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23)

字体:[ ]

  林了笑不出来。
  他们又打开了宿舍的监控。
  林了进了宿舍,没关门。
  过了一会儿,屏幕里出现了一个老人的身影。
  是一个穿着花布衣服的老婆婆。
  还好这个是人,林了松了一口气。
  老婆婆轻手轻脚关上了门,没有立刻离开。
  她掏出一包黄纸,嘴里念念有词地在门口烧了。
  “这他妈的是不是有病?”秦枫看着这个老女人的怪异举动,简直想把屏幕砸了,“盼着我们死吗?”
  林了没说话。
  秦枫看着身旁的人,又发呆了。
  他蹭过去咬林了的耳垂,林了一个激灵,立刻弹开了。
  “你看了那么多灵异小说,觉不觉得这像招魂?”林了红着耳朵问。
  秦枫点头,“像,而且我们已经被女鬼缠身了。”
  老婆婆收拾干净纸灰,听着里面林了疯狂拽门的声音,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打开了门。
  自从来了育才真是随处可见戏精。
  这个老婆婆的演技可以打满分了。
  “她应该是那个女生的亲人,”林了说,“长得实在太像了,你那次在哪帮的那个女生?”
  “我见过她不止一次。”秦枫说,好几次他都看到那个女生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拳打脚踢,有时是一帮男的,有时是女的,还有的时候男女混搭,不管是哪种,她都只能抱着头躲。
  第二次看到她被打是在艺锦附近的小区门口。
  “每次看到她的地方都不一样,”秦枫顿了顿,“而且我也没问过她的名字……”
  那个女生一看就是被欺负大的,不敢反抗,他把那群小混混赶走后女生跟了他一路。
  “你好,同学,你能不能等一下……”声音特别小,要不是听力过人秦枫真的以为刚才就是风声。
  秦枫站住,等着她说话。
  “同……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那个女生问他。
  他没说,只是让她赶紧回家。
  英雄救美的情节让林了陷入沉思,他产生了一个让自己都害怕的想法:“你说……她还活着吗?”
  “如果徐紫薇他们曾经霸凌过她呢?你记不记得那些人长什么样?”
  “那些人虽然欺负她,但是不至于把她打死。”秦枫说,“我对人脸的记忆还挺强的,应该能认出欺负她的人。”
  他回忆了一下陈云虎的脸,并没有什么熟悉感。
  徐紫薇也可以排除。
  “我得买份报纸看看孟雨霏长什么样子。”
  “孟雨霏上头条了,出去买份报纸看看。”
  他们同时说。
  林了苦笑,“有时候我会想,自己是不是在做一场恐怖的梦,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的臆想。”
  “人在梦里没有知觉,”秦枫说,“我再咬你一口你感受一下?”
  秦枫说得太自然,简直就是理所当然地觉得两个男生之间就该这么相处。林了暗嘲自己多心了,也淡定地回应:“你是狗吗?”
  秦枫:“汪。”
  林了:……
  秦枫拿出手机打电话,林了问他要干什么。
  “报警,”秦枫说,“我要跟警察叔叔举报有恶毒老太太在高中生宿舍宣传封建迷信。”
  跟警察走得越近,越容易被警察怀疑。秦枫一直不太愿意跟赵警官透露太多,更何况警察也不一定会相信两个高中生编的鬼故事,只会当他们高中压力太大安抚一下。
  但是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和人脉去找人。                        
作者有话要说:  九月特别忙,应该不会来晋江了,已经存了一个月的稿,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结局,但是非常感谢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给你们比心心!
许个愿,希望九月底第一章点击能上300吧噗
 
