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死亡笔记本 作者:原阙(9)

字体:[ ]

  他翻开空白页,在正中央写下了林了的名字,旁边是(笔记本,梦游?),又打了三个箭头,在上方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下方写上陈云虎(已死)。
  陈云虎确实已经死了,偶尔在烧烤店端个盘子都能听到有人谈论,隔壁晋城将云山的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听说那人是个大混混,家属至今都不肯去认尸。
  左边箭头指着徐紫薇,想了想,又在后面加上了(素描)。
  徐紫薇在艺锦学的就是美术,她的画好像还拿过奖。
  林了下午跟着肖子洋去看徐紫薇,晚上就发现了笔记本;徐紫薇来烧烤店找他,回来的路上他就发现了这幅画,这也太巧了。
  秦枫没什么艺术细胞,对画的评价也仅限于像不像,这个树林画得可以说是栩栩如生了,林了大概还做不到这一步。
  可能是对徐紫薇印象实在太差,秦枫只想把这个整蛊游戏往徐紫薇身上靠。
  他闭上眼,回忆着高一某天下班看到的那一幕。
  五个女生在群殴一个小学生,那孩子被连踢带踹滚到了角落,抱着头瑟瑟发抖。
  徐紫薇当时也在场,大概是怕被发现,她跟暴力现场隔着一段距离,举着手机饶有兴味地做直播。
  位置很偏,一般都没什么人来,经过的几个人也装瞎匆匆离开了。
  他掏出水杯,砸在了正要动手的一个女孩身上,那个女生吃痛的尖叫,身边的几个人都骂骂咧咧看了过来,看样子是想跟他动手,不过这时候他们之中的女老大开口了,给秦枫甩下了一句“以后千万别让我看见你”,带着几个女生走了。
  然后小孩告诉他,自己的姐姐偷了同桌的口红,所以自己要替姐姐受罚。
  同桌大概是那五个女的之一。
  直到现在秦枫看见徐紫薇,脑海里也只能浮现两个不太文明的字眼。
  林了的床突然晃了几下,秦枫警惕起来,有些人梦游时力气会比平时大好几倍,希望他可爱的小室友不是这样。
  林了翻了个身,在梦里打了个饱嗝,打着小呼噜接着睡了。
  隔了一会儿,林了又打了个嗝,比刚才那个还响。
  秦枫作恶心起,打开了录像。
 
