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HP之迷途与灯塔+番外 作者:酒甜甜

字体:[ ]

  HP之迷途与灯塔
  作者:酒甜甜
  文案:
  他们都不完美,但他们都在试图变得更好
  ——- yin -暗与光明,是否真的不能共存?
  原著向
  大爱阿不思和西弗勒斯,希望他们的坚持不会毫无意义
  猛然发现原著中阿不思邓布利多和教授的cp感超浓
  不吃这对cp的可以当做ADSS互动来看emmmmm。。。。。
  本文短篇(应该),所以时间线会跳得比较快
  原著中截取片段属于罗琳,创作属于我自己
  内容标签:强强?西方罗曼?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不思邓布利多,西弗勒斯斯内普 ┃ 配角:HP众 ┃ 其它:阿不思邓布利多,西弗勒斯,斯内普,ADSS,魔药教授
 
 
第1章 
  邓布利多站在山顶上,听到风在树之间呜呜作响。他俯视着面前失去武器的黑袍巫师。
  “别杀我!”他跪在地上说,看上去十分慌乱。
  “那不是我的意图。”邓布利多语气平静,目光凝在面前的男人身上。毫无疑问的,他记得这个孩子,一个曾偷偷发明咒语的很有才华的小斯莱特林,不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那个刚刚从医疗翼出来的惊魂未定而满腔恨意的少年。
  “怎么样,西弗勒斯?伏地魔大人有什么口信给我?”想到几年前那个因为私仇就试图牵连好几个学生退学甚至被送入阿兹卡班的少年,老人暗暗叹息。事实上,当时西里斯.布莱克犯下的错的确是十分严重,但不论是詹姆.波特,还是莱姆斯.卢平,乃至彼得佩迪鲁都对朋友的恶作剧毫不知情。因此,当时斯内普将事情上报魔法部的要求被他强硬的拦了下来。
  不过斯内普此刻可没有心情回忆自己与自己曾经的校长之间的恩怨,他心烦意乱的绞着双手,甚至没有在意自己被击飞出去的魔杖。
  “没有——没有口信——我是为自己来的!”他低着头,没有看被魔杖尖端的荧光照亮的邓布利多的脸,“我——我带来了一个警报——不,一个请求——求求您——”他低着头,收起了自己敏感的自尊。
  邓布利多一挥魔杖,顿时隔绝了两人身边的狂风的声音:“一位食死徒能对我有何请求?”他说,语气似乎有些不解。
  斯内普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但心头的痛悔迫使他必须做点什么来保证她——他从小到大唯一的阳光,心中爱慕的女人的安全。他从未想过说出那个预言会给她带去危险……
  他艰难地张口:“那个——那个预言……那个预测……特里劳妮……”
  “啊,是了,”邓布利多说,想起面前的男人在学生年代曾和莉莉是朋友,不过在这样的战争年代,那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你向伏地魔传达了多少?”
  “一切——我听到的一切!”斯内普敏锐地察觉到对方冷淡的戒备,“所以——正因为那个——他认为指的是莉莉.伊万斯!
  “预言没有说是女人,”邓布利多不为所动。最近,凤凰社安插在食死徒中的间谍都失去了联系,他必须对所有的消息保持谨慎……毕竟,谁也不能保证送到面前的消息会不会是伏地魔的陷阱。
  “预言里说的是一个七月底出生的男孩……”
  “您明白我的意思!他认为指的是莉莉的儿子,他要追到莉莉——把他们全部杀掉——”斯内普焦灼地说。
  “既然莉莉对你这么重要,伏地魔肯定会免他一死吧?你就不能求求他饶了那位母亲,用儿子作为交换?”邓布利多嘲讽道。
  斯内普完全无法从他几乎没多大情绪变化的语气中听出邓布利多的态度,他无措的抿抿唇,脸色开始发白。他本以为……本以为听到这个消息后邓布利多一定会立即把波特一家妥善地保护起来。他们不是他可爱的忠诚的格兰芬多吗?为什么……邓布利多锐利的蓝眼睛严厉的盯着斯内普,仿佛在逼着他作出回答。
  “我——我求过他——”斯内普想起了自己为祈求伏地魔而遭受的几个钻心剜骨,心中越发恐慌,他担心正因为自己的求情才让伏地魔坚定了对波特一家的杀心,他倒不在乎波特,但莉莉……
  “你令我厌恶。”邓布利多轻蔑地说,为斯内普的态度皱眉,“那么,你就不关心她丈夫和孩子的死活?他们尽可以死,只要你能得到你想要的?”
  男人为这指控瑟缩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只抬头看着邓布利多。
  “……那就把他们都藏起来,”他嘶哑着声音,“保证她——他们的安全。求求您。”
  “那你给我什么作为回报呢?西弗勒斯?”
  邓布利多神色不定的看着他,像是能看透他所有的想法。
  “作为——回报?”斯内普张口结舌地看着邓布利多,良久之后,他说,“什么都行。”
  老人笑了,总算对年轻的食死徒多了几分信任:“霍格沃茨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魔药教授,鉴于你有一个月前那封言辞恳切的求职信,我想……?”
