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39)

字体:[ ]

  网吧空调温度开得很低,林了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他的脸红得不正常,秦枫手贴到他额头上,有些烫。
  发烧了。
  自己就不该把他一个人留在这。
  秦枫找网吧老板借了伞还有退烧药和感冒药,道谢后背着林了走向不远处的小区。
  林了在他背上一直咳嗽,手机里传来赵警官的声音,“小枫,我怎么听着有人咳嗽?”
  “林了发烧了,我现在带他回家。”
  赵警官顿了顿才问,“‘会照顾病人吗?”
  “会。”
  这是他第二次踏进这里,打开门时还有点犹豫。
  秦枫把林了的衣服沾- shi -了,只好替他脱掉。
  林了被弄醒了,“你干嘛啊?”
  “欲行不轨。”
  他当真了,“可是我难受……”
  发烧了,当然难受。
  秦枫摸摸他的头发,“你乖乖躺着,水还在烧,待会儿把退烧药吃了。”
  “这是哪啊……”
  “我不想要的那个成年礼物。”
  烧了水之后他发现自己牛吹早了,从来没发过烧,最难以忍受的病是口腔溃疡,这会儿淋了雨照样没什么事,就是身上黏糊糊的。
  自己其实不知道怎么照顾发烧的病人。
  只能求助万能的百度。
  有一个例子说孩子发烧后没有及时医治一命呜呼了,秦枫吓得心脏直跳,发现打开的是育儿贴。
  “了了,醒醒,吃药了。”他晃了晃林了,后者皱着眉睁开眼。
  “我手机是不是亮了?”林了咽下白色颗粒的退烧药,发现床头柜上有亮光。
  秦枫把手机递给他,老爸的电话。
  “了了,烧得严重吗?”林方文担忧的声音传来,曹媛也在一边问,“怎么就发烧了?是不是淋雨了?”
  林了的声音没什么力气,“刚吃了药,明天估计就好了。”
  夫妇二人知道儿子精神不好,叮嘱他好好休息明天一定要去医院看看,挂了电话。
  “老爸老妈总是大惊小怪的,一点小病就担心的要命,”林了叹口气,“要是小时候一直带着我估计就不会这样了。”
  老爸老妈总觉得亏欠自己,现在还把自己当宝贝供着,怪难为情的。
  “挺好的。”
  林了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秦枫去卫生间拿- shi -毛巾敷在他额头上,来来回回好多次,天快亮时靠在床头睡着了。
  “枫哥,你头发怎么变硬了,扎得脸疼……”林了嘟囔了一声,睁开眼睛。
  秦枫靠在床头睡着了,手里还抓着一块毛巾,眼底的乌青很重。
  林了试了试秦枫的额头温度,还好,没被他传染。
  这人身体是真的好,穿着- shi -衣服忙了一晚上,一点事也没有。
  林了头还有点晕,他坐起身,打算帮秦枫把- shi -衣服脱掉。
  “你要干嘛?”秦枫睁开眼。
  “欲行不轨啊。”
  秦枫笑起来,“抢我台词啊?”
  林了抖了抖他的衣服,“穿了一晚上- shi -衣服,你自己都没感觉的吗?”
  “还不是为了照顾你,”秦枫搓了搓脸,清醒过来,他探林了的额头,已经不烫了。又看了眼时间,药店早就开门了,“你在床上再躺会儿,我去给你买根体温计再测一下。”
  “我也去。”
  秦枫当着他的面脱光衣服,去阳台上把林了的衣裤收下来套在身上。
  “你要去就裸奔过去吧,”秦枫说,“震惊!江城某名校高中生竟当街裸奔,究竟是人- xing -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林了笑着骂了一句神经病。
  秦枫昨晚只顾着担心林了,没注意到这套房子的细节,这会儿再看,发现房子干净得过分。
  卫生间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还有两双拖鞋,一双男士的一双女士的,姥姥姥爷才看得上的老年人款。
  姥姥姥爷大概经常来打理,所有花瓶里都插着老妈最爱的玫瑰,地板一尘不染,不过现在多了他乱七八糟的脚印,为了不听姥姥碎碎念,他把脚印都擦干净了。
  “早上吃什么?”
  林了仔细考虑了一下,“来三碗炸酱面吧。”
  “病人最好吃点清淡的。”
  “那就三碗混沌吧。”
  昨晚模糊的记忆在林了脑子里回放,他隐约记得赵警官给秦枫打过电话,后来老爸老妈给自己打了电话。
  外面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林了以为是秦枫忘了什么东西,却听到一个熟悉的中年男声。
  “你好好准备演讲稿,10月5号的会绝对不能丢人。”
