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22)

字体:[ ]

  那应该就是李威藏起来的盒子,果然被徐紫薇拿走了。
  密码锁被经验丰富的警察轻易打开,里面躺着一个小小的白色U盘。
  秦枫看着那个白色小方块,有些被掩在黑暗中的秘密大概要被揭开了。
 
  ☆、案情
 
  秦枫说马上就带馄饨回来,林了等了半个小时都没等到他的早饭,只好给宿管阿姨打电话。
  宿管阿姨听到林了说是被秦枫一不小心关在了宿舍,笑得不行,他这才发现第一天把自己锁在406的阿姨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阿姨,以前那位宿管是不是年纪大了退休啦?”林了问。
  “什么啊,她是回去生孩子啦,”阿姨很健谈,“真是好福气,生了一对龙凤胎,取的名字也好,一个金一个银,一家都是好福气呀。”
  林了脑海里浮现出那张能做他奶奶的脸,嘴角抽了抽。
  “我刚来那天被一个宿管阿姨一不小心关在了宿舍里,”他说,“那个阿姨看起来年纪很大了,银白的头发,皮肤有点黑的,眼睛特别小。”
  宿管奇怪道:“你是不是搞错了,别是谁家的家长吧?我们这换代的宿管不是黑头发就是花头发,你看,我昨天还去染了个红的,可时髦了。”
  阿姨给他看自己的头发,林了配合着夸了几句,心事重重地送走她。
  不是宿管。
  把自己锁在宿舍的那个人是谁?
  皮肤黑……眼睛小……
  林了回忆着那个婆婆的样子,莫名的有点眼熟。
  他陡然睁大眼睛。
  帮他捡起学生证的女生!
  林了给他妈打了个电话。
  “喂,了了,想妈妈啦?”曹媛温柔的声音传来,平时跟家里聊微信语音发得特别多,但是这会儿听到老妈的声音让林了倍感安慰。
  “老妈,今天没去上课啊。”
  “没呢,今天休息,最近腰又不好了,等下去医院看看,你怎么也没上课?育才周末不是要补课吗?”
  林了皱眉,“第一周不补课,老妈,你老让爸爸爷爷注意身体,自己也要好好休息啊。”
  “好好好,了了长大了,会疼妈妈啦。”
  曹媛每次对林了说话都像是对待小孩子,或许是想弥补把小林了寄养在姥姥姥爷那几年的遗憾,可惜已经17岁的林了有点拒绝。
  “老妈,你帮我看看学生证在不在我书桌第二个抽屉里。”
  “我去看看啊,”老妈去翻了一下,很快找到了十六中的学生证,“怎么了,新学校要用吗?”
  “不是,老妈你给我拍一张,我怀念一下。”
  老妈笑了,“才去育才几天就想十六中了?”
  她传来一张图片,上面是林了贴在学生证上的照片,曹媛给他的脸颊p了两颗爱心上去。
  “我儿子真可爱呀。”曹媛笑着说。
  林了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又陪妈妈说了会儿话,挂了电话后,已经手脚冰冷。
  学生证一直在家。
  那天他拿回来的根本就不是学生证。
  是死亡笔记本。
  “只有一碗白菜鲜肉的了,我还买了一碗玉米鲜肉的,上次看你吃这个吃得挺开心的。”秦枫提着打包好的混沌回来。
  林了坐在秦枫的位置上发呆。
  秦枫把混沌放在他面前,打开了盖子,香气立刻弥漫整个房间。
  “枫哥……”林了叫了一声。
  林了一般只在三种情况下叫哥,嘲讽,需要帮忙了,或者害怕了。
  秦枫捏了一下他的手,凉的。
  林了说:“你把笔记本给我看看吧。”
  秦枫抽出卷起来插在裤袋里的笔记本甩到桌上,不容拒绝:“先吃饭,吃完再说。”
  林了乖乖照做了。
  吃完混沌秦枫给他打预防针:“你要不要确定你已经消化好了?”
  林了立刻敏感地问:“又死人了?”
  秦枫点头,把笔记本递给他:“我们都认识的。”
  死的居然是徐紫薇。
  听到陌生人的死亡,和听到一个你认识的人的死亡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前者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后者是心理冲击。
  林了头一次觉得死亡笔记是这么的恐怖血腥。
  他硬着头皮看完了全文,文中的描述还有频繁出现的感叹号让他头皮发麻。
  他还想强行幽默一把:“夸你的那段彩虹屁吹得我都要笑了……”
  秦枫却很认真的说:“你不觉得那一段很突兀吗?夹在你和梁子琛之间,她应该是想骂我才对。”
  排比下来不是也该把自己骂进去吗?就该是“搞了半天秦枫以前一直在装,今天说出这种话简直让她恶心”。
