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29)

字体:[ ]

  向依然说完已经满脸泪水。
  “你姐姐是林小小。”秦枫说。
  “我们当时都以为……都以为她是受不了爸爸所以才自杀的。”向依然说。
  直到她看到了姐姐的日记,才知道姐姐在学校里遭受了什么。
  姐姐只提到了有人霸凌她,却没提到那些人的名字,即使是在自己都日记本里,她都不敢写上霸凌者的名字。
  “她只提到了□□她的男人中有一个叫陈云虎……”
  奶奶很喜欢姐姐,因为姐姐长相- xing -格都随她。
  以前住在偏远的乡村,乡里的老人教过奶奶怎么招魂,奶奶说她想试试,把姐姐的魂引到日记本上。
  妈妈觉得奶奶疯了,没管她。
  那天奶奶突然跑来问秦枫住哪里,向依然随口说了一句住校。
  她没想到奶奶居然真的会偷跑进宿舍里干那种事情,还连累了碰巧来报到的林了。
  奶奶不知道秦枫长什么样子,看林了长得好看,就把他当成了秦枫。
  居然真的招到了姐姐的魂。
  她在妈妈家里设了一个小祭坛,插上三炷香再烧纸就能感应到姐姐。
  魂魄不是人,没有记忆,只能等着她们找到凶手再指引姐姐去索命。
  可是事情还没结束,奶奶去世了。
  “如果不把逼死姐姐的人都找出来,她不会安息的……”向依然哽咽着说,“我们一直都在努力找,本来以为徐紫薇就是最后一个,可是……”
  “林小小没有安息,反而失控了,是吗?”林了问。
  他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本来以为是自己干过什么才会惹上这些事,没想到自己就是个炮灰。
  向依然恐惧地睁大了眼睛。
  “那李威呢?”秦枫追问。
  李威和林小小家是十几年邻居了,经常去她家蹭饭吃,林小小出事后奶奶找李威帮忙,他立刻就答应了。
  向依然提到徐紫薇就压不住火,“一定是徐紫薇推下去的!当时我们都不知道徐紫薇也是逼死姐姐的人之一,只是怀疑陈槿。她演得太好,说要给李威提供线索,李威就信了……”
  难怪那几天向依然哭得那么凶,是因为愧疚吧。为了一个死人,赔上了一个活人的命,真的值得吗?他冷血地想。
  “你奶奶把我当成枫……当成秦枫做法了,所以我才会出现幻觉。”
  向依然头埋地更低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秦枫问:“除了幻觉,有没有别的影响?”
  “会预感到下一个人的死亡,就这样了……”向依然想到了传言的诅咒,看着林了的腿,“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被诅咒,对不起……”
  林了没解释脚伤,“大家快要回班了,再说吧。”
  秦枫是真的很惨了,人家做好事还有面锦旗,他做好事只有女鬼半夜哭丧……
  他有点心不在焉,林了轻轻踢了他几下才回神。
  秦枫想起了什么,离开前问向依然,“你们是怎么指引林小小去杀人的?”
  可能是用到了“杀人”的字眼,向依然脸色惨白,半天才说:“把名字写在纸上,在小祭坛上烧给她。”
  “你有过写陈槿的想法吗?”
  向依然顿了顿,“我想在看望她时问清楚,再决定。”
  张安安回教室时手里还拿着一个苹果,也不知道是哪弄来的。
  她把苹果放到林了面前,“张安安送的苹果,祝咱们班花儿平平安安。”
  林了本来挺感激的,听到班花这两个字嘴角抽了抽,“说好的班草呢?”
  “经过咱们班女- xing -同胞一致决定,把班草授予你的同桌,给你们凑个cp。”
  肖子洋不明白,“cp啥意思啊?”
  张安安但笑不语。
  下午林了被罗主任叫了出去。
  “406一次出了两个第一,你这次考试真是够可以的,直接被倒数第二甩了80多分,”罗主任说,“谁要是说你作弊了,我第一个不信!”
  林了:“谢谢主任……”
  “但是这次数学及格了,”罗主任很高兴,“我看你以前都没及过格,有进步!”
  难得因为成绩被一个老师夸奖,林了不好意思地笑了。
  他进接待室时秦枫正在看视频,赵警官和丁警官一个站着一个坐着,神情都很严肃,仔细看会发现带着些不可置信。
  “你过来跟小枫一起看看,这是昨晚的监控,”赵警官说,“确实……有点奇怪。”
  罗主任不知道这两个警察怎么动不动就来找他学生的麻烦,很不放心,跟他们一起留在了接待室。
  画面中的笔记本一直放在警局的茶几上,中途丁警官出来看了好几次,都没什么问题。
  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笔记本突然消失了。
  “我的天,魔术啊?”罗主任惊叹。
  秦枫把进度条拉回去又看了一遍。
  没有突然黑屏,也没有卡死,监控时间以秒增加,笔记本就那么消失了。
  “那个本子呢?”罗主任又问。
  “这也是我们想知道的。”赵警官说。
  林了起身,“我下去打开书包看看。”
  罗主任问:“在不在你包里你都不知道?别告诉我你一上午没开过书包!”
