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42)

字体:[ ]

  林了笑着点头。
  就这么呆了一年,林方文老是想家想女朋友,还好部队里有一群好兄弟,日子不算太难过。
  “我跟秦志刚还有赵行关系最铁,半夜一起去饭堂偷吃,一起受罚,队长见着我们就头疼。”
  林了:“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林方文忍到了第三年,女朋友生日那天突然特别想回去,他胆子一直都很肥,说干就干,从此每天违纪,跑到队长那慷慨陈词,队长忍无可忍,让他带着行李滚蛋。
  “是不是特别丢人?”林父现在回忆这事都觉得老脸挂不住,“我威胁你妈别提这事,不然我当爹的面子往哪放?”
  林了按着嘴角往下拉,不让自己笑得太明显,说话像鸭子叫似的,“还好还好,你要不回来我是不是还得再晚几年出生?”
  林父敲他的头,“臭小子真能扯!”
  秦志刚没想到自己兄弟能这么没出息,非常瞧不起,一直没有跟他联系。后来街上碰到了,林方文上去打招呼,还被他揍了。
  林了捂脸,“这个就真的……太丢人了吧。”
  秦志刚记仇的本事是真的大,结婚只找赵行当伴郎就算了,都不知会自己一声。后来生了儿子,林方文还是看赵行朋友圈才知道的。
  林了:“我没见过赵警官啊。”
  “你自己忘了吧,小时候他还抱过你呢,不过你当时太小了,不记得也正常。”林父说,“我就想着你小时候要是能让秦志刚他儿子带着玩,是不是能聪明点?”
  林了:“……”
  赵行在江城工作,自己跟秦志刚不对付,三人的联系渐渐少了。
  那天下班林方文听到公司小职员在聊市长tanwu的事,斥责他们不要胡说八道,没想到过几天就在报纸上看到了秦志刚和夫人的死讯。
  他和赵行不信秦志刚会干出这种事,靠着自己的人脉还有资源从细枝末节开始查。
  “最后走到了死胡同,”老爸说,“我们查不到这笔钱的去向。”
  “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夏正文和秦枫妈妈的事的?”
  老爸想了想,“是去年吧,扫墓那天碰到了他。”
  本来跟赵行约好了祭日当天去给他们夫妻俩扫墓,结果开了一天的会,过了一天才腾出时间去。
  他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夫妻俩的墓碑前。
  林方文走过去的时候夏正文正在擦拭容蔷的墓碑。
  “我也是过来人,看他那个表情我就知道不对劲,”林父表情变得很凝重,“我雇人跟了夏正文好几个月,发现他时常去一个小区。”
  “他待的那套房子户主还是秦枫。”林了接话。
  林父点头,“是啊,秦枫带你去过吧。”又有些疑惑,“我们就是不确定秦枫知不知道夏正文常去那里,又不好直接问,正好你跟我说说。”
  夏正文大概是确定过秦枫真的不愿意去,才敢堂而皇之的住在里面。
  确定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后,林了去每个房间摸索了一遍。
  厨房里该有的厨具都有,橱柜里放着碗筷,都是成双的,但是没有用过的痕迹,也没有发现调料或者洗洁精。
  林了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不能让秦枫再查下去。
  “这是他父母的事,父亲的冤屈,当然该由儿子来洗清。”
  林了反对,“不,他很喜欢他妈,受不了的。”
  “这是他家的事,最该知道的就是他,”林父看着他,“谁都不能替他决定。”
  不想讨论这种事,林了问:“林小小和夏正文有什么联系?”
  “那是今年的事了,林小小撞见了夏正文扫墓,不过她为什么出现在墓地我就不知道了。”
  居然能坚持这么多年,如果不是他们可能不正当的关系,林了都要夏正文被感动了。
  “后来……那孩子就出事了。”
  林了自以为明白了一切:“你把我送去育才就是为了查这个?”
  “你能查出什么?”林父笑道,“给你找了晋城的重点,人家看了你的成绩很为难,我就想着送你去育才,刚好秦枫也在那里。”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转折,把他牵扯了进去。
  “了了,就算是帮助朋友,也要适度,”林了离开时老爸在他身后说,“你要在保全自己的前提下,来考虑事情。”
  “爸,你是商人,要权衡利弊,想得比我多,但是我只能把自己觉得重要的人事放在最前头,我想不了那么多的。”
  林父像是猜到了他会这么说,笑了,“跟我年轻的时候真像。”
  “那你现在呢?”
  “我要把你和你妈放在前头,别的事,就尽量而为吧。”
  林了盘着腿坐在床上打字,脑子里一团乱,他把电脑丢到一边,躺下闭目养神。
  “我觉得我妈……跟夏正文之间,有点问题。”虽然难以启齿,秦枫没有瞒着林了。
  林了没有回答,企图蒙混过关。
  秦枫掐他痒痒肉,林了求饶,“别,大哥饶命!”
  秦枫松手,“坦白从宽。”他戳了戳林了,“我都说了,你不得真诚一点?”
  强买强卖啊这是。
  林了叹气,“我们改天再说好不好?”
  “不好。”秦枫说,“我的事,我还不能知道了?”
  林了很犹豫,秦枫又要上手。
  “行,交换情报,成吧!”林了踢了他一脚,“先说好了,你一定要保持冷静。”
  ……
  听了林了的话秦枫情绪没有太大波动,或者说,他觉得没有太大波动,就是心有点凉凉的,凉得他睡不着。
  不过该面对的早晚都要面对。
  “你睡了吗?”林了问。
  秦枫闭着眼睛没说话,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稳下来。
  “晚安。”
  小时候的事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秦枫之前只记着老妈经常带他出去玩,现在想起来,假期里,她总有一段时间是不在家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当时还是太小了,观察力不行,他居然一直没发现老妈不对劲。
  天快亮的时候,秦枫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林了梦到了发烧那天的事。
  夏正文进房间时林了紧张死了,一直在祈祷他不要注意到这个衣柜。
  夏正文很快出去了,林了听到他打开门又关上门的声音,以为他察觉到了有人来过,用力捂住嘴。
  但是男人很快离开了。
  “你真能睡。”林了刷了半本侦探小说,秦枫才打着哈欠醒过来。
  “你回忆一下,我们进房间的时候书房的门是开的还是关的?”
  “关着的。”秦枫很肯定,“我当年第一次进那套房子,书房的门就是关着的。”
  秦枫以为老妈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要交给他,把房间翻了个遍,什么也没找到。
  “只有书房的门是关着的,他当时打开了门,又关上了。”
  “你仔细回忆一下,开门和关门的时间间隔多久。”
  “就几秒钟,只够开关门吧,”林了说,“顶多看了一眼房里。”
  “要么是习惯- xing -地打开看看,要么是落下东西拉开的一瞬间又想起来了,或者确认里面的东西在不在,”秦枫问他,“ABC三个选项,选哪一个?”
  “想选C,”林了撑着下巴,“但是我去书房里翻了一遍,除了书没什么东西。”
  那些书他倒是没有一本一本翻来看。
  “线索会不会在某本书里!”林了想到某侦探小说的情节。
  秦枫自嘲地笑笑,“真那样我岂不是要发财了。”
 
