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黑花】江山易改 作者:除了超龄一无所有

字体:[ ]

【黑花】江山易改
 
作者:除了超龄一无所有
 
 
年度土味穿越宅斗大戏
 
第一章  01
 
 
 
纵然处变不惊是解家人必备的基本素质,可当解雨臣发现自己的确是穿越了的时候,他还是小小的在心里把黑瞎子和他们家的先人骂了一遍。
 
 
 
原本他是在和黑瞎子就治眼睛这件事做最后的谈判,黑瞎子说你根本不懂我经历过什么,解雨臣表面镇静心中冷笑,派人暗中观察黑瞎子,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成功尾随他进入据说是他先人的墓,主墓室有一枚虎符,解雨臣虽然谨慎,也万万没想到他家的墓是个大型时光机器,碰到那枚虎符的一瞬间,很不科学的穿越了。
 
 
 
解雨臣猜想这机制可能和吴邪提过的费洛蒙类似,但来都来了,多少要带点有用的情报回去。
 
 
 
街头灰败而萧索,解雨臣环顾四周,从建筑和衣着上大概判断了一下时代,这里应该是清末或民国初的北京,他简单的推算了一下,如果他之前得到的情报没有错的话,这个时候黑瞎子应该是十八岁左右,可是他的家族姓氏皆不可考,除了八旗子弟满清贵族基本上毫无头绪。
 
 
 
街道上有积水,解雨臣走过去端详了一下自己的脸,应该也是在二十岁上下,他叹了一口气,顶着这张过于稚嫩的脸,行事就更困难了。
 
 
 
他在附近的街道上走了几圈,竟然发现能搭话的人都没有几个,要么就是衣衫破旧骨瘦如柴的平民,要么就是或西装革履或长袍马褂的富家子弟,贫富差距一眼看过去异常分明,哪个阶层都不是好相与的。
 
 
 
他回忆黑瞎子向他描述过的年少片段,几番打听,还真让他找到了黑瞎子当时提起过的戏楼,戏楼前人头攒动,解雨臣不由得在心里感慨了一番,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人人爱戏听戏的时代他只听师父描述过,如今亲眼见到又是另一番滋味。
 
 
 
他从戏楼后院翻进去,混在正忙活着上妆的嘈杂戏班子当中,随手顺了件龙套的戏服往身上一披,一边假装也在上妆,一边敏锐的捕捉有用的信息。
 
 
 
几个半大年纪的小姑娘一边帮彼此调整珠花一边偷往台下瞄:“庄亲王和怡亲王又来了,今天小王爷也来了。”
 
 
 
另一个小姑娘撇撇嘴:“小王爷虽然模样生的好些,我却不喜欢他,说话也太刻薄了点,成日里和洋人厮混在一起,真看不起咱们梨园行别来不就成了——”
 
 
 
解雨臣眉眼一弯,摆出一副哄骗小姑娘时百试不爽的表情,凑上前去:“我刚来,还是头一次见着活的王爷,姑娘们行行好指给我看看吧。”
 
 
 
小姑娘们看解雨臣长得清俊,你推我搡的嘻笑了几句,推出一个胆子大的到他面前来,红着小脸问他:“你是哪儿的人,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我是临时来戏楼帮工充场面的。”解雨臣笑得人畜无害。
 
 
 
小姑娘哦了一声,拉着他的袖口藏在上台处,指着戏台子下头一排,一看黄花梨的桌子和粉彩的茶具,就知道是专门为非富即贵的公子太太们设的专座。解雨臣有些职业病发作的在心里给这几样古董估了个价,脑子里闪过一排的零。
 
 
 
坐在这头一排的三个人里,有两个都是长袍马褂,还梳着辫子,端着茶盏一脸雀跃的在聊些什么,唯有最右边的一个,西装革履,翘着二郎腿,整个人瘫在椅子上,不像是来听戏的,倒像是来砸场子的,胸针和袖口上的蓝宝石倒是异常夺目,他原本在仰着头和身边的两个人插科打诨,解雨臣正努力想看清他的脸,他突然转头,凌厉的目光和解雨臣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实在是太久没有看见这张脸了。解雨臣反应迅速,立刻闪回台后,心跳加速了几秒钟。那人看不见他的身影,眼底的锐利也跟着立刻褪去,继续歪着头和旁边两位打趣。
 
 
 
是黑瞎子。
 
 
 
“高一点的是怡亲王,年轻一点的是庄亲王,最边上那个穿西装的就是小王爷——”
 
 
 
