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26)

字体:[ ]

  “我们在她房间里搜出了很多黄纸,还有红漆,纸符上面的图案应该是她自己画的。”丁警官说。
  “除了陈云虎视频里还有一个男的,你们什么时候去缉捕他?”
  “跟晋城警方通知过了,已经开始行动了,”丁警官说,“涉案的,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
  林小小大概也一个都不会放过。
  过不了多久,那个所谓的老三也该出现在死亡笔记本上了。
  两位警察被强行灌输了一波鬼故事,走的时候脸色都不太好,丁警官还拉着罗主任强调了好几遍要加强学生的思想教育,实在不行就多布置点作业。
  罗主任应付完警察,头疼地让他俩赶紧回去,没事都别再出宿舍了。
  “陈槿这个时候生大病了,”林了说,“她在这个事件里又是扮演的什么角色?”
  秦枫对陈槿没什么印象,除了办事严谨在年级里出了名还有光明正大偏袒成绩好的学生这两点之外。她不一定会去加害学生,但是徐紫薇考进省前三,是她被调到育才来的契机,她很有可能是因为偏袒徐紫薇,替她藏匿了证据。
  秦枫问林了,“你最开始关注陈槿是因为什么?”
  “向依然啊,晚上做清洁那次她说陈槿因为U盘的事狠狠批评了她。”林了把向依然当时说的话回想了一遍。
  “她是不是有点太刻意了……”他自言自语。
  秦枫以为他指的是陈槿,说道:“心里有鬼。”
  “向依然为什么要跟我说的这么细?她可以说她打开了陈槿的抽屉,为什么要强调陈槿看到U盘很生气?”或许是脑子被这么多事搅和,林了看谁都觉得有问题。
  “我记得你说肖子洋会听到陈槿和徐紫薇的对话,也是因为要帮向依然搬东西。”秦枫用钥匙拧开门锁,这一天过得太刺激,再回宿舍居然还有点亲切。
  “再说吧,”林了打了个哈欠,“脑细胞要死光了,早点休息。”
  这个转折太过僵硬,秦枫拉着他:“急什么,还有账没算呢。”
  “……要不,明天说?”
  秦枫叹气:“处对象吗,小帅哥。”
 
  ☆、无标题
 
  林了:“你疯啦?”
  “怎么了?”秦枫笑道,“要gay一起gay,免得去祸害别人啊。”
  他看着林了,“你愿意告诉我,不就是等着我说这个吗?”
  想想觉得还不够,要再威胁一下:“你要是敢说我会错意了我今晚在你床头放昆池岩。”
  林了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有你这么表白的吗?”
  “好好珍惜,仅此一家绝无分店。”
  林了笑了,眯着眼睛看秦枫,“不成。”
  秦枫捏捏他的脸,“不成你笑得跟个花似的?”
  二人对视,突然跟被点了笑- xue -似的,根本停不下来,越笑越放肆。
  “你别笑了……我……我不行了……我肚子……抽抽了……”
  “你先停啊……跟个傻子一样……”
  隔壁宿舍的兄弟忍无可忍,站在他们门口边吼边拍门,让他们半夜滚出去发疯。
  二人只能用力捂着对方的嘴。
  “诶,你在江边说什么了?”林了问。
  秦枫扯着被子蒙过头,“睡了睡了,要熄灯了。”
  林了一巴掌拍在被子上,“扯淡!周末不熄灯!”
  “别逼我,我脸皮薄。”秦枫宁死不从。
  “你脸皮薄?”林了惊了,“你摸着你的钢筋混凝土俊脸再说一次?”
  “夸我那俩字我收了,乖,这么晚不睡,容易秃头。”
  “……那你早就秃顶了!”
  秦枫扯开蒙在头上的被子,“都爬我床上来了,你是想干嘛?”
  
