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Hello,my angel. 作者:heart萌萌

字体:[ ]

=================
书名:Hello,my angel.
作者:heart萌萌
文案
二十年前,那个六岁的少年被送到美国,经历暗无天日的日子,两个少年相依为命;二十年后,一个个命案的发生,当接近真相的时候,他又该怎样面对?两个一起经历炼狱的少年,一个走上一条永远不能回头的道路,一个走上坚守正义的道路,寻找永远不会缺席的正义……在这条坚守正义的道路上,好在他并不孤单,那个人,闪耀着令人嫉妒的光芒,一次又一次将他从深渊里拯救,就像他的天使,于是他承诺,他的现在乃至将来,都是他的……来吧,快来入坑,甜甜的爱情哦,就算闹别扭也是甜甜的,更别说根本没有别扭呢,嘻嘻(?˙︶˙?)
 
内容标签: 甜文 悬疑推理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炀、莫宇 ┃ 配角:李成、张霞、丁小梅 ┃ 其它:Hello,myangle.Youaremyredemption.
 
 
  ☆、卷一
 
  sorry,you are my redemption. (抱歉,你是我的救赎.)
  卷一
  .(一)
  “老板,四个包子,两杯豆浆,谢谢。”喧杂的人群里,只有这一道声音清明而又令人舒服。
  “好嘞!来了!”老板扯着他的粗犷洪亮的声音,侧过身迅速抓了两个包子,又重新拿一个袋子,重抓两个包子,粗大的手便递了过来,“来,小宇,拿好了。”
  少年轻轻一笑,微含了下额头,接过包子和豆浆。
  老板很喜欢这个干净又清秀的少年,每天早上固定的早餐,似乎带的还有另外一个人的,老板猜测,一定是这小子的女朋友,不然怎么这么能坚持呢。
  少年一边啃着包子,一边看着手机,不紧不慢地走进市局的大门,完全没有听见门卫大爷的问候,门卫大爷反而笑了笑,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小子一开始工作就自动屏蔽外界了吧……”
  “莫先生,早。”资料员李成将头从资料堆里抬起来,听见这徐徐缓缓的脚步声,他就知道是莫大神来了。
  “嗯,早。”莫宇淡淡回应。目光扫视了办公室一圈,眉头不太愉快地轻蹙了下,无奈似的叹了口气。
  “顾队还没来…”李成捕捉到莫宇的表情,回复道。
  “嗯。”莫宇并不想多说话,又是极淡漠地回应。
  李成早已习惯这种对话方式,便又低下头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他听见莫宇的脚步声向老大的办公桌走去,很快,一声闷闷的撞击声便传过来,李成想,八成是可怜包子被撂在桌子上了。李成使劲憋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难受得慌忙跑进了卫生间大笑。
  莫宇:……
  办公室的成员很快就都到齐了,只差那个杀千刀的队长顾炀,莫宇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悦地抿着嘴唇。
  “怎么,莫大神,回去过了三天中秋,想我们顾队了?”情报员张霞调侃道。
  莫宇抬眼看了她一眼,没搭理她。怎知这位大龄女郎在内心怎样怎样脑补了。坐在张霞对面的刑侦队的可爱担当丁小梅内心亦是波涛汹涌,脸颊上不觉泛了点儿桃花红。
  “宝贝们,我来了~有没有想我啊?”伴随着声音走进来一位英俊的男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 xing -感。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的嘴唇,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
  鸦雀,无声……
  顾大队长看没人理他,尴尬地走到自己座位上,看到桌子上已经凉了的包子和豆浆,抬眼看了眼对面的人,嘴角竟不知觉地勾了起来。
  “扔了吧,凉了。”对面的人头都没抬,幽幽地说道。
  对他惜字如金的莫宇难得关心他,可把顾炀高兴了一把。“没事,还不算太凉,我还没吃呢!谢谢啦亲爱的!”
  莫宇……“你能去掉最后三个字吗?”
  “不能哦宝贝儿。”
  ……莫宇不打算和这个流氓继续下去,埋头看书去了。
  是,没有案子的市局公务员每天都过着咸鱼般的生活,悠哉悠哉,快快活活。不过也难得,顾炀回忆自己有好久没过过完整的中秋节了。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从刚刚李成接到电话后就要终止……
  “顾队,接到报案,南津街一市民称发现一具小女孩的尸体。”
  顾炀眉头一皱,“通知具体地址,重案小组的人立即到位!李成,你去找报案人了解案情,越详细越好,张霞,通知刑侦支队成员到达案发现场。”
  “收到!”
  坐在车上,顾炀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严峻表情,莫宇心里也有种不祥的预感。
  “宇,你怎么看?”
  莫宇只看了他一眼,没太计较称呼,“算算有多长时间没有发生过重案命案,这次的突发案件让我感到很不舒服,有点儿压抑。”
  “那但愿是你多想了.”顾炀顺便耍了个流氓,抬手捏了捏莫宇的肩膀
  到达案发现场,周围已经拉上了警戒线,外围站了一堆看热闹的、拍照的、录像的。顾炀看到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公民,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将人都轰走了,只留下报案的目击者,李成正拿着手册问话。顾炀揉了揉鼻子,案发现场有一股恶臭,但绝不是腐尸味儿,他环顾四周,发现是前方不远处的垃圾池发出的“亲切的”味道。
  法医于涛正蹲在地上检查尸体,顾炀走近看了看尸体,对于这样一个小女孩来说,简直是惨不忍睹。脖子上有捆绑的痕迹,身上有几处像是殴打的青紫伤痕,似乎还有旧伤,头发凌乱,似乎是被人拽过,小腿肚上有擦伤,似乎是被人在地上拖着走,顾炀可以想象到凶手是如何虐待一个小女孩……
  莫宇站在他身边,眼神沉静,突然开口说“凶手带着很强烈情绪犯案,作案手法一气呵成,排除第一次作案,立即命令调查近一个月的城市失踪人口。”
  “张霞!”顾炀这人唯一让莫宇很感动的地方就是对他的话绝对是信任的,不管什么情况。“去调查近一个月城市失踪人口。”
  “收到!”张霞答道,立刻回车上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于涛从地上站起来,叹了口气道“新伤旧伤都有,旧伤是近一年的,长达如此之久,不排除是家庭暴力因素,新伤判定是昨天夜里23到凌晨2点时间段不等,认为是凶手虐待过程……死亡时间为凌晨2:10,脖子上有明显的捆绑痕迹,但判定不是机械- xing -窒息,死者是…生生被折磨而死……”说到最后,于涛都不忍心说下去。
  顾炀舒了口气,压下心里窜上来的火,微薄的嘴唇都被他撇得变了形,他张了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关胛骨被自己咬的生疼,这时李成走过来,顾炀点头示意于涛可以离开,于涛便弯腰收拾了自己的勘检工具离开了。
  
