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超脑力事件簿 作者:木子弈诺

字体:[ ]

  超脑力事件簿by木子弈诺
  文案:
  众所周知,白谣书是个脑洞惊奇的奇葩,可不曾想他还具备柯南体质,聊天也能聊出尸体。呃,一次的话,可能是时运不济,可是,每次聊天都能聊出命案,这就……
  如果你的承受惊吓能力是一颗星,请看前两个故事:【缝隙里的树叶、被杀的人偶】
  如果你的承受惊吓能力是两颗星,请继续看第三个故事:【血染的手指】
  如果你的承受惊吓能力是三颗星,请看接下来的故事:【死亡博物馆、房间里的大象】
  好啦,如果你都看到这里了,那么不妨看看小白与学长的表白吧,这也将是本文的最后一个故事:【真相是真】
  标签:悬疑 正剧 现代 日常推理 诡异凶案
 
 
第一章 缝隙里的树叶(1)
  视野中的绿色已经分不出层次,透过树叶的斑驳的阳光亦成为了摧毁意志的魔头,偶尔有水滴从叶尖滑落,却无法滋润早已筋疲力尽的三人的心田。从上午八点到现在的下午三点,三人从开始的欢歌笑语逐渐沦落到连呼唤对方的名字都觉得疲惫。
  绿色,绿色,这可恶的绿色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是尽头?和子一边发泄般地拨开时不时就挡在面前的树枝,一边在脑海中将罪魁祸首抽打了几十遍。
  “啊!我走不动了!我不管了,哪怕你们告诉我这里有野兽出没,我也要在这儿休息。”说着,和子便作势要瘫在原地。
  “学妹,再坚持一下嘛,我敢肯定,我们很快就要走出这座山了。”走在前面的男生停下脚步转过身,堆着满脸笑意打包票。没错,他就是和子眼中的罪魁祸首,奈何他完全没有给可爱的学妹带来困扰的愧疚感,反而将身为学长的厚脸皮功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没好气地送给他一个白眼儿,和子倚靠着树干,“学长,同样的话你已经讲了十几遍了,可我们还被困在山里。”回忆起当初天真地相信学长的自己,和子觉得她就是这个世上的头号傻瓜。
  “一次,再相信我一次。”
  “才不要,你在我这里的信誉度为零了。”
  “啊,还好不是负值。”
  “你的关注点不对吧?”
  “其实,休息一会儿也挺好的。”
  这边的两个人吵得正欢,原本走在最后面的小白慢悠悠地走过,一派淡然,彻底无视了浑身散发怨气的和子与嬉皮笑脸的学长。
  “小白,你还走啊?休息一会儿吧。”丢下和子,学长反手拽住小白的手腕,同时抬起胳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几乎是不作停歇地走了七个小时的山路,纵然体力如学长这般强悍,也是熬不住了。
  明显比学长纤瘦的小白站定身子,指着前方平静道:“那里有个小房子,我认为在那儿休息会好一些。”
  房子?在这深山老林里居然还会有房子?莫不是海市蜃楼吧?等等,森林里会出现海市蜃楼吗?抱着这种想法的学长与和子装模作样地眺望,目之所及只有层层叠叠的绿色。二人对视一眼,幽幽叹气。
  “学长,你都把小白累傻了。”
  “小白,我对不起你……”戏精上身的学长猛地抱住小白,故作夸张地自我谴责,顺便将脸上的汗都蹭到了小白的衬衫上。
  嫌弃地推开他,小白维持着表面的淡定,“房子就在前面,你们不去的话,我不勉强。”
  低下头看了看连一块平坦地方都没有的地面,又在感受到脖颈处传来瘙痒时拍死一只小虫后,和子起身跟上了小白。比起学长,小白的可信度更高一些,况且,房屋对她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这种时候,别说是房屋,哪怕给她个石阶也好,至少能坐下来歇歇脚,舒展早已僵硬肿胀的四肢。
  见小白与和子继续前进,学长觉得自己没理由脱离队伍,便也迈开步子。当一座小小的房子出现在他眼前时,学长真想在小白那张与名字很相称的脸上亲几口。与他不切实际的心思相比,和子的反应则实际得多,她直接坐在了房屋前面的空地上,满脸幸福地伸着懒腰。
  房子是非常普通的小房子,仅有一扇门、一扇窗,且门窗在同一侧,其余三面均是墙壁。门是随处可见的老式防盗门,窗户也是平常的推拉式玻璃窗。如果忽略掉屋顶乱生的杂草与墙壁的破败,这会是一个很好的休息场所,当然,即便它如此刻般破烂不堪,也阻止不了它成为三人的落脚点。房屋看上去似乎荒废已久,但门窗都是锁着的,学长便义正言辞表示不能擅自闯入,三人只得在外面席地而坐。狼吞虎咽地吃了面包之后,大家总算恢复些体力,和子的好奇之心油然而生,上前透过窗子向屋内张望。此时的她早已忘记了要狠狠抱怨学长一番的打算,反而对这间屋子格外好奇起来。
  “小白,你来看看,这里有一片叶子。”
  不待小白回答,学长就边嚼着薯片边说道:“叶子有什么好稀奇的?这里到处都是树,没叶子才奇怪吧。”
  “我想……”小白转过头,看了看站在窗子旁的和子,“她指的是那片被夹在窗户缝隙里的叶子。”
  “有什么不一样?还不都是树叶?”
  “当然不一样!”和子抓着学长的胳膊将他拽到窗户边,“这片叶子是新鲜的。”
  顺着和子手指的方向,学长看到了那片夹在玻璃窗与窗框缝隙中的树叶,翠绿翠绿的,仅有一半露在外面。
  “所以呢?”他还是没明白和子在奇怪些什么。
  “学长,我们之前尝试着打开窗户的,你忘了吗?可窗户明明是从里面上锁的状态,这片叶子又是如何被夹在这里的呢?”
  “诶?经你这么一说,是挺奇怪的。不如我们讨论一番吧,反正也要在这里休息一段时间,找点事情做才更有乐趣。”
  “好呀!我同意。”
  “小白……”
  对上那二人别有深意的目光,小白无奈地撕开一袋薯片。其实,他并不想在这里停留太久,毕竟时间不早了,若是不能赶在太阳落山前走出树林,他们便只能在山里过夜了。想到自己在浓烈的夜色中不停拍打蚊虫的情景,小白感到不寒而栗。只是,对于学长与和子这两个人,他又太过熟悉,只要是那二人感兴趣的问题,不得出个满意的结论,他们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综合考虑了各种因素,小白决定,在吃掉一袋薯片的时间内解决问题。
  “好吧,树叶之谜,现在开始。”
  “真是个没品味的名字。”学长忍不住吐槽。
  “名字不重要,谜底才是关键。”将小白也拽到窗户旁,和子的双眸染上兴奋,“说说看吧。”
  “很明显,树叶只能是在窗户打开的情况下掉下来,又在窗户被关上后才能形成眼下的情况。另外,这片叶子掉落的时间应该是在不久之前,否则它会枯黄的。”
  “什么嘛,我还以为是多震惊的说法呢。小白,你不会是在搪塞我吧?”
  “当然不会。”说这句话时,小白有些心虚,但他仍保持着严肃认真的表情,“你们有想过这个问题吗?窗户为什么被打开,又为什么被关上,做这件事情的人是谁?”
  抓了抓头发,学长嘟囔道:“这明明是三个问题。”
  眨着眼睛略作思考,和子忽然模仿课堂上举手发言的样子,“我知道了!”
 
