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13)

字体:[ ]

  看到那行新鲜的日期,他有点后悔没在吃完饭再打开。
  海德堡???敢情这个鬼还不是国产的?
  2019年9月1日大雨
  海德堡最近的天气变化莫测,明明刚刚还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这会儿已经乌云密布。
  西蒙给孟雨霏发了一条消息,说天气不好,能不能改天。当然,这只是他的一套隐晦拒绝孟雨霏的说辞。这个中国女孩儿长得还挺可爱的,但是他现在有其他目标,并不想跟孟调情。
  孟雨霏当然不肯,好不容易等到西蒙有空,这次不把心意说清楚,又不知道要等到何时了。
  再三请求撒娇,西蒙同意和她在学院的演奏厅见面。
  孟雨霏已经想好了,如果西蒙同意了她的告白,他们就在那里演奏第一次见面时合奏的曲子。想到这里,孟雨霏的脚步都轻快起来。
  西蒙今天穿得很正式——其实这是他的一贯打扮,可是孟雨霏忍不住认为他是为了自己精心准备了一番。
  “西蒙,我……”
  “我亲爱的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西蒙打断了她,“你是一个优秀的小提琴手,以后会更加优秀,我为有你这样优秀的搭档而骄傲。”
  “但是我不喜欢你,我正在追求蕾娜。”
  孟雨霏第一次这么讨厌欧洲人的直白。
  她开始疯狂尖叫,西蒙被她突然的疯魔样子吓得跌坐在地上,他小心翼翼的叫她:“孟?”
  孟雨霏拿出了准备合奏的小提琴,走到西蒙面前,高高举来,用力砸了下来——
  西蒙惊惶地往后退,但是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落在他头上。
  琴弦上的血珠滴落到孟雨霏头上,滑进她的眼眶里,把眼睛染的鲜红。她浑然不觉,继续一下又一下砸着自己的头颅。
  直到小提琴不堪重负断开,她才终于恢复知觉一般,捂着自己的头凄厉地尖叫,女生撕心裂肺的声音回荡在演奏厅,不久后归于平静。
  她直直倒在了血泊中。
  西蒙看不清面前那个疯子的脸,他只看到了一颗烂西瓜,歪着头呵呵直笑。
  他也疯了。
  秦枫觉得嘴里的鱼香肉丝沾染了一股子血腥味,日记中的形容令他有点反胃。他嚼蜡一般,也不觉得烫了,机械地把饭菜一口一口咽了下去。
  看着林了慢悠悠地吃完一大碗卤肉拌饭,满足地打了个饱嗝,秦枫才招呼他:“来,哥给你看个好东西。”
  林了:……
  “你别告诉我又有新内容了……”林了麻木地看着秦枫手中的笔记本,放弃挣扎,“这次又记了什么玩意儿啊。”
  秦枫把本子递过去让他自己看。
  林了预先找了件干净的衣服套在身上。
  “怎么了,怕女鬼看上你美丽的胴体?”
  林了冷静道:“我冷。”
  因为都不是发生在国内的事,林了看完没多大感觉,还举一反三想到:“你说下一个会不会在非洲?”
  秦枫发散地更远:“说不定下一个在太空,被外星人拿- she -线秒杀了。”
  林了说,“这个笔记本最近都在你那里。”
  “是啊,早上翻开还什么都没有呢。”秦枫说,“见鬼了。”
  他们相对无言沉默了一会儿,秦枫把笔记本碰到垃圾袋里,“既然不是有人整我们,那就把它扔了吧,下午五点垃圾车来学校收垃圾,我直接扔车里。”
  “其实烧了更方便。”
  说着林了已经掏出了打火机。
  “你还有这个?”
  “顺便带过来的,”林了想了想,“你说真烧了会不会被鬼报复?”
  “怕什么,”秦枫无所谓,“我们又没做亏心事。”
  他伸出手:“打火机给我,我来。”
  林了摇摇头,“我来吧,本来也是我发现的。”
  担心在寝室里烟味儿会引来宿管,他们拿着一堆废纸进了厕所,关上了门。
  林了把废纸先点燃扔进铁垃圾篓,然后把笔记本放了进去。
  片刻后。
  看着在火中纹丝不动的笔记本,秦枫发自内心感慨了一句:“我靠……”
  以为是封面太厚实不好烧,他甚至翻开内页,这个看上去十分脆弱的本子依旧纹丝不动。
  他看了看身边的林了,震惊了,“小帅哥,吓哭了呀?”
  说着又摸摸他的脑袋,“乖,不怕,下午就给你扔了。”
  林了抹着眼泪,十分可怜,“烟是冲着我的脸飘的啊!!!”
  秦枫笑着擦掉了他脸上的灰,等火熄灭又把完好无损的笔记本捡起来扔进了垃圾袋,“晚上就解脱了,这破本子谁爱要谁要。”
 