  “确定了发给我一份。”
  ……
  只穿着内裤,形象非常不雅观,绝对不适合见人,林了踮着脚去阳台拎着鞋子还有秦枫的衣服悄悄钻进了衣柜里。
  他打算开个缝偷看,手被另一个人抓住。
  “嘘,别动哦。”
  柜子里一片漆黑,林了不知道身边这个人到底是谁。
  “你要是敢动,我就杀了你哦。”
  林了的手僵在那里,他感觉手腕被捏住的那一块儿黏糊糊的,像沼泽里的淤泥。
  “把头转过来。”
  林了低着头,被强行扭过去。
  柜子里没有光,他看见那双亮地吓人的眼睛,没有眼珠。
  秦枫回来时林了正在床上打坐。
  “大师,练功呢?”他笑着说,“那我就不打扰您了,馄饨替您吃了吧。”
  林了眯起眼睛,伸出手,“交出来。”
  “卫生间的柜子里面有吹风机,我帮你把衣服吹干了。”他指了指床上的吹风机。
  秦枫夸奖道:“真贤惠。”
  “你最好把这话和炸酱面一起咽下去!”
  秦枫测了一下林了的体温,已经退烧了,生龙活虎的。
  两人换好衣服边吃边聊,能确定夏舒媛也是霸凌林小小的一员。
  林了说:“这也算审问吧,赵警官在审问犯人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不算违规吗?”
  秦枫摇摇头,“谁知道呢。”
  史远:你们最近有啥进展?怎么没人说呢?
  肖子洋:来视频通个话?
  “今天是一个重大的日子!”史远慷慨激昂的声音传来,“2019年9月22日,本小队第一次视频会议举行,参加会议的为组内全员,他们是……”
  秦枫:“打住。”
  林了:“闭嘴吧。”
  夏舒媛拿妹妹威胁冯翊去教训林了,原因是林了插手了徐紫薇和李威的事,原因之一是一个小小的U盘。
  肖子洋说:“她是怕警方顺着查下去会查到自己头上。”
  罗佳明也说:“霸凌者之一,实锤了。”
  “我们怎么让她承认呢?”向依然问道。
  “我有办法!”史远说,“叫出来,不说就群殴。”
  肖子洋:“夏舒媛是个女的。”
  史远又有点子了,“额,找她的同学旁敲侧击多问点有用的信息吧,我可以去加好友!”
  肖子洋立刻给他发了十几个□□号。
  “还有一件事,”林了说,“大概又有人死了。”
  林了:“你都不想再看看别的房间吗?”
  秦枫走的时候把所有东西都复原了,不肯多碰一下。
  “不用了,以后也不想来。”
  林了点头,回头看了眼这冷清空旷的房子,跟秦枫一起离开了。
  如果秦枫打开冰箱,就会看到里面没吃完的面包,日期是前天的。
  林了:兄弟
  狗屎远:说吧,有什么事要求我?
  林了:看出来了?
  狗屎远:难得称呼得这么情真意切,非女干即盗!
  林了:……
  果然是患难多年的好兄弟啊……
  林了:放学路过我家公司如果碰到我爸多关注一下,如果碰到这个人去找我爸记得告诉我
  林了:【图片】
  史远:警察???
  史远:你爸犯事了???
  林了:好像是偷税漏税吧
  史远:严重吗?
  林了:不知道,你帮我关注一下
  史远:没问题
  林了:别告诉任何人啊
  史远:没问题!
  肖子洋:史远兄?怎么不说话了啊?
  史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肖子洋:???
 
  ☆、夏舒媛
 
  2019年9月22日,大雨
  为了下周的会演,即使是周末舞蹈室也是充满斗志的。
  夏舒媛作为领舞,站在最中间,观众在台下一眼就能看出她就是主角。
  这才是属于她的位置。
  今天老师依然把她当做范例来知道其他学生,夏舒媛知道有很多人嫉妒她,那又怎么样?
  林小小死了,她就是最优秀的。
  那个女的那么丑,老师当初居然让她站在最中间,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为了保证台上不出错,夏舒媛会练很久,每天都是最晚离开的。
  老师走时又夸她有天分又勤快,这让她很受用。
  她对着镜子跳了一遍又一遍,总觉得差点意思。
  “这里起步早了,要晚一点。”
  夏舒媛照做,发现果然好多了。
  等等……
  她侧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那里空荡荡一片,只散落着几双舞蹈鞋。
  有一双是黄色的。
  只有林小小的鞋子是黄色的。
  夏舒媛觉得是自己太多疑了,回头看着镜子继续练。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