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反派逆袭攻略[综武侠] 作者:钧后有天(下)

字体:[ ]

 
  对男孩刚萌发出的感情瞬间碎成一片片,随风而逝。
  善良单纯的小环两眼含泪嘤嘤嘤。
  那头,王怜花瞪圆了一双桃花眼。
  王怜花多才多艺,唇语这门小技巧难不倒他。
  读懂朱七七的唇语后,王怜花脸色一黑,显然想到上辈子落到朱七七手中,被迫换上女装,差点被卖给徐若愚当老婆。
  金无望见他气狠了,便道:“你和她计较什么,如今她不过是个孩子。”
  王怜花郁闷道:“我知道她向来看我不顺眼,不曾想第一次见面就迫不及待的抹黑我。”
  金无望道:“也许你和她天生犯冲,不对付。”
  王怜花摇头否定,道:“当年我和她可是有过婚约的。”
  说到这里,王怜花神采飞扬,不可一世道:“我敢保证她对我心动过,若非沈浪三番两次坏我好事,她早就从了我。”
  朱七七只爱沈浪,但是遇到王怜花,她算是遇上了克星。
  王怜花的惊才绝艳与风流手段,即便是意志坚定的朱七七,也险些动摇。尤其是王怜花诱惑她时,说出那番惊世骇俗之语,如果他们在一块,他可以一天换一张脸,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丈夫不带重样的。嫁他一人,等于有了几百上千个丈夫,多新鲜有趣。
  这,确实是个令人心动的说法。
  然而,朱七七是个死脑经,一心喜欢沈浪,紧要关头从男、色、诱、惑中挣脱出来。
  可惜敌强我弱,被厚颜无耻的王怜花轻薄过了一次又一次。
  那过分的程度,换做金无望是沈浪,非得剁了王怜花碰过朱七七的那只手不可。
  但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沈浪竟然容忍下去。
  若非他对沈浪的- xing -取向一清二楚,简直怀疑沈浪对王怜花有意思。
  金无望回顾着剧情。
  或许就跟朱七七不知道沈浪和白飞飞七天七夜的事一样,王怜花和朱七七的事情沈浪也不知道?
  王怜花苦在个头矮,没看清金无望幽暗的目光,得意忘形下,忘乎所以洋洋洒洒的夸赞自身魅力,最后深明大义的表示,“若我没有成人之美,她与沈浪有的耗呢。”
  金无望淡淡扫了他一眼,给他捋顺前因后果,“她之所和你订婚,不过是自暴自弃对沈浪因爱生恨想气他罢了。”
  王怜花诧异道:“你倒是所知甚详。”
  金无望道:“事关王公子,我岂能不关心。”
  和王怜花定情后,他把从系统那里弄来的剧情资料仔细翻阅了几遍。
  尤其是王怜花的出场,牢牢记到心中。
  对王怜花风流好色的程度又有了新的认知,看着他对朱七七做过的事情,心里面总归有些膈应,即便那是他们定情前发生的事。
  总之,他会耐心等着王怜花长大,这笔账日后再算。
  “你真是金无望?”不知道自己被恋人记上一笔的王小公子眨了眨眼睛,极其不可思议道:“金无望也会说甜言蜜语?”
  “偶尔为之也不无不可。”
  “是嘛。”王怜花心里甜滋滋的,“真是关心我,而不是关心你的好妹子朱七七?”
  金无望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小孩子多思多虑不好。”
  王怜花:“……”
  王怜花遥遥看向啃着油饼满脸幸福的朱七七,摇了摇头道:“当年我对她算是掏心掏肺,可惜啊,她眼神不好,看上了沈浪那个朽木疙瘩。”
  金无望道:“沈浪很好。”
  王怜花微微醋道:“我倒是忘了,你们是过命的交情。”
  过了一会儿,墨黑的眉毛皱了皱,道:“我还是不懂她为什么选择沈浪。”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王怜花觉得旁人三角恋的金无望可以为他解惑。
  金无望果然没叫他失望,思忖片刻,道:“这个道理很简单,沈兄是话本里正直侠义睿智无双的男主角,朱姑娘是话本里对男主角一见钟情痴心无悔的女主角,而你是专门与男主角作对最后为其感化的反派男配,自然无法抱得美人归。”
  王怜花:“……”
  王怜花:“白飞飞呢?”
  金无望:“身世凄惨与男主角有缘无分的恶毒女配。”
  王怜花:“……”
  好有道理,无话可说。
  王怜花摸着滑溜溜的下巴,满是意外道:“你也看话本?”