  ☆、嘴瓢咯
 
  林了被秦枫晃醒的时候正在做梦,梦到秦枫啃自己的脸。
  画面简直过于惊悚,他睁眼看到秦枫时下意识捂住了他的嘴。
  秦枫莫名其妙:“干嘛?怕我吃了你?”
  公交播报着已到终点站,请乘客下车。
  这是一片很繁华的商业区,高楼林立,各种商场目不暇接。
  “我们去哪?”林了问,“两个男的不会要去逛街吧?”
  他还是背着书包出来的。
  “黑色交易地点,马上就把你卖了。”秦枫说。
  “我这个脑子顶多买五块钱。”林了冲着秦枫比了五根手指头。
  “人贩子只看脸,”秦枫一本正经地说,“把你卖了我就去买跑车。”
  林了自觉把跑车代入秦枫疯狂攒钱的原因。
  史远就打算攒钱在他十八岁生日那天买辆车,每天存五块钱,目前已经攒了五百,也不知道暑假用没用光。
  相比之下秦枫简直太励志了。
  “跑车总会有的,不要那么拼嘛,年轻人,”林了装出一副老大爷样,“跟爹妈撒个娇赞助点钱,还是可以有的。”
  “我爹妈早死了。”秦枫语气很平静。
  话题突然变得沉重,林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对不起,我……”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很早以前的事了。”秦枫说,“真觉得对不起我你给我亲一下啊。”
  林了:……
  秦枫:……
  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调戏我不要钱是吧?”林了冷静道。
  “要不调戏一次给你一毛钱?”秦枫四处看看,发现有卖糖葫芦的,给林了买了一串。
  吃了我的糖葫芦,你就必须忘记这事儿。
  林了十分贴心地没有再提,他其实很想问问秦枫父母的事,不过戳别人痛处不太好,也就没说。
  全国的商业街都长一个样,服装店服装店饰品店蛋糕店鞋店服装店……
  他俩长得出挑,被人明目张胆看了一路,在一个小姐姐试图偷拍时秦枫还对着镜头笑了一下。
  二人穿过了商业街,林了没想到临街居然是一条江,江风吹到脸上还挺舒服的。
  “以前这里就是码头,后来陆运发达了,很多货船都被改造了。”秦枫说。
  “你经常来吧?”林了说。
  秦枫摇头,“我没来过。”
  “我看你挺了解这里的。”
  “哦,昨天百度的。”
  “……这样啊。”
  秦枫不喜欢出来玩,他更喜欢挣钱然后等着发工资,要不是想带林了出来转转,估计到毕业也不知道江风闻起来原来是这个味儿。
  今天天气不错,很多情侣都在江边拍照,还有不少带着孩子出来野餐的父母,如果熊孩子能安静点就更好了。
  江对面也是一条长长的商业街,跟这边挺对称的。江上还有轮渡和货船,轮渡上有不少人站在外面吹风,还有小贩在人群里叫卖手工冰棍还有酸奶。
  这样热闹的环境让林了十分安心。
  他还挺稀罕坐船的,“这个轮渡在哪坐?我们去试试?”
  秦枫四处看看,没找到入口,只拉了个卖老冰棍的老太太问:“婆婆,那个船能在哪里坐啊?”
  老太太笑眯眯地说,“买两跟冰棍,婆婆就告诉你。”
  冰棍挺便宜的,两块钱一根。打着“80年代的记忆”的旗号,其实就是水加糖然后冰冻,像他们这种90后连回忆都舔不出来。
  老婆婆说走到街的尽头右转就能坐船,他们去的时候船刚好靠岸。
  买票必须用现金。
  “枫哥,我没现金,你有吗?”林了问。
  “没有,找人换一下吧,你去跟阿姨撒个娇,让她给你换?”秦枫说。
  林了很不客气,“我都叫你哥了,你去!”
  这边的人都挺会做生意的,秦枫换了零钱,林了手里多了三串鱿鱼。
  “枫哥你是个好人。”林了啃着鱿鱼真诚的说。
  “也没见你以身相许啊。”秦枫顺口说。
  林了:……
  秦枫:……
  对不起,嘴瓢了。
  林了递过去一串鱿鱼,“吃点?”
  “哇塞,坐轮渡真心舒服。”林了吹着风啃着糖葫芦,发自内心感慨道,“不行了,太舒服了,以后有时间还要来。”
  秦枫答应着说了声好,然后闭嘴不肯多说一个字。
  “我们今天多坐几次吧?”林了很兴奋。
  “不下去就行了,轮渡也就往返两个地方。”
  百度经验里某个答主说,只要你愿意,一块五你可以在船上做一天。
  “那边那个桥看着挺新的,没竣工多久吧?”林了指着前方的红色大桥问秦枫。
  “那个是前年建好的,”旁边的大叔过来搭话,“小伙子眼神蛮好的啊。”
  “看得出来,比另一边的新太多了。”林了指着后方的大桥说。
  “本来可以竣工更早的,市政的人贪污中央拨下来的钱,愣是拖了好几年啊。”大叔说。
  “贪污?该被抓去坐牢了吧。”
  “没坐牢,”大叔叹气,“他们……”
  “负疚自杀了?”秦枫突然插话。
  “贪污犯哪有这觉悟!”大叔有点激动,“人家卷款带着小老婆跑了!”
  林了对这种剧情没什么兴趣,既然人没抓回来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继续看着流动的江水,发现秦枫也在看着前方出神。
  “还有一个,吃不吃?”林了把糖葫芦递到他面前。
  “不要,上面沾了你的口水。”秦枫说。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