  毕竟他可从来没在徐紫薇面前表现过什么“乐于助人”。
  林了汗毛倒竖,说了自己的猜测。
  “你觉不觉得,这次的笔记不太一样?”林了把那几个感叹号前面的话指给秦枫看,“前两次的记录特别客观,只有这个,能明显感受到的就是作者对徐紫薇的怨恨。”
  “而且就像你说的,描述你的部分很突兀,”林了说,“会不会徐紫薇就是想骂你,但是……”
  被人强行改了。
  不,不是人。
  林了想表达的意思秦枫很清楚……
  死亡笔记本活了。
  “这也得是个女鬼吧,”林了说,“看上你了。”
  秦枫说:“说不定就是晚上哭丧的那个女鬼。”
  再多出一个他真的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上辈子坏事做多了,这辈子居然能惨成这样。
  “我想去一趟监控室,”林了说,“有些事情要确认一下。”
  “一起去吧,然后出去走走。”秦枫说,这个学校已经变得诡异而迷雾重重,待久了人心里发慌。
  林了在路上跟秦枫说了刚到宿舍那天的事。
  “那个老婆婆会是女鬼吗?”林了有点同情秦枫,“如果你是被她看上了,以后的日子真的不好过啊……”
  “有你这么咒我的吗?”秦枫给他气笑了,又说:“你再描述一下那个女生的样子。”
  “眼睛很小,黑皮肤,厚嘴唇,脸很大,扎着一个特别高的马尾。”
  秦枫接着说:“长得不高,说话细声细气的。”
  林了回忆了一下,“是的,你认识?”
  “高中毕业暑假的时候打工路上碰到有人欺负她,帮了一把,”秦枫说,“她不是我们学校的。”
  “会不会是高三的?”林了说,“高三的你又不能认全。”
  秦枫摇头,“她说过她是艺锦的。”
  又是艺锦。
  赵警官居然还在监控室,这让林了很为难。
  赵警官看见他俩,招呼他们过去,二人只好站在一边充当人形摆设。
  “徐紫薇死得很蹊跷,我们看了前三天的监控,都没发现可疑人物。”赵警官陷入沉思,“你们有没有什么线索?”
  他们只是高中学生,赵警官为什么要透露给他们这些内容?林了不解。
  不过赵警官是看着秦枫问的。
  “叔叔,我们也不了解,”秦枫说,“我只能说她可能跟李威的死有关。”
  赵警官看着秦枫,秦枫也看着他,赵警官笑笑:“我怎么说也算是看着你从一个小毛球长到十几岁的,你这孩子还跟我玩心眼?”
  秦枫偏开视线。
  “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肖子洋的孩子?”赵警官问,“他给我看了一段视频,还提到了U盘。”
  “肖子洋是我同桌,”林了说,他看了眼秦枫,“我们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如果能看到U盘里的内容应该能好办很多。”
  “U盘加密了,等回了警局我们会找技术人员打开。”赵警官说。
  “能不能检验一下密码盒上的指纹?”林了说,“上面一定有李威的指纹。”
  赵警官看着林了:“这么肯定吗?”
  林了点头,直视赵警官审视的眼神,“我只是把我知道的都说了。”
  “这么快就有同学知道徐紫薇死了吗?”秦枫问道。
  赵警官头疼地说:“你们的保洁阿姨光扫地是太屈才了。”
  前一秒吓得恨不得赶紧回家,后一秒就能拉着一起扫地的唠嗑,连食堂阿姨都没落下。
  过不了多久“高校女生校园内离奇死亡”就能上报纸头条了。
  赵警官拷了八月下旬到现在所有的监控,认定徐紫薇是被人按在水里淹死的。
  “只要你问心无愧,别人说什么都是废话。别有太大压力,过好自己的生活啊,孩子。”他走时对林了说。
  林了以为赵警官是在说徐紫薇跟他的矛盾,点头道了谢。
  确认赵警官走远了,秦枫和林了又折回来。
  门卫大叔看到他们又来了,以为是协助警方查案,爽快地让他们自己去查,林了祈祷着监控没被破坏。
  看着监控林了又想到了徐紫薇,“肖子洋给警察看的是徐紫薇上天台的视频吗?”
  “是,还好去得早。”
  肖子洋刚用手机把监控录完陈槿就到了,他若无其事地跟陈槿打了个招呼就溜了。
  今天赵警官再查时那段监控已经变成了黑屏。
  “好同桌,周一得请他吃饭。”林了说。
  秦枫若无其事哦了一声。
  监控拍到林了出现在走廊,二人聚精会神盯着屏幕。
  林了在一个地方停下了。
  他盯着地面看了好久。
  十分钟后,他进班了。
  ……
  秦枫十分有经验地点评:“你发呆的水准真的是……厉害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