“为什么另两位都是亲王,偏叫他小王爷?”解雨臣在心里默默记下这个名号,回去又能和黑瞎子逗乐了。
 
 
 
“因为他是皇上亲封的最后一位亲王。”已经上完妆的白娘子叉着腰朝他们冷笑,“小王爷是寿贝勒唯一的儿子,一直被养在太后身边。民国六年皇帝重新坐上龙椅,大封群臣,小王爷年仅十岁被封为齐亲王。可惜——皇上的龙椅只坐了十二天,亲王也好,贝勒也好,如今可不比我们高贵多少了,叫他一声小王爷,也是看他的笑话,只可惜他听不出来罢了。”
 
 
 
解雨臣估摸着这就是这个戏班子里的角儿,表面上对她淡淡一笑,和跑龙套的小姑娘们一起给她让出了道,内心里早已经因为她对黑瞎子的轻慢把她拉进了防骚扰名单。
 
 
 
“钰姐前两天好像刚被小王爷奚落过。”小姑娘挤眉弄眼的对他说,“小王爷不爱听戏,只是陪着庄亲王和怡亲王玩闹而已,钰姐前几日下了戏,陪几位亲王喝酒,被小王爷拐弯抹角的调笑了一番,钰姐回来哭了一晚上呢。”
 
 
 
“离开场还有多久?”解雨臣问。
 
 
 
“还有一刻钟。”
 
 
 
够了。解雨臣在心里对自己说。
 
 
 
 
 
戏楼的老板四处找钰姐儿找不到,急得出了一头汗,白蛇传缺了白蛇,这算什么事儿!其他的小姑娘不是看着太怯,就是唱腔不好,正手足无措之时,一个穿好扮齐的白娘子款款走来。
 
 
 
“小王爷让我来顶上。”那白娘子朝他轻轻一笑,举手投足间确实有点与神兵杀得云愁雾散的气势,“小王爷说,别让庄亲王和怡亲王扫了兴。”
 
 
 
戏楼老板一时也来不及多想,几位亲王是贵客,眼看锣声鼓点就要起,赶紧做了个揖请这位角儿上台。
 
 
 
第二章  02
 
 
 
“怎么临时换人了?”怡亲王呷了口茶。
 
 
 
“这个身段倒是很好。”庄亲王手指缓缓敲击着桌面,“节奏也卡的准,就是没听出来师承哪一派,待会儿一定要请这位喝杯茶。”说罢,抬手叫来小厮,却没问出角儿的名字,照例塞了些碎银,嘱咐了两句,叫他去打点一下老板,待会儿请角儿下了台就过来。
 
 
 
“依我看,这位也和从前的没有区别,把咱们当冤大头耍呢——”黑瞎子冷笑两声,往椅背上不在意的一靠。
 
 
 
“小王爷可千万别多说话惹恼了人家,你不稀罕,我们还想和人家交个朋友。”庄亲王苦笑着朝他做了个揖。
 
 
 
“好好好,不说了。”黑瞎子漫不经心的挥了挥手,算是妥协。
 
 
 
 
 
白蛇传唱完后三人移至二楼的包厢,怡亲王花钱向来豪爽,叫了些茶和点心,又打点人赶紧去给这位角儿找些上的了台面的见面礼来,黑瞎子在一旁边看边摇头。
 
 
 
这次的角儿和之前见的几个怯生生的小姑娘不一样,来的倒快,小厮抬手掀帘子,一位穿着蜜色长袍清秀挺拔的小公子便挂着让人心生亲切的笑走进来,朝怡亲王和庄亲王作揖:“二位王爷久等了。”
 
 
 
庄亲王和怡亲王糊里糊涂的也向这位小公子抬手作揖,赶忙让了他坐,才想起回头问小厮:“这位是……”
 
 
 
“这位便是今日扮白娘子的那位,叫解语花。”
 
 
 
黑瞎子警惕的把他上下审视了一遍,看这气派,和寻常的戏子大不一样,倒是还要压倒他们这些不正经的王爷一头,他坐在椅子上没起身,觉得这种浑身写着强烈的目的- xing -和聪明劲的人,应该会识相的避开他这种脸上写着不感兴趣的人。
 
 
 
没想到下一秒这位解语花就转过头来,对着满脸轻慢的他盈盈的笑,甚至还伸过手来,似乎是要和他握手:“小王爷,久仰大名了,你好啊。”
 
 
 
小王爷三个字被他咬的轻快俏皮,不像旁人的戏谑或恭敬,倒是像好友间的打趣。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