  金无望道:“无聊时,用来打发时间。”
  两人谈话期间,朱七七把感兴趣的美食挨个摊子尝了个遍,又拉着丫鬟跑到卖胭脂水粉的摊位,饶有兴趣的挑挑拣拣。
  王怜花突然道:“朱七七只带了一个丫鬟。”
  金无望了然道:“怕是从家中偷跑出来的。”
  偷跑出家门或者离家出走,是朱七七的作风。
  王怜花笑道:“这孩子胆子不小。”
  金无望道:“她是‘活财神’的掌上明珠,朱百万又是仁义庄的座上宾,但凡有眼色的人,不敢随意于得罪她。”
  话音刚落,朱七七和丫鬟的踪影消失了。
  信誓旦旦当场被打脸的金无望:“……”
  看着被药晕带走的主仆,王怜花纵情大笑,道:“看来没眼色的人远远胜过有眼色的。”
  金无望:“……”
  将朱七七主仆带走的是拐子。
  他一早盯上朱七七。
  小小年纪容貌便如此出众,长大了可想而知有多么的绝色倾城。
  至于小环,容貌比朱七七差远了,但是胜在清秀,聊胜于无嘛,多少是一笔进账。
  于是,拐子顺道将她一起带上了。
  “小姐。”小环看着房间里十来个面黄肌瘦的女孩子,小声抽泣道:“我们是不是要被卖掉了?”
  朱七七胆子再大,不过是个几岁孩子,闻言十分忐忑不安。
  都怪自己任- xing -偷跑出来,还连累了小环。
  朱七七咬了咬红唇,道:“爹知道我偷跑出来,一定会派人找我的。你放心,到时候我们就可以逃出了。”
  这时,外面走来两个中年男人。
  坡脚的走在前面,稍年轻的走在后头。
  坡脚的中年男人眼神- yin -鸷的扫视一圈,落在朱七七身上时,精光湛湛道:“这次的货不错。”
  稍年轻的汉子挺着富得流油的大肚子走了过来,色、眯、眯地盯着朱七七娇俏的小脸,那种贪婪垂涎的目光令朱七七极为不舒服。
  “小六干的不错,这丫头能卖大价钱。可惜,小了点。”
  说着,大手伸了过来,似乎想摸朱七七的脸。
  朱七七一巴掌打在他手上,怒道:“拿开你的脏手,你知道我爹是谁吗?”
  中年男人低头看着被挠出血的手背,一巴掌甩了过去。
  小环见此,忙抱住小姐脑袋,吓得闭上眼睛。
  掌风落在脸前便停了。
  坡脚男人捉住对方的手,喉咙发出砂砾般粗噶的声音,道:“货被打坏,就不值钱了。”
  中年男人- yin -冷地盯着朱七七看了一阵,才放下手。
  朱七七暗暗松了口气,与瑟瑟发抖的丫鬟躲到了角落。
  坡脚男人目光扫到红衣女娃娃的腰间,亮了亮,道:“把玉佩交出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朱七七不情不愿的交出自小戴在身上的暖玉,心里恨得要命。
  这群该下地狱的人贩子!
  等爹爹救出她们,非要这些家伙好看!
  “咦,居然是暖玉。”坡脚男人面露喜色,望着暖玉的眼神炙热无比。
  这是块极品暖玉。
  暖玉可是无价之宝,一般人可弄不到,何况这么极品的暖玉。
  这女娃娃身份不简单。
  坡脚男人收敛笑容,- yin -恻恻打量着朱七七,道:“你方才想说你爹是谁?”
  朱七七道:“我爹是……”
  朱七七忽然住口。
  她不是蠢蛋,若说出她爹的身份,这群该死的人贩子怕得罪她爹,杀人灭口怎么办?
  朱七七小脑袋转的很快,双手叉腰,扬起脑袋,冷哼道:“我爹是富商,我们家家财万贯可富有啦,你们放我回去,我可以让我爹给你们一千两黄金。”
  坡脚男人道:“原来是富商。”
  当朝,商人地位普遍低下,坡脚男人只当朱七七的爹是普通富商,压根没想过她是“活财神”的千金,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第118章 
  朱七七心里面害怕极了, 为了分散注意力,左顾右望。
  这个屋子不大,还没有她家下人房间的一半大。
  这么拥挤狭小的地方,竟然足足塞进十三个小孩。
  屋子里- yin -暗、潮- shi -, 散发着一股子难闻的霉味。
  门窗关的紧紧的, 长时间空气不流通风,那股气味实在考验人的忍耐力。
  朱七七面色发白, 一脸的了无生趣。
  好好的家不待着, 偷跑出来受这份罪, 怪谁?
  只能怪自己活该喽。
  朱七七抚着胸口, 微微屏住呼吸,只觉得沉闷难闻的空气让她喘不过来气。
  可是她又不能不呼吸。
  这里环境再肮、乱、差, 自己再嫌弃,也是她任- xing -妄为下自讨苦吃来的。
  且忍着、憋着吧。
  就当到乡下体味生活了, 朱七七捏住鼻子,苦中作乐地想道。
  没有喜欢上沈浪,没有恋爱脑, 只是个几岁孩子的朱七七, 是个头脑清醒的好孩子。
  自我检讨完后,无聊地观察着和她一样落难的可怜孩子。
  大部分面黄肌瘦,像是饿了许久。
  还有两个简直瘦成了皮包骨头, 眼睛脑袋突兀的大, 还挺着小肚子, 精神看着不大好。
  令朱七七格外不舒服的是, 这些孩子眼神透着麻木与认命。
  朱七七是个不食人间疾苦的小公主,朱家这一辈就她一个掌上明珠,自然百般宠爱。父亲是女儿控,哥哥们是妹控,对朱七七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