仙,“张小敬没多少人惦念,倒可让李司丞一辈子记得我。”
 
  李泌点点头,偏过来一眼,眼眸清清澄澄,潋滟一池花火,“我定不忘张小敬。”
 
  当晚两人共睡一室,李泌打坐冥思,张小敬毫不客气地占满了软榻,呼噜震天响。
 
  等张小敬悠悠转醒的时候,李泌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张小敬一路摸出去,不知是不是李泌卧房太过清幽,他在靖安司里逛了有一刻钟还不见人影,暗自心想什么怕不是真遇上了什么狐仙化形,睡了一晚上就把人扔在了深山老林里,昨日长安大劫全是幻想种种。
 
  偌大靖安司,张小敬来去都是被人领着路的,眼下像个迷宫一般,张小敬正琢磨着要从哪面墙翻出去更容易些,突然劈空一声惊呼:“公子!!!”
 
  那是檀棋的声音。张小敬不做细想,寻声而去,拐过回廊看见乌压压跪倒了一片人,靖安司上下恐怕都在这里,檀棋跪倒在中间,哭得不成调,李泌依旧是昨日的一声青衣,挺直了背,稳稳做了个礼。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