 
  ☆、艺锦
 
  狗屎远:大师,你待会儿举个牌子,把“史远,江城欢迎你”写大点!
  林了:我要是写“欢迎史大师莅临江城”您是不是更高兴???
  狗屎远:那个适合拉横幅,我怕你来不及准备
  狗屎远:当然要是有就更好了
  林了:啥也没有,你别来了
  狗屎远:我!
  狗屎远:早上赶着五点的长途汽车!
  狗屎远:去看你!
  狗屎远:五点!
  狗屎远:你就这样对待你多年的朋友???
  林了:……
  要不是多年的朋友我已经把你拉黑了好吗。
  秦枫提着从早点回来的时候他正鼓着黑眼圈对着块板子发愁。
  秦枫看着那块运动会必备红彤彤的班牌,“你哪弄的?”
  “楼下打印店买的,”林了说,“枫哥,拿支记号笔给我。”
  他极其简洁地把“年”和“班”涂黑,写上了“史远,江城欢迎你”几个大字。
  秦枫:“……你真有创意啊。”
  林了苍凉地看着他,“我没你高,你待会儿替我举着。”
  秦枫举着板子对着镜子照了照,怎么看怎么智障,“要不还是扔了吧?”
  “板子我买的,字我写的,你要扔了?”
  秦枫默默收回了手。
  林了走的时候还捎带上了死亡笔记本。
  “带这个干什么?”
  林了微笑:“好兄弟嘛,怎么能就我一个人怕呢?”
  林了翻了翻,徐紫薇死亡记录的背面已经多了一幅画,画的是一所学校,校名依稀看得出来是艺锦。
  除此之外,又多了一篇死亡记录。
  2019年9月8日多云
  邓翔每晚都会做噩梦,梦到那个女的化成厉鬼跑到自己家杀了自己。
  陈云虎死了,孟雨霏也死了。
  下一个会不会是他?
  他跟刘小飞约好了去小树林给那个女的烧点纸,买了一大袋子纸钱,还有金元宝,希望厉鬼能饶他一命。
  还没在江城逛过,邓翔看什么都稀奇,很快就把要烧纸的事情忘了。
  玩的正开心刘小飞个煞风景的居然提醒他去烧钱。邓翔不耐烦地甩开他,躲进了一家酒吧。
  白天不够热闹,邓翔决定在江城多待几天,说不定还能偶遇一个美女。
  他半身倚靠在栏杆上,在江边吹着风抽着烟,一个穿白裙子的美女走了过来。
  邓翔看得眼睛都直了,美女邀请他去家里玩,二话不说就跟着走。
  “美女,你家住的有点偏僻啊,大半夜一个人回来多危险。”邓翔嬉皮笑脸的说。
  “不是还有你嘛~”
  美女的声音很好听,这句话说得邓翔骨头都酥了。
  一股恶臭扑来,他们经过了一条臭水沟,邓翔捂着鼻子,有点受不了。
  “到啦。”
  “房子呢?”邓翔四处张望,发现自己站在一片树林的外面,面前是一条巨臭无比的水沟。
  他察觉到不对,拔腿就跑,一个趔趄摔到了地上。
  他干笑:“美女,你逗我玩呢。”
  没人回应他,周围空无一人,他只能看到树林里隐隐约约的火光。
  他张嘴要喊救命,带着泥臭味的手死死捂住了他的嘴。
  “你去死吧。”美女温柔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无数只手从水沟中探出来抓着他的腿往下拉,他用力蹬腿,抓着草皮不放。
  早晚都要死的,再怎么挣扎也没用!
  邓翔的身体没进水中,没了气息。
  林了合上笔记本,如果邓翔看到的火光是刘小飞烧的纸,那么他死时,自己和秦枫就在不远处。
  “那个老三也死了。”
  二人到长途汽车站时那里已经坐满了人,广播提醒往返晋城和江城的长途汽车2号还有半小时到站。
  “小伙子,这个板子哪里买的啊?”一个大爷看到秦枫手里提着的板子很激动,“字也好看,下次给我儿子也准备一个,有面子!”
  原来史远的品味已经向中老年朋友靠近了。
  秦枫看着林了笑道:“是啊,字可好看了,还是请大师写的呢。”
  林了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有点高兴。
  几分钟内又来了不少人,有几个手里也拿着牌子,不过人家的高级多了,好歹字是打印出来的,还亮晶晶的。
  车到站,一群人拥了上去,跟见明星似的。
  林了狂拍秦枫,“你赶紧举起来,我给你拍照!”
  秦枫:“小帅哥,你这样做很容易失去我的……”
  林了:“你放心,我技术可好了,赶紧的,举高一点!”
  史远有没有看到牌子林了不知道,反正他一下车林了就注意到了,顺带着被那一身荧光绿闪瞎了眼。
  他提着两个大号购物袋的零食四处张望,看到林了后疯狂招手,“大师!大师!”还跟举着牌子的秦枫打招呼:“哈喽学霸!你这个板子举得真是太帅了,简直跟个杆子一样!”
  秦枫拿着板子对他挥了挥,“他的语文成绩一定很傲人……”
  林了嘴角抽搐,“你赶紧过来!”
  “想我没宝贝儿!”史远站在林了面前一嗓子吼,用力抱住了林了,两个零食袋砸在他背上的感觉简直了。
  秦枫把塑料袋接过去,很想把板子拍到史远脸上。
  在史远对着板子自拍了十几张后他们把板子送给了刚才的大爷,把笔迹擦了还能接着用。
  “你看,你要的,我都带了,还买了雪碧和口香糖,是不是非常懂你?”
  史远是个话痨,只要有听众,都不需要回应,他能一个人说上几个钟头,林了和他一起的时候只用负责微笑点头嗯,现在多了一个秦枫,史远的废话就更多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