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悬命游戏 作者:布偶猫谢菡(下)

字体:[ ]

一个好安沐!
  小厅的圆桌周围的七个人中虽然有三个熟人,但并没有真的与沈沐关系亲密的人,安羽、学妹、妹妹包括上次的搭档唐兄,以及同校曾同局的苏映星,甚至上一局无间局中见过的人都没有。
  沈沐的心情不觉放松了不少,既然这样,那拿到什么身份,都无所谓了!
  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的赢下去。
  沈沐将目光移向第二个熟人。
  坐在5号的位置上的是一个短发少女,她正低着头,却也时不时的抬头打量一下四周,眼中充满了不安,却也十分有神。
  好巧不巧,这个女孩子也是曾经在丘比特盗贼局中遇见过的少女,1号罗冰迪。
  这时,罗冰迪的目光也正好看了过来,和沈沐的目光对接,她慌张的一笑,然后飞快的移开了目光,似乎不愿长期和沈沐对视。
  是她?
  沈沐不知道罗冰迪的名字,但对这个女孩子的印象还是挺深的,毕竟砸了人家的门(),那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学妹的行动力。而且最初还没认出人家是男生还是女生……
  这个姑娘的心理状态明显有问题,在开局的第二天,她变因承受不住压力自爆了。
  想不到她走到了这一局。看着正偷偷打量四周的罗冰迪,沈沐有些唏嘘,这个妹子……似乎比当初的状态要明显积极了一些?
  虽然还是局促不安,不过现在的她,应该已经不会再作出自爆的举动了。
  沈沐将目光转向了最后一个熟人,无巧不成书,这个人也是在丘比特盗贼狼人杀局中曾经见到过的人——正是当时平民跳了猎人,和杜修霖互换身份,让沈沐无法断定谁才是真正猎人的严雨泽。
  这一局严雨泽的号码是7号。
  “猎人专业户”这个词从沈沐的脑中跳了出来,说起来,在夏岛白狼王的文字局中遇见的那个,先是抢了安羽的衣服,自称是猎人,又抢了我的衣服,自称是守卫的8号,到底是不是严雨泽?
  这么想着,沈沐和严雨泽的目光正好对上,沈沐便直接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是我。”突然被提问关于身份的问题,严雨泽的神情到没有太大的波动,直接承认了自己就是第二局白狼王局中的8号,倒是对沈沐的所谈的内容产生了兴趣。
  “你是几号?6号吗?”
  6号……是那个说破我们第一局异常结束的那个人。
  沈沐略一回忆,微笑到:“我是5号。”
  “5号啊……”严雨泽似乎陷入了回忆,片刻后突然一笑,“我想你也不是6号。”
  “那么6号是你吗?”严雨泽突然偏过头,向一边的罗冰迪问。
  “诶?和,和我说话吗?”正在聆听的罗冰迪愣了一小会才反应过来,突然被问话让她异常紧张,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啊……我不是6号啊……”
  不是6号。沈沐也偏头看向她,这种回答……另一重意思是说,她当时确实在那一局了。
  还真巧,那不会……沈沐用余光看了看杜修霖,杜修霖正一脸微笑的看着场上的动静,表情平静,看不出什么。
  “啊,我,我是11号。”少女的声音很小,不过小厅这时也很安静,除了正在说话的他们几个,剩下的沈沐不认识的三个人也没有插嘴,也在听着场上的发言。罗冰迪的声音在这样的环境中还是清晰可闻的,场上除了罗冰迪的声音,便只有咔咔走着的钟表声。
  严雨泽对她微微一点头,不再追问,罗冰迪却鼓起勇气,主动问道:“那个……为什么会知道我在那一局?”
  “我不知道啊,”严雨泽笑了,“随便问问。”
  罗冰迪:……
  沈沐:……
  严雨泽将目光转向了场上最后一个丘比特盗贼局的故人:“那你……”
  杜修霖的额角隐隐出现了几丝黑线:“不是我,我第二局是混血儿吹笛者的板子。”
  严雨泽又笑了,这个笑容却和之前对着罗冰迪的有些不同,似乎藏着更深的意味。
  “你们几个在打什么哑谜?!既然是以前的局,那就说清楚,藏藏掖掖的干什么?!”一个喑哑的声音不满的响起。
  说话的是坐在
  5号罗冰迪和7号严雨泽之间的6号,他的声音异常的嘶哑,沈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
  这人似乎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皮肤很黄,异常的消瘦,黄色的头发像一堆枯草一样,白色的衬衫显得他整个人有了些精神。此时这人正满脸不耐烦的扫视着四周,似乎沈沐几人的相识让他有了些不安,此时他突然说话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而他在众人的环视中大幅度的扭了扭脖子,伸了个懒腰:“呦,怎么不说了,接着说啊?”
  “这位大叔,你的牙好黄。”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在这时‘不合时宜’的响起。
  说话的是4号,沈沐进场时就注意到他了,他是一个让人感到惊讶的玩家——4号是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小男孩还有些婴儿肥,正神采奕奕的坐在座位上,被选入悬命游戏的困境似乎并没有让他绝望,他的眼珠转了几下,神情间甚至有几分踌躇满志的意味。
  虽然型号合适,成年版型的制服仍然与他的气质有些不符,沈沐有些忍俊不禁,饶是装束像个小大人,这孩子的面相一看就是很皮的那种,根本藏不住。
  这时沈沐将目光落在了最后一个人身上,靠在自己右手边的三号玩家,目光微微一凝。
  之前并没有仔细打量过3号玩家,只有一个‘瘦削的同龄青年’的印象,这时沈沐才注意到,自己身边的3号似乎也太瘦了一些,对面的6号虽然也瘦,不过离得较远,沈沐看不太清他的身形,但身边的3号真的很瘦,皮肤苍白,双眼有些无神,黑眼眶在苍白的皮肤上更加明显。
  如果要说他身体不好,沈沐是绝对信的。
  难道他就是之前谁是卧底里的9号?
  当时9号自称身体不好,沈沐其实是不怎么信的,原因无他,太巧了,就像后面谁说的一样,等到遗言的时候又好端端的了?之间也没隔几分钟。
  但现在看到3号这个样子……沈沐在一边坐着都忍不住替他担心。
  他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沈沐的目光,而是在看着别处,表情带着一丝厌恶,但又不只是单纯的厌恶,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与绝望。
  沈沐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3号在看的,似乎是6号?
  6号此时仍然在大声说话,他瞪了4号的小男孩一眼:“都不说了?行,劳资对你们那些破事也不感兴趣,那就说点有用的呗!我问你们,你们谁知道怎么回到现实世界?MD不是说中途可以回去吗!劳资当时还送了一口气,谁想到MD是骗劳资的!这破系统得赔偿劳资的精神损失费!到底还能不能回去,现在这个样子之前说好的愿望还算不算数了!”
  小男孩好心提醒他:“大叔,是连赢10局的人才有愿望。”
 