  林了:……
  不是吧,这都能露馅……
  秦枫把他按回凳子上,“蹦来蹦去跟个兔子似的,还是我去拿吧。”
  秦枫走后丁警官对林了说:“你们感情真好。”
  林了假装没听见,他只想赶紧把罗主任忽悠走,毕竟他和这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
  但是赵警官觉得罗主任作为老师,有权知道实情,一五一十把一整串堪称鬼故事的内容说给罗主任听。
  “所以以后我们可能还会来贵校打扰,主要就是找这两位同学了解情况,”赵警官说,“当然如果能去警局就更好了。”
  罗主任不同意,“不行,就在学校。两个学生动不动就往警察局跑,别人看到了会怎么想?”
  罗主任真的是一个好老师,比林了以前遇到的所有老师都好,就是嘴巴毒了点。
  秦枫回来时手上拿着笔记本,他顺便把向依然也叫过来了。
  向依然看到警察有点紧张,喝了好几口水才开始说话。
  几个大人听了向依然的故事都陷入沉默。
  “孩子,你们这样也是杀人啊。”赵警官看着向依然说。
  向依然受不了这样的指控,哆哆嗦嗦开始哭,还是反复说着对不起。
  罗主任对向依然印象很好,平时大大咧咧的,又是班长,几乎没有老师不喜欢她,今天这样看得他有点揪心。
  “既然你们没有再烧纸,你姐姐应该不会索命了吧?”赵警官说。
  向依然低声说:“我们也不知道,姐姐失控了,我们不知道她会干什么。”
  林了提议:“要不你在这里招魂……”
  秦枫赶紧捂住林了的嘴。
  罗主任头一次真心想把林了抽成陀螺,“这里是学校,不是你家,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向依然差点笑场,她摇摇头,“已经招不到了,姐姐不受我们控制了,除了……”
  除了林了,应该没人能感应到了。
  这话她没说完,林了猜出来了。
  “除了什么?”丁警官问。
  向依然换了个说法,“除了下次有人……出事,不然我们也不知道。”
  这种超自然现象并不是多几个警察或者多几个监控就能解决得了的,赵警官暗道林奶奶死得真不是时候。
  秦枫想到了陈槿,这是他们现在最后一根稻草了,“老师,我们可以今天下午一起去看看陈老师吗?”
  罗主任看着三个学生,估计他们下午也没心思听课,批准了。
  警车不方便进小区,赵警官在秦枫身上放了一个窃听器,叮嘱他们注意安全。
  向依然拿着写有陈槿家庭住址的纸条,秦枫和林了手里提着看病专用的水果篮跟在她后面,很快找到了地方。
  “你好,陈老师在家吗?”向依然按了好几次门铃,才终于听到一声回应。
  “你们是谁呀?”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冒出来。
  “哥哥姐姐是陈老师的学生,听说陈老师生病了,代表同学们来看看她。”向依然看着猫眼,笑得很温和。
  “你们知道我妈妈叫什么吗?”
  “叫陈槿,她的名字是一种花,是不是?”
  “那你叫什么?”
  “我叫向依然,是陈老师班上的班长。”
  门被开了条缝,里面的小男孩探出了半个脑袋。
  “妈妈!你的学生来看你啦!”
  三人坐在客厅,等着陈槿收拾好出来招待他们。
  陈槿看着气色不太好,黑眼圈很深,衬得脸色更加苍白。
  她看到林了时就知道这三个学生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看病。
  秦枫说:“陈老师,让小朋友回屋里玩吧。”
  陈槿让儿子去睡午觉,小家伙不情愿地回房间了。
  “他可真可爱。”向依然笑着说。
  “是啊,才那么点小。”提到儿子陈槿也笑。
  秦枫打断她们的闲聊,把笔记本打开放在陈槿面前,“陈老师,您看这个字迹眼熟吗?”
  陈槿戴上眼镜,看到这熟悉的笔迹立刻把笔记本扔到茶几上。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关于那孩子的一切都是她的噩梦。
  现在那个噩梦又回来了。
  林了说:“老师,徐紫薇死了,您知道吗?”
  陈槿端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滚烫的茶水泼到她的裤子上。
  “是吗?”她有点惊讶地说,“怎么会这样?”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