  ☆、坠楼
 
  早上,林了是被一股酸臭味熏醒的,看了眼手机,才六点半,他迷迷糊糊损了秦枫一句:“枫哥欸,你是不是把袜子放了一个月没洗啊……”
  秦枫也闻到了臭味,懒在床上不肯动,冷漠地回了两个字:“呵呵。”
  听起来心情就很不好。
  林了被臭的无法,慢吞吞从床上爬了下来,打开灯,发现书桌上多了个垃圾。
  好像并不是垃圾。
  秦枫也下来了,捂着鼻子皱眉,“你这边臭味怎么这么重?”
  林了站在他边上,死死抓着他的手臂,“它又回来了……”
  秦枫看向臭味的来源,眉头皱的更深了。
  虽然上面沾满了菜叶子还有油渍,还是能看出来,这是那个该死的笔记本。
  林了假装轻松地笑道:“你不会是舍不得它,半夜又从垃圾场偷回来了吧……”
  他身上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秦枫没回答,他在抽屉里翻出了前几天用剩下的塑料手套,拿起笔记本放进了水桶里,又往里面倒了不少洗洁精,对林了说:“你猜这次会不会又多出一幅画?”
  林了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马上就知道了,”秦枫笑笑,“你力气还挺大的,骨头都要被你捏碎了。”
  林了还是没松手。
  把笔记本从水中拿出来,上面的污迹都掉了,纸页还滴水未沾,破旧的封面上出现了一个醒目的“林”。
  这个林是指的谁?自己吗?
  林了低声说:“枫哥,我有点害怕……”
  “别怕,”秦枫说,“别怕,有我呢,就算真出事我给你垫背。”
  说完自己又笑了,“我们一个招女鬼一个不知道招什么东西,也是很配了。”
  林了稍微放松了点,“翻开看看吧。”
  果然出现了新的画,画上应该是一个舞蹈训练室,两边是镜子,地上还有散落的舞鞋。
  秦枫得出结论:“全国的舞蹈培训机构都长这样。”
  这个笔记本到底想告诉他们什么呢?
  “喂,同桌,你听说了吗……”肖子洋个话痨基本上每次都是这几个开场白,“你知道不”,“我听说啊”,“你听说了吗”,“我告诉你”。
  平时林了都懒得睬他,可是今天他听到这话条件反- she -的坐直了身。
  “出什么事了吗?”林了试探- xing -地问道。
  “出大事了!”肖子洋很严肃的说,“大课间一班居然有男生跟向依然表白了!”
  林了:……
  哦。
  他又问:“罗佳明吗?”
  “不是他,是另一个男生,叫什么忘了,”肖子洋说,“罗佳明个怂包哪敢表白,要表白顶多让秦枫帮他传情书,他现在估计已经急死了。”
  坐在不远处的张安安撇撇嘴,没想到一群男生会围在一起讨论这种事情,“你们男生怎么也这么八卦,不会都暗恋依然吧?”
  “她可是我们的班长兼班花啊!”又一个男生过来凑热闹,林了跟他不熟,就记得他名字叫方伟杰。
  方伟杰义愤填膺:“向依然可是我们全班男生心中的白月光啊,怎么能被别班的野男人抢走呢!”
  张定远不乐意了:“你说你自己就行了,谁看不出来你喜欢向依然啊,我的白月光可是安安。”说着这个胖子还对他前桌抛了个媚眼,张安安显然已经对这个胖子的德行见怪不怪了,直接一本现代汉语词典砸了过去。
  林了大概明白了为什么在十班这个阳气这么重的理科班张安安还能拿到体委的位置了。
  他们在这里聊得热火朝天,却不知女主角什么时候进了教室。
  方伟杰示意几人看过去,正想去起哄,没想到向依然就这么趴在桌上,把脸埋在双臂中,肩膀颤抖地厉害,无声无息地哭了。
  她的同桌不知发生了什么,有些无措地拍着向依然的背问她怎么了,向依然一个劲地摇头低声说没事。
  同桌问不出原因,以为她是听到有人讨论自己不高兴了,生气地瞪了眼后面四个八婆的男生,“让你们乱说话!”
  肖子洋踢了一下方伟杰:“你的白月光哭了啊,要不你先上?去哄哄她。”
  向依然已经被同桌劝地坐起了身,但还在抽泣,抓着一大把纸巾擦眼泪。
  方伟杰顶着全班质问的目光迈着小碎步走到向依然面前,捏着鼻子用一口太监嗓说:“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谁惹您不高兴了,奴才替您把人解决了,保证让那狗东西永远消失在您面前。”
  向依然破涕为笑:“方伟杰你有毛病吧!”
  方伟杰接着演,兰花指掐得格外生动:“娘娘若是能一直这样心情愉悦,奴才真是比干什么都高兴了。”
  “哈哈哈哈哈哈……”
  全班都笑得停不下来,不知道是谁一不留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引发了新一轮的爆笑。
  剩下三人排着队走过去,林了被迫走在了中间,跑也跑不掉。
  他们打算按照张定远的计划扭一段秧歌……
  向依然红着眼睛:“……林了,你们手里拿着抹布干嘛?”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