  这一点斯内普倒是有所了解,黑魔王既然让自己去霍格沃茨求职,那么就绝无可能再出现另一个合适的人选——他们都清楚,如果不是这样,邓布利多绝不可能录用一名食死徒作为教授。
  他点点头,没有试图讨价还价。
  “那么,我会把录用通知寄到你手中。”
  邓布利多走了,四面布下的静音咒也随之消失,只留下狂风呼啸着把斯内普乌黑纷乱的头发吹得更加凌乱。
  ……
  无论是谁都不能否认西弗勒斯.斯内普的魔药的热爱,邓布利多坐在魔药教室里微笑着看着斯内普愤愤地挥动魔杖消去一锅已经成了半固态的魔药,皱着眉强压下想要扣光格兰芬多的学院分的冲动。
  不得不承认,如果这个年轻的魔药天才是真心想要保护莉莉,那么凤凰社将会得到一个了不得的助力。然而,很显然——斯内普目前并没有想要背叛伏地魔,他找上邓布利多的唯一目的只不过是保护莉莉而已。
  思考间,魔药课已经结束,邓布利多挥动魔杖撤销了身上的隐身咒,在斯内普面前现出身形:“西弗勒斯。”
  年轻男人收拾工具的动作顿了顿,高高挑起了眉:“当今最伟大的白巫师偷偷来听一个卑微的食死徒的微不足道的课程是有什么吩咐吗?我想,您大概不只是为了来确定我有没有把你亲爱的学生们当作实验品的吧?”他暗暗吃惊,看邓布利多的样子他在教室里呆的时间不短,然而自己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如果邓布利多的目的是杀了自己……
  “不,我当然相信你不会这样,”邓布利多十指交叉,惬意地倚靠在椅子背上,注意到斯内普的动作,因为‘相信’这两个字的出现而产生了片刻的僵硬,“我们需要补血剂,西弗勒斯。”
  “我知道了。”按捺住心中听到‘相信’这两个字而产生的悸动,魔药教授尽可能做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我办公室里有补血剂的存货。”
  他说着就想去取对方要求的魔药。邓布利多阻止了他。
  “不着急,我们还有少量库存。西弗勒斯,我想和你谈谈。”
  斯内普顿住了,下意识的,他不想和邓布利多进行任何谈话——不论是关于什么。但现实是,莉莉的安危让他无法拒绝。
  邓布利多显然看出了黑袍男人的抵触。
  “今晚八点到我的办公室来好吗?”邓布利多说,“顺便带上我们需要的补血剂。”
  男人胡乱点了点头,为推迟的谈话松了口气。不管要谈什么,他都得好好地想一想……想一想……
  他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了魔药教室,躲开了身后那存在感颇强的仿佛能看透人心的包容视线。
  ……
  斯内普有些心烦意乱。
  也许谁都没看出来——不,他想,邓布利多一定发现了。在霍格沃茨,这个真正给了他归属感的地方,学生们对他的能力的肯定和对她的教授的身份的尊敬里,斯内普追随伏地魔的心动摇了。尤其是……就连莉莉也特意写了信来祝贺他。
  在学生们单纯而幼稚的信任里,斯内普不得不承认他感到很快乐,尽管他心里清楚,当他们知道自己的食死徒的身份后,这些崇拜和信任都将不复存在。但是斯内普不否认这些日子里他甚至考虑过背叛伏地魔,彻底投靠邓布利多……
  就连邓布利多也说了‘相信’自己……
  斯内普狠狠地甩了一下头,把一切的挣扎都甩出脑海——他无法认同什么保护麻瓜的理念,他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斯莱特林,不会因为格兰芬多愚蠢的信任就改变自己的决定——是他自己选择了食死徒,从始至终都是。
  他带上准备好的补血剂前往邓布利多的办公室,还没有到邓不利多所说的八点,但他已经决定要清楚明白的拒绝邓布利多的谈话邀请——他不需要别人来动摇自己的信念,没人能动摇他……
  当斯内普站在邓布利多面前时,老巫师正坐在办公桌后写一封信,他好像对魔药教授的提前来访毫不意外,只是平静的抬了抬手示意斯内普先到一边坐下等候。
  路上在心里准备好的话全被堵了回来,斯内普抿起嘴,在斯莱特林度过的七年里耳濡目染的礼节不允许他此刻打断邓布利多,他只好坐下来,等着老巫师结束手上的工作。
  邓不利多的那封信似乎出奇的长,一直到斯内普感到饥饿都没有写完,除了对魔药和莉莉.伊万斯之外的事物耐心少的出奇的男巫早就不耐烦了,他暗暗观察着校长室的布局,强迫自己又等了一会儿。
  “真抱歉,西弗勒斯,我没想到居然花了这么久。”邓布利多终于在斯内普忍不住爆发之前搁下笔,他看了一眼时间,“你知道,创作的时候偶尔会感到灵感被关在笼子里的康沃尔郡小精灵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要跑出来……我猜我们已经错过了晚餐,不如和我一起吃一点儿?”
  效率极高的小精灵倾刻间就把两人份的晚餐摆到了桌上,丝毫没给斯内普拒绝的理由。
  “……好吧。”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