 
第二章 缝隙里的树叶(2)
  “做这件事情的人肯定是房子的主人,因为只有房子的主人才拥有钥匙。那个人出于某种原因回到这里,用钥匙开门进屋后打开了窗子,又在离开前关上了窗户,树叶就是在那期间掉下来被夹住的。”
  仿佛是认同和子的说法一般点点头,小白送进嘴里一片薯片,“好,解谜活动圆满结束。”
  “真是敷衍。”学长捶胸顿足。
  “太敷衍了。”和子痛心疾首。
  知道不会这样轻易地糊弄过去,小白坦然面对二人的指责。“好吧,你们觉得我哪里敷衍了?”
  “整体!”和子比了个夸张的手势,“这间屋子无论怎么看都是被荒废许久的,既然如此,房屋主人为什么要回来?还有,他回来为什么要开窗户,又为什么要关窗户?我刚才的解释根本就是漏洞百出,你竟然不指出来!”
  明知是漏洞百出的解释却还要说出来,从某种意义上讲,和子真是个神奇的人。当然,从这方面说的话,与和子交好的小白与学长也有特别之处。
  “房屋主人回来或许是要搬运东西。你们看,屋子里还剩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学长隔着玻璃指着房间中仅剩下的两件东西。
  虽然房间的面积不算大,但如今只有一张摆在墙角的床与横在床尾的桌子,仍显得屋子很空旷。床上没有被子与枕头等用品,空余硬邦邦的床板,床脚之间隐约可见几个蜘蛛网,明显是长时间无人使用。桌子被放置在床尾与墙壁之间,不与任何一面墙平行,在这座规整的长方形建筑里显得不甚和谐。不过,考虑到房子是被废弃的,这一点不和谐似乎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我觉得,不会是房屋主人回来搬运东西。”对于学长的猜测,小白给予了否定。
  “为什么?”
  “因为这座房子显然被废弃了很久,若是搬运家具等物品,应该在决定搬家时便统统搬走,不会刻意留下东西等到现在才搬。”
  “不见得是现在才搬运的吧?也可能是半个月前。哎,半个月可不是准确的数字,算是一段时间的代表。”
  “不可能。”和子用一种极其怜悯的眼神看着学长,“你忘记了我们讨论的前提。那片夹在窗户缝隙里面的树叶还非常具有生命力,应该是掉下来不长时间,这与你的假说相矛盾。”
  “哦。”自己好像确实忘记了树叶的事情,可明明树叶的事情才是重点。“但那也不能排除房屋主人回来取东西的可能啊。说不定他是个记忆力超级差的人,搬走很久之后才记起还有东西被遗忘在这儿,比如桌子的抽屉里,时隔许久回来取也是有可能的。”
  见学长还是不死心地坚持这个观点,小白认真地泼了桶冷水。“房屋主人回来取东西这个猜测无法解释树叶的问题。树叶若是要呈现现在这种状态,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窗户被打开过;第二,窗户在树叶掉落后被关上了。假设窗户的开始状态是关闭的,按照学长的假设,房屋主人在来到这里后打开了窗户,并在离开前又关上了窗户。你们不觉得这个行为很不符合常理吗?房屋主人只是要取个东西而已,有必要折腾窗子吗?他大可以找到东西后直接离开,无需在意其他,毕竟他已经不再使用这间屋子了。所以,我认为,窗户被人动过,则一定是因为那个人有必须要动窗户的原因。”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