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14)

字体:[ ]

  林了:“emmm......我们给你扭个秧歌?”又看着两个猪队友,“你们谁来开个头……”早死早超生啊……
  “赶紧来一个!”
  “是啊,快点来一个,不来班长又要哭了啊!”
  “大家鼓掌!”
  起哄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引来了别班的同学。
  肖子洋:“怎么办,我有点后悔……”
  林了:生无可恋jpg.
  张定远倒是特别积极,“你们不好意思啊?那我开头了啊。”
  他实力演绎了什么叫灵活的胖子。
  肖子洋跟林了无法,只能跟着僵硬的转抹布。
  张定远跳得还挺起劲,“谁来给我配个乐?”
  “你做梦呢!”/“你闭嘴!”
  肖子洋和林了同时大喊。
  林了被两边的猪队友撞来撞去,直接崩溃了:“你们拍皮球呢!”
  “哈哈哈我还以为林了挺高冷的,原来是个逗比哈哈哈……”
  “谁来录个像,十班经典啊哈哈哈……”
  虽然自己跟个傻子似的,但是被笔记本影响的心情却好了不少。
  跳完全班再次鼓起了掌,门口居然还有人喊声叫好。
  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林了猛地回过头,秦枫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十班门口,旁边的罗佳明笑得蹲到了地上。
  跳的时候还没觉得多不好意思,这会儿发现秦枫站在那疑似围观了全程,他的脸羞耻地红了。
  他无语地走到门口,问秦枫:“你们还特地从对面跑过来看戏??”
  秦枫做了个口型“向依然”,又看了眼罗佳明。
  向依然也看了过去,秦枫踢了一下还捂着肚子起不来的罗佳明。
  罗佳明清了清嗓子:“向依然,你能出来一下吗?”
  “哟~”班上的男生开始起哄。
  以往向依然都会直接出去的,可是今天,她看了眼对面,犹豫地摇了摇头。
  罗佳明有点被打击到了,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
  秦枫巡着向依然的目光看向对面,那里只有几个扒着栏杆聊天的男生。
  林了突然在旁边说,“班长,罗佳明想问你借一下化学书,你拿着书出来可以吗?”
  向依然想了想,带着自己的化学书出去了。
  罗佳明有点受伤,每次秦枫叫她都会出来,现在林了也能把她喊出来,轮到自己怎么就这么不给面子呢……
  “给,别在我书上乱画呀。”
  罗佳明看着她的红眼眶,“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向依然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没什么,就是陈老师找我谈话说了点事。”
  罗佳明还想再问点什么,可是班主任陈槿这时候过来了。
  “来借书吗?”她问罗佳明。
  罗佳明应了一声。
  陈槿看着向依然,“你是班长,要以身作则,和男同学交往要保持在正常范围内,知道吗。”
  向依然咬牙点点头。
  她明明什么也没做,一班方宇表白她也立刻拒绝了,却莫名其妙被陈槿叫到办公室,警告她不要在学校乱来。
  这是她的老师,平时对她也挺好的,这次可能有什么误会,她想解释,却被陈槿的问题堵住了嘴。
  “方宇刚才把你叫出去是跟你表白吗?”
  “是,但是我拒绝了。”
  “你平时是不是老是和罗佳明一起走?一起吃饭,一起回家?”
  “是,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秦枫经常和罗佳明一起去找你,还给你带过不少礼物?”
  “是,但是……”
  “好了别说了。”陈槿打断向依然,没打算给她解释的机会。
  “你同时和这么多男生关系密切,很容易造成问题,如果再让我发现一次,你就把班长这个位置让给别人吧。”陈槿很严肃地说,“依然,你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不要因为这种事情,让我对你失去信心。”
  罗佳明听着陈槿的口气就不舒服:“向依然只是借我一本书,怎么就变成不正当关系了?”
  陈槿语气更加严厉:“你们男生更应该有跟女生保持距离的自觉,不要让别人误会她。”
  罗佳明被这活在上世纪的论调惊呆了,这要不是老师他都得吵起来了。
  还好铃声来的及时。
  秦枫对罗佳明说:“罗主任的课,再不回去我们就要凉了。”
  “你们也进去吧。”陈槿对林了和向依然说,这节课不是她的,说完她就离开了。
  “你们没给陈槿起过外号吗?”林了悄声问。
  被陈槿一说,向依然状态又不太好了,“什么外号?”