 
第一百零六章 百事通
  两次被抢白, 即使对方是一个小鬼,6号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小兔崽子,管好你自己,你……”
  “当、当、当……”钟声响了八下, 声音震耳欲聋, 钟声停止后,在安静的小厅仍有一丝余音。
  “这钟什么玩意!MD有病吧, 这么大声, 吓死人啊!”被突然打断话语, 吓了一跳的6号骂了几句娘,这一被打断,他也没有再继续针对4号的小男孩,而是似乎打算说点别的什么。
  沈沐心中突然一动, 打开手机。
  手机屏幕上原本该是时间的位置, 此时是一片空白。
  沈沐的脸色微变,旁边的杜修霖注意到了沈沐的举动,也跟着看了一下手机, 眼神一凝, 随后又突然站起身,往旁边走了一点, 走到正对着钟表的位置观看时钟。钟表的正面正对着1号和7号之间的空档。
  看到杜修霖突然凑过来, 严雨泽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表情和身形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杜修霖看完钟表:“现在是晚上8点。”
  “哦?钟表上有写着是早晨还是晚上?”4号小男孩清亮的声音在小厅中响起,他噔的一下跳下凳子, 噌噌的窜了过来,将杜修霖从钟表前挤回了1号的座位前,“哇,真的诶!旁边有个小月亮,那不就是说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开始了吗?”
  听到这里,剩下的3、5、6三人也觉得不对,纷纷拿出手机,脸色不觉都微变。
  “草。竟然没有时间!让我们靠这个破钟来判断时间吗?”6号沙哑的声音再次不满的响起。
  “不是挺好的吗?”严雨泽的神情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你刚嫌钟表声音大,不是正好当闹钟吗。”
  “哥哥说的有道理,”小男孩把凑到钟表前的脑袋抽了回来,“不过谁知道这里的隔音怎么样?说不定进了房间……”小男孩嘻嘻一笑,扭了扭头示意墙壁上的七扇门。
  “进了房间鬼知道还能不能听清!难道是让我们一直都待在外面守着它吗?”6号不满的大声说。
  “不会将闹钟的声音隔绝的。”重新坐回座位上的杜修霖推了推眼镜,“晚上门禁时间大家必须回房,悬命游戏不是一个盲目杀戮的游戏,如果房门的声音将钟表声全部隔绝,就没有意义了。”
  “哼。”6号冷嘲了一声,正欲再说什么,突然面色一变,“我和你们没什么好说的!”然后噌的直接站起来,呲啦一声带倒了凳子,直接走到身后的6号房门前,推开房门,走进屋,然后“砰”的一声将门砸上。
  剩下的六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jpg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沈沐觉得此时身边3号的脸色比刚才更难看了,正想出声询问,小男孩清亮的声音又响起了:“他啊,是毒瘾发作了。”
  沈沐猛的看向说话的4号小男孩。
  “诶?”罗冰迪发出一声惊呼,“那他岂不是……毒瘾发作是很难受的事吧……”原本咄咄逼人的6号突然离去,让旁边的她有些放松,听到4号这么说,她又重新不安了起来,“我在电视上看到过采访,听说……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噬咬着自己的身体……这里又没有毒品……”沈沐注意到3号的脸色肉眼可见的变得更难看起来,这次沈沐可以肯定不是错觉了。
  难道?
  沈沐不动声色的继续听。
  “这不是更好吗?”杜修霖突然说,“没有毒品,所以必须要戒断。”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