 
  ☆、(二)
 
  .(二)
  “如何?”顾炀问走过来的李成
  “大爷说他早上出门时扔垃圾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女孩儿躺在那儿,他以为是谁家孩子没带钥匙睡在这儿呢,可是走近一看发现不对劲,便报了案。死者身份为永安小学的五年级一班学生张苗苗,父亲张龙在外喝酒赌博无所事事,有邻居反应有过家庭暴力事件,母亲沈玉春的事业也不太光彩……经常夜不归宿,昨天晚上正是因为她母亲没回家,留这孩子一个人在家……这孩子因为家庭因素跟学校的同学关系都很疏远,她班主任李伟峰可能是出于可怜倒是对她挺好。”
  "丁小梅,李成你们两个去张苗苗家了解情况,我与莫宇去永安小学。"顾炀刚转过身,便看到张霞- yin -沉着脸色走过来,开口道“老大,近一个月内城市失踪人口有四人,年龄都在11到12岁之间。张苗苗是最近的一次,也就是昨天晚上,其余三个分别为董小星,女,九月十一号失踪,徐明,男,九月十三,李亮,男,九月十四。目前无法了解到这四家人的联系和共同点,只知道,四个孩子都是永安小学的学生。”
  “十一,十三,十四,十五…凶手作案时间间隔越来越短,说明他已经处于极度亢奋阶段。犯罪心理学上将人的犯罪历程分为开始的尝试到尝试后的刺激紧张阶段,发展到最后的享受阶段,犯案手法逐步升级,因为他已经不满足于刚开始的不成熟阶段了……”莫宇眉头轻皱,脸色沉静,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似乎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顾炀看着这样的莫宇,便不禁想要了解他的过去,他只知道,这个人是美国加州大学犯罪心理学留学生,毕业后回国。他在六岁的时候就被父母送去美国,从此再没过问,回国后变得沉默寡言,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国内也没人知道他在美国经历过什么,也没权去多问。
  莫宇突然抬起头,“扩大搜索范围,一定还有三具尸体,我与顾炀先去永安小学找老师了解情况,你们就按顾炀说的办。”
  来到永安小学,孩子们还上着课,莫宇和顾炀通过门卫了解到张苗苗的班主任李伟峰的办公室位置,便一同前往。
  “我也很悲痛。这孩子家庭环境悲惨,我看她每个星期身上都会有新伤出现,问她怎么回事,她也闭口不言,我也拿她没办法,没想到…没想到就出了这种事情……”李伟峰脸上的表情很悲痛,他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眼神流露出懊悔自责的悲伤,可能是在责怪自己身为班主任没有保护好自己学生的过失。
  “你们班的董小星有多久没来上课?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莫宇突然转折话题,目光始终落在李伟峰的面部表情上,生怕错过一点儿蛛丝马迹。
  “董小星?她好久没来上课了,具体时间我也记不清,好像是中秋放假前一天。”李伟峰皱了皱眉头,回忆般说道。
  “那你知道隔壁班的徐明和李亮吗?”顾炀双臂交叉在胸前问道。
  “这两个孩子啊,跟我们班董小星和张苗苗的关系还不错,有时候会一起回家,或者出去玩儿…那两个孩子怎么了?”李伟峰说着说着就皱起了眉头,看向顾炀问
  “失踪。目前还在调查中。感谢您的配合。”顾炀对着李伟峰轻点了下头。莫宇成功捕捉到李伟峰在听到“失踪”两个字时脸上惊讶的表情。
  “没事没事,我倒希望警方早点儿破案,还这可怜的孩子一个公道。”李伟峰摆了摆手,似乎毫不在乎的样子。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