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三日凶宅+番外 作者:银雪鸭

字体:[ ]

=================
书名:三日凶宅
作者:银雪鸭
文案
因为一次拆迁,宋炎回到了曾经居住过十几年的老屋,没想到却在一口黑色的棺材中见到了死去三年的恋人。
不久后,他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
既然是死鬼老攻给他留的孩子,宋炎当然想要好好养着,可几个月后,他却在一场车祸中,卷入了名为“三日凶宅”的游戏中--
纪行风:我戴着面具呢,只要我不说,媳妇就认不出我
宋炎:嗯,你抱我腰,送我花,挤我床,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是谁!(>皿<)
 
游戏规则
1、每轮游戏玩家人数不定,其中随机选出一名隐藏身份的献祭者,玩家需在三日内找出献祭者
2、所有玩家进入凶宅后,都需扮演凶宅中的角色,行动举止要符合身份
3、不可无故攻无辜玩家,杀死无辜玩家者将受惩罚
毁容忠犬大佬攻x对外有点高冷对内一点也不的成长受
就是块在各种鬼宅中谈恋爱的休闲饼干
 
内容标签: 生子 恐怖 无限流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炎,纪行风 ┃ 配角: ┃ 其它: 
 
  ☆、前夜
 
  又是一年七月十二,兴许是因为- yin -天的缘故,天上的月亮呈现出一种淡红色。
  安平区的旧居民区中,嗞嗞作响的路灯照亮了掉皮水泥墙上,白色油漆写的“拆”字。盛夏里原本应该繁茂的法桐树,却落下了几片枯叶,像是烧焦的纸钱,毫无生机。
  干瘦的黑猫从废弃的垃圾桶中跳出,穿过空无一人的街道小巷,随意地钻进了一个漆黑的楼洞中。
  周遭实在太安静了,楼道中甚至能听到它爪垫踩在楼梯上的声音。
  可就在这时,黑猫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因为它发觉四楼防盗门的门缝中,居然透出了光。
  402室。
  一双干净修长的手,在这间狭窄老旧的民居中,点亮了一根蜡烛。
  宋炎借着微弱的烛光,沉默地看着这间他曾住过十几年的老屋,每一处他都熟悉,每一处都有着他的痕迹……也有那个人的痕迹。
  门口的红色地垫上,有着两双黑色的男士拖鞋,差不多的尺码,差不多的距离。
  再往里面走几步就到了客厅,黑色的玻璃茶几上蒙了厚厚的灰尘,靠近沙发的一角,还放着一只款式简单的电子手表。
  宋炎将那表捡起来,表带套在他的腕上却松松他,他将手表对着烛光看了一眼,果然在表带的一端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纪”字——是了,这是当年自己趴在那个人手臂上,替他写上的。
  宋炎有些不满足了,他想要看到更多与那个人有关的痕迹,于是他有些急切地按照记忆,想要打开电视机柜多拿几只蜡烛,可手触上抽屉的那一刻,他却停住了。
  那深棕色的抽屉上,贴了一张泛黄的小白纸,纸上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字迹。
  “小心,挤手。”
  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下来,是了,这个抽屉早就坏掉了,稍不注意拉开时就会猛地回缩。那时的他却常常记不得,隔三差五就被挤到,那个人只好心疼又无奈地在这里贴上了小纸条。
  更多的蜡烛还是被点燃了,一簇一簇的火光照亮了这间小小的屋子,将更多的痕迹,更多的回忆送回到宋炎的面前。
  三年了,这是他在那个人死后,第一次回到这间他们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小屋中。他一直逃避似的,让自己远离这里,远离与那个人有关的一切。他欺骗着自己,用这样的法子,将所有的痛苦与思念都死死的压在心底。直到今天收到了拆迁通知,他才如梦初醒般赶了回来。
  他舍不得这里,舍不得这里的回忆,还有回忆中的那个人。
  “纪行风……”宋炎终于忍不住,念着那个人的名字,颤抖地跪坐到了地上。
  他与纪行风的初识,是在一家孤儿院中,同样都是没有家的孩子,那时的宋炎瘦瘦小小还怕人,常常因为怯懦被人欺负。而纪行风呢,则是粗粗拉拉一大只,谁敢惹了他,他就上去跟人拼命,立志要把院里所有的孩子都收作小弟。
  可就是这样完全不同的两个孩子,却不知从何时起,有了交集。纪行风有了很多的小弟,但宋炎却成为了最为特殊的一个。
  特殊到当纪行风的亲生母亲终于找到他,要将他接走时,纪行风却不顾老大形象,第一次在所有人面前大哭大闹,只为了要将宋炎一起带走。
  还好,他成功了,几天后宋炎跟着他一起,被接到了这间当时还崭新的屋子中,有了一个家。
  此后的十几年中,他们一直生活在这里,一起上学,一起长大,一起挨过初三那一年,纪行风的母亲突然失踪后那段艰苦的日子。
  无论发生了什么,他们都不曾分开过,宋炎早已将纪行风当成了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那个人,承载了他最为重要的亲情,友情还有……爱情。