  ☆、日常
 
  林了醒来就感觉脚部一阵麻痒,艰难地坐起身,发现秦枫以一种神奇的姿势趴在自己床上,手里还拿着手机,屏幕亮着,还在录像。
  他把录像关了,发现这手机电量已经告急了。隔着被子用脚踩秦枫的脸,“喂,醒醒啊,这个样子小心落枕。”
  秦枫迷迷糊糊睁开眼,慢吞吞爬起来,扭动着脖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你怎么跑我床上来了啊?”
  “嗯……围观睡美人行不行?”秦枫支支吾吾困得不行,又趴下去想接着睡,这会直接把林了的脚压抽筋了。
  林了疼得惊呼,秦枫被吵得不耐烦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这动静让林了老脸一红。
  “你丫哪是个学霸!”林了怒了,也一巴掌甩秦枫屁股上,“你就是个流氓!”
  “那我要谢谢你了,你不来给我当舍友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是个流氓。”
  秦枫一扭一扭的往前爬,在林了鄙视的眼神下占了他的床。
  “你干嘛不睡自己床?”林了按着脚掌的- xue -位,秦枫咸鱼似的弹了一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床帘隔着,不方便,”他打了个大哈欠,“借我睡会儿,今晚我就把床帘卸下来。”
  他眼底乌青一片,是真的困极了,林了没再跟他说话,把他脚上的拖鞋扯下来下了床。
  “那个老师其实不是被淹死的,他是发现妻子夜会情人,捉女干的时候被那对女干夫□□谋杀之后抛尸到河里的,”林了一进教室就看见一群人围着向依然,在听她讲育才鬼故事,“但是那个女干夫家里有关系,花钱打点了一下就把这件事盖住了。”
  林了一听就觉得不好,这鬼故事一般的开端,他还是不要继续听了,可是又忍不住凑了过去。
  “知道为什么学校后来要把教职工宿舍改造成学生宿舍吗?因为这个男老师死后魂魄依然徘徊在学校,等着找他老婆报仇。他老婆借着女干夫的关系上位成了副校长,”向依然压低声音,“所以才有了那个育才第二任副校长吊死在宿舍的传闻,她就死在那老师生前住的那间房里,尸体第二天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腐烂地不成样子了,就像已经死了大半个月一样。”
  “从此那间宿舍就开始闹鬼,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有人在里面备课,宿舍开着灯,窗户上也映- she -出人影,可是推开门,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人。”
  “第一个发现闹鬼的是一个老大爷,他当晚就被吓得心脏病发,死在了406门口,”向依然顿了顿,看向旁边一个戴眼镜的胖子,“406就是那个男老师生前住的宿舍号。”
  “现在都改造了,不能这么巧吧。”一个女生抹了一把冷汗,“依然你别吓我,我们四个住了一年多了也没事啊。”
  “张安安,你不是害怕了吧?”她身边的男生起哄,“要不要我们夜入女寝去保护你们啊。”
  林了站在他们后面,学委一不小心撞到他身上他也没感觉到。
  大早上的讲什么鬼故事啊……
  他几乎可以看到当时一片漆黑的教职工宿舍,只有一间房突兀的亮着灯,窗户上映出一个人影,他走到门口,听到里面的男人用低沉的嗓音念着课件,他轻轻推开了门。
  宿舍里没人,桌上摊着还没写好的教案,一盏油灯闪烁着,映衬着林了的影子一晃一晃,他转过身,看到斑驳的墙壁上映着两个人影。
  一个是他的,而另一个矮小的影子正慢慢向他靠近……
  “林了,林了?你们以前的高中有什么灵异事件吗?一起聊聊呀。”向依然一连叫了林了好几声,林了才看向她。
  “应该没有吧,十六中也没什么历史。”林了故作镇定的说。
  他有点想他的好舍友了。
  “我听说啊,十六中那块地,很早以前就是坟场。”向依然直勾勾盯着林了。
  林了笑笑,没有接话。
  比起向依然的表情,他比较害怕406是不是真闹鬼。
  “喂,林了,你去看看肖子洋,他一来就趴桌子上了,谁也不理。”向依然戳了戳林了。
  林了看了眼状似在补觉的同桌,“可能是没睡好吧。”
  “应该不是吧,我早上看见徐紫薇在校门口跟他说了什么,然后他就这样了,”向依然有点担心,“是不是失恋了啊?”
  “他还没恋吧……”
  “女生直觉很准的!”
  “你没睡好?”林了低声问肖子洋,“不是要赶超秦枫拿第一的吗?早上居然不看书啊。”
  秦枫两个字就像是戳到了肖子洋的神经,他腾地站起来,拽着林了就往厕所方向走。
  教室里的向依然目瞪口呆,随即反应过来,怕他们打起来,叫上了几个男生跟出去,却发现两人离开的方向已经没人了,男厕所也找不到人影。
  林了机智的拉着肖子洋来了高一的厕所,肖子洋的状态非常不好。
  原来是肖子洋上学路上遇到了徐紫薇,想跟她一起走,但是徐紫薇一反常态的疏远他,在他第三次试图找话题时就直接摊牌了。
  “徐紫薇彻底拒绝我了。”肖子洋抹了一把脸,居然是哭了,“她说她觉得只有秦枫配得上她,我- cao -他妈的秦枫!”
  林了皱眉,“配得上”这三个字让他十分反感。
  有人说秦枫,他下意识维护:“这跟秦枫有什么关系?”
  肖子洋崩溃道:“我现在心情不好骂一下怎么了?”
  林了也不想再刺激他,只能转移话题,“既然都被拒绝了,以后就别再想了,”拍了拍他的背,“中午请你吃好的。”
  “也是……”
  就这么无声的在厕所平息了一会儿情绪,肖子洋又开口了。
  “有一天我忘带公交卡,又没现金,是她替我刷的,那是我第一次遇见她,我记得那天阳光……”
  还以为要说什么雄心壮志,这一口文艺的调调让林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行了打住,了解了。”林了即使打断了这偶像剧一般的开场,毕竟肖子洋也不是男主,他充其量就是个领了饭盒的炮灰……
  “我是真的……这么多年第一次这么追一个女生。”肖子洋说着又叹了口气,“其实我知道她跟挺多男生关系都不错,一起写作业一起吃饭的都不少,我就是……唉。”
  “要是徐紫薇跟芙蓉姐姐换张脸,你再想象一下这个场景?”
  现在换肖子洋起鸡皮疙瘩了,他忍不住笑,“我去,你怎么这么能煞风景呢?”
  又感慨:“我原来这么肤浅的吗?”
  没等林了说话,他直接笑得抽抽了,好几个高一的一进厕所看到个傻大个扶着墙狂笑不止,都退了出去。
  “你们出去打架了啊?”进班后一个胖子凑过来。这是人跟肖子洋玩的很好,放学一起回家,叫张定远。
  “在学校打什么架?出去交流交流感情。”肖子洋哥俩好地搭着林了肩膀。
  在肖子洋宣布他以后一定不要做一个肤浅的人并且要超过秦枫拿第一后,全班笑疯了。
  反正吹牛皮不要钱,“期中考试走着瞧!”
  说是要吃顿好的,最后林了请肖子洋来食堂吃了顿十五块的竹筒饭。
  他占好位置,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是微信消息。
  确定了四周没有老师经过,他做贼似的把手机拿出来卡在腿间。
  秦枫:我要来食堂吃饭,帮忙占个座
  林了:OK
  收好手机,肖子洋也打好饭了,林了向他招手。
  手机又震了,还是连震三下。
  秦枫:我要坐你旁边
  秦枫:让那个谁坐对面去
  秦枫:乖,位置留给我,给你看好东西
  林了麻木地盯着那个“乖”,把手机放到自己旁边桌。
  肖子洋莫名其妙:“我都过来了你还放个手机在这干嘛?”
  “要不你坐对面去?”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