  “灭绝师太啊。”
  噗。
  林了又说:“清者自清,至少班上的同学都会支持你的。”
  向依然感激地看了看林了:“谢谢你。”
  林了理了理这件事,大概就是向依然被人打了小报告,然后被找去谈话,偏偏碰上一个不讲道理的班主任,最后被批评哭了。
  昨天还给她献花,今天就翻脸不认人,陈槿这样的班主任大概是学生最反感的了。
  还有那位打小报告的同学,都高中了,真的优秀。
  林了心里有个猜测,打算放学再问向依然。
  “陈槿跟班长说什么了啊?”肖子洋再次开始八卦。
  林了说:“让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别搞对象。”
  居然还挺押韵的。
  “也就是她成绩好能有这待遇了,”肖子洋说,“我们就拒绝个告白的哪有资格入陈槿的眼。”
  林了没说话,这种关注不如不要。
  “最后一排那两个,你们又在讲小话!”
  熟悉的语文课,熟悉的台词。
  最后林了和肖子洋一人背了一遍蜀道难,语文老师才让他们坐下。
  晚上向依然和林了留下做清洁,林了问向依然:“最近徐紫薇是不是经常找班主任?”
  向依然说:“徐紫薇跟陈老师关系一直都很好,经常去办公室找她的。”
  她震惊道:“你不会觉得是徐紫薇跟陈老师打小报告吧?”
  林了:“随便猜猜。”
  向依然并不赞成林了的想法,“自从有一次我不小心打开了陈老师上锁的抽屉以后,她就不太喜欢我了。”
  陈槿那天上课没带u盘,让她去办公室拿,结果她找遍了桌面每一个角落,也没找到u盘,只好在抽屉里翻。
  最下面的抽屉是有锁的,但是一般老师都不会用到,她没多想,不小心打开了。
  林了说:“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吧。”
  “只有几张白纸和一个u盘,但不是老师平时用的那个,”向依然说,“陈老师来办公室找我,告诉我u盘就在她口袋里,然后她看见我把抽屉拉开,突然变得很生气。”
  林了安慰了几句,打算去厕所洗抹布,突然面前闪过一道白色的影子。
  随后是重物坠地的声音。
  “有人跳楼了!”一楼有人发出尖叫。
  这么晚了,学校里只有上晚自习刚下班的老师,住校的学生聚集在一楼几间教室里写作业,大部分人都目睹了这触目惊心的场面,现场乱成一团。
  罗主任带着几个保安到了现场,“都别看,住校生回宿舍!还在班上值日的都别干了,赶紧回家!都不要看不要看!”
  林了死死攥着抹布,没有往下看。
  他尽量镇定地把抹布洗干净挂起来,问向依然:“有人接你回家吗?”
  向依然也被吓得不轻:“林了,你说……他为什么要跳楼啊……”
  声音带着些许哭腔,“怎么能……这么不惜命呢?”
  林了沉默。
  他又说了一遍,“要是没人来接你,我送你回去吧。”
  向依然哭着摇头,“我妈妈在校门口等我。”
  林了说:“我送你去校门口吧。”
  秦枫不用上晚自习,这是他向老师申请的,一般晚上他喜欢到学校天台呆着听听歌吹吹风,这里安静,而且大家都以为天台的门锁是打不开的,但是他试过,都不需要钥匙,轻轻一拧就开了。
  现在已经很黑了,月亮被罩在一层乌云中,只能借着手机屏幕的亮光,如果林了在这里,应该已经吓傻了。
  晚自习下课铃声响了,秦枫关掉了音乐,打开手电筒下楼去找林了,手电筒照到对面时,他看见了一个人影在对面天台晃悠,黑漆漆的,看不清那个人是谁,依稀能看见胸口的字母V。
  看来不止他知道天台可以上来。
  对面的人影也看到了他,跟他挥了挥手,他只好也挥了挥手。
  然后他看见另外一个娇小一些的身影靠近对面那人,他们开始聊天。
  大概是谈恋爱不想被发现,秦枫关了手电,还没到林了他们教室就听见了一阵尖叫。
  有人跳楼了。
  他快速跑下楼,偶然瞟见了正从对面顶楼下来的女生。
  楼梯都有灯光,秦枫看清了女生的脸,是徐紫薇。
  一到五班跟六到十班是对着的,中间用一条走廊连接,徐紫薇怎么会从对面顶楼下来?她去那里干什么?
  秦枫就着灯光从栏杆处看着那个躺在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男生,胸口衣服上印着的字母V格外醒目。
 
  ☆、迷雾
 
  林了目送向母开车离开,在女生面前强装的镇定立刻崩盘,他无力地撑着膝盖蹲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汗- shi -了,还有点冷。
  这个跳楼身亡的男生给向依然的打击不小,刚才几乎抱着她妈哭成泪人,现在地上还有一小滩泪水。
  他几乎是一步一步挪回了教学楼,不敢去看那还带着温度的尸体,他绕到了另一边上楼。
  不久前,那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