  从幼时的懵懂,到青春的迷茫,十八岁那年,他终于明白,自己喜欢上了纪行风。
  该不该将一切说出口呢?
  这个问题却并没有困扰他太久,因为就在高考结束之后,纪行风向他表白了。
  那本应是宋炎最为美好的回忆,在校园梧桐道下的光影中,抱住对方高大的身影,在骤然放松的惊喜中,被对方拥入怀中。
  直到今天,宋炎依旧记得那一日,纪行风平时肆意不羁的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意,轻轻地在他的唇上近乎虔诚的亲吻。
  他们计划着即将到来的假期,计划一次长长的旅行,计划着那天过后每一天的生活。
  可那个夏天还未曾过完,一切就彻底的结束了。
  旅行的客车穿过一段短短的过山隧道,只有短短十五秒的黑暗。
  十五秒前,还在他耳边轻声说笑的人,十五秒后却安静地倚在座椅上,还握着他的手,却再没了气息。
  心梗猝死,无论宋炎是如何的无法接受,这确实是他能得到的唯一的答案。
  纪行风永远的留在了那黑暗的十五秒中,连带宋炎,也再也没能走出去。
  宋炎闭紧了眼睛,将自己从那段回忆中抽出,可三年过去了,这么做却依旧是徒劳。
  他忘不了纪行风,无论多久过去,关于他的种种,宋炎一分一毫都忘不掉。
  “纪行风……“一遍又一遍,他念着那个即使在梦中出现,都会令他痛醒的名字。
  ”他死了。“
  就在这时,一个诡异而又冰冷的声音突然从宋炎的背后传来。
  宋炎连忙回头看去,背后只有烛光照耀下,昏暗不明的客厅,各种家具杂物在发霉的墙壁上投下了怪异的影子。
  ”他死了。“
  又是一声,却是从相反的方向传来,宋炎再次转头去看,可就在那一刹那,房间中所有的蜡烛突然全部熄灭了,他的眼前只剩下啊一片令人心慌的黑暗。
  ”谁!谁在那里!“宋炎的冷汗顺着额头留下,悲伤瞬间被恐惧掩盖,他大着胆子冲着声音的方向喊道。
  像是回应一般,黑暗中再次传来声音,却依旧是那句:“他死了。”
  宋炎一边站了起来,一边摸索着口袋中的打火机,想要再次点燃蜡烛。
  可那那打火机却怎么都打不出火来,紧接着第二个声音出现了,它又尖又细,仿佛要刮破宋炎的耳膜。
  “他死了。”那个不同的声音却说着同样的话。
  而后,第三个第四个声音陆续出现,它们潜伏在宋炎周边的黑暗中,像是带着最深的恶意与嘲弄,或大或小,或低或高,都在没有温度地重复着。
  “他死了。”
  “他死了。”
  “他死了。”
  宋炎颤抖着,铺天盖地的窒息感将他束缚其中,他不再尝试点燃蜡烛,而是凭借着记忆向房门的方向冲去。
  还好,门还能打开。
  转动门把手的那一刻,宋炎不禁心中一松,立刻毫不犹豫地推开了房门。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房门之外,并不是他熟悉的楼道,而是另一个密闭的房间。
  四面灰白的墙壁,极低地,几乎要压到宋炎头顶的天花板,房屋的正中,摆着一口巨大的黑色棺木。
  站在这样骇人的场景中,宋炎竟生出了一种麻木感,整个身体好似被- cao -纵了一半,踩过好似淤泥的地面,走到了那口黑色的棺木前。
  棺木没有封合,宋炎微微俯身,便看到了棺中人的面容。
  三年了,三年了未见了。
  宋炎慢慢地伸出手,抚上了棺木中,纪行风的眉眼。
  那个让他日夜思念的人,现在就这样冰凉的,没有任何生机的躺在这里,可仅仅是如此,却让宋炎忘记了一切的恐惧,只是满足于这一刻的相见。
  鬼使神差地,像是出于自愿又像是被- cao -纵一样,宋炎双手撑住了棺材的边缘,爬到了棺中,而后躺在了纪行风的身边。
  “砰--”一声巨响,不知何时出现的棺木重重地盖到了棺材上,宋炎再次陷入到黑暗中。
  这是要死了吗……宋炎的意识有些模糊了,他的手稍稍一动,便触碰到了纪行风冰凉的手。他突然放松了下来,这样死在纪行风的身边,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好。
  宋炎的意识继续模糊着,他握住了纪行风的手,准备安然地接受这样的结局。
  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纪行风的手居然动了一下,而后慢慢地反握住了他……
  第二天醒来时,宋炎发现自己正躺在老屋的床上,早晨的阳光照着空荡荡的屋子,一切平静而又正常。
  没有诡异的声音,没有巨大的棺木,甚至没有他昨晚点下的一地蜡烛。
  宋炎冷静地看着房屋中的一切,回忆着前夜发生的种种。
  他知道,这,不是一场梦。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预收文,十二月底开~
欢迎点进专栏收藏~
《嫁给太监去捉妖》
民国捉妖鬼小甜饼
预计十二月底开
伪末代太监真土豪攻x 哑巴小戏子受(嗓子后期会治疗)
叶鸽本是福月班的当红小戏子,无奈被人所害,生生毒哑了嗓子,名伶转眼变贱仆,日子过得惨兮兮。
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谁知他又开始撞鬼了!
镜中女尸,狐妖作嫁,夜半鬼戏……
叶小鸽被吓得翅膀一阵乱扑棱,最后啪叽,掉进了那位他惦记了许多年的谢三爷怀里。
三爷哪都好,会赚钱,会捉妖,最重要的是把他捧成了手心宝。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