  ☆、结束
 
  秦枫把最后一本书放回原位,他们已经把书柜里的书翻遍了,没有找到纸条之类的东西。
  林了:“会不会是需要破解的暗号?”
  “小说看多了吧,”秦枫在书房四处打量,“你太高估我妈的智商了。”
  林了贴着墙壁一个个的敲,“我去,怎么都是实心的啊。”
  “如果我妈真想把钱留给我,没必要费这么大功夫,”秦枫说。
  不知道住在附近的邻居都是什么时候搬来的,秦枫打算碰碰运气,按了对面那户的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老婆婆,看见秦枫警惕地问:“你要搞么斯?”
  “奶奶,我新搬来的,就住对面1203,”秦枫指指身后,“那里以前是不是发生过什么邪门儿的事啊?一百平的房子,那个叔叔八十万就卖给我爸妈了。”
  “八十万?这么便宜啊?”老婆婆非常懊恼,“他要卖怎么不找我呢?我孙子还在找新房过两年结婚呢!”
  “真没出过事啊?”秦枫不是很信。
  “我住这么久也没听说过啊,不过他们家年年搞装修,客厅还是这个样子。”老婆婆指着对面的客厅说,“每年抬砖头抬水泥上来,咚咚地吵死个人,都不知道修到哪里去了。”
  秦枫想了想,问道:“这边的房型都这样吗?书房那么一点小,我跟爸妈的东西都放不下。”
  “我们这边所有房型都是一样的,主卧最大,两个次卧小一点,你那书房次卧改的吧,实在不行你就把主卧改成书房嘛。”
  “这样啊,谢谢奶奶。”秦枫笑着替她关上门。
  林了等了半天不见秦枫回来,正要打电话,他领着一个提着工具包的大叔进了屋子。
  “书房比那边次卧小太多了。”秦枫说。
  林了一头雾水,“啊?怎么了?”
  秦枫让林了站到一边,跟大叔一起把书柜抬到一边。
  “就是这面墙。”
  大叔拿出工具,开始凿墙,墙挺厚的,过了很久才露出背后的棕色木板。
  “我们是不是把别人家给凿穿了啊!”林了惊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