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超真实桌游 作者:恺撒月(中)

字体:[ ]

  虽然定价昂贵,但开盘时依然卖得十分火爆。因为位置靠近有“临川硅谷”之称的临川第一软件园,所以大多数业主都从事IT行业。
  在前几年的新产业上升期,码农们得到了最好的机会,在第一软件园里,月薪数万的程序员比比皆是。如果业务能力过硬,逐年升职加薪,甚至有不少人达到年薪百万,一跃而成为都市新贵。程序员俨然成了仿佛能够通往财务自由之路的梦幻职业。
  也因此即使是定位成“中产阶级高品质生活方式”的枫丹白露小镇这样均价八百万的公寓房,也被一帮码农们抢购了大半。
  当然随着最近两年互联网泡沫破裂,IT行业大量裁员,科技新贵们的风头都成了过去式。
  根据游戏设定,他们现在所在的时间是2032年5月13日,但科技程度跟当前现实差不多,可以认为是完全基于现实水准的。
  当然这个所谓的“临川市”在现实的地图中是找不到的,是一个彻底架空的虚拟世界。
  安歌再往后翻,看见一份新闻报道的打印件。
  2030年11月7日,枫丹白露五栋一楼的住户失火,由于种种不需要在这里赘述的消防缺陷,最后导致整栋楼起火,酿成了惊人的惨案。
  因为是凌晨三点多发生的火灾,大多数人都在沉睡,造成了最严重的后果——整栋楼除了因为加班、出差、或是住校、旅游之类原因没有回来的几名住户之外,竟然无一得以逃生。
  最后消防人员从烧成废墟的楼房里找到了整整七十三具尸体,绝大多数已经烧焦,现场恐怖得像是地狱,连久在火场工作的老资格消防员都受不了刺激,事后心理出现了问题。
  幸存者起诉建筑集团、物业之类后续- cao -作和本次委托无关。
  重点在于火灾后第七天,也就是俗称头七的日子,有附近的住户声称见到了本该死于火灾的邻居。
  据说傍晚的时候,有个家住六栋,姓刘的老太太饭后散步时碰到了一起跳广场舞的姐妹,一时没反应过来,还跟老姐妹打招呼:“穿这么少不冷吗?这是要去哪儿呢?”
  而另外一个老太太冷冷地回答:“太热了,回家去。”
  刘老太太见老姐妹不怎么搭理她,只顾着往回家的方向走,还在犯嘀咕:怎么这态度啊,我又没得罪她。继而又想:不对啊,她怎么只穿了保暖内衣,还脏兮兮的,好像还没穿鞋?这都快入冬了,北方气候寒冷,哪里热了?
  再回头看看老姐妹回家的方向,被临时搭建的板墙隔开的黑色废墟映入了眼中。
  反应过来的刘老太太捂着胸口一声惊叫:“鬼……鬼啊!!”
  当时就不行了,还好及时送到医院抢救了回来。
  翼仔估计也看到这里了,轻轻捶着桌子憋笑。
  有人倒是肆无忌惮地笑了出来,“写报告的是个人才,灵异事件写得跟搞笑段子似的。”
  被游戏设计者知道大概不会觉得高兴吧……毕竟这是个以吓人为己任的恐怖灵异游戏。
  而类似的“头七回魂夜”的目击报告,不知真假,有十多起,有个自媒体饶有兴致地统计后写了篇点击率颇高的文章。
  自那之后,闹鬼的传闻就时有发生。什么晚上加班回去遇到死去的同事跟自己讨论今天的bug啊;什么孩子同上一个幼儿园的妈妈半夜在窗外哭着说什么老公出轨也就算了竟然还没抢到月巴克的猫爪杯啊;什么老太太抱怨媳妇不孝顺儿子还偏心媳妇啊……
  安歌正打算翻过这些细节描写的时候,翼仔突然凑了过来,小声问:“Clay哥,猫爪杯和我哪个重要?”
  安歌面不改色:“你。”实际上他是狗派的,对猫和粉红色都无感。
  不过翼仔还是喜笑颜开地回去继续翻资料了。
  安歌有点不明白这男孩到底对于两个人的关系是怎么想的了,但是又着实问不出口,索- xing -保持现状,也继续翻资料。
  这件事之所以记载在资料里,是因为,枫丹白露小镇,是郑富豪的集团搞的项目。
  由于流言尘嚣日上,五栋附近的住户有能力的都纷纷搬走,房价更是受包括流言在内的各种影响大跌特跌,非但剩下的房子卖不出去了,原本看好的枫丹白露二期建设计划也跟着受阻。
  而王宝麟正是这时候被郑荣添委任为项目总监,负责拯救枫丹白露计划的。郑富豪这么做,显然是希望私生子可以借此建立威信,为将来继承家业打基础。
  当然,他肯定也不会指望一个三十出头无所事事的男人突然间拥有力挽狂澜的商业才能,所以另外派了几个集团中坚力量的管理人员协助他。
  说白了就是诸葛军师带着蜀国大将们打江山,王阿斗(实际上应该是郑阿斗)只需要做做样子就行了。
  然而王阿斗……不对王宝麟却对工作展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或许是突然开窍想要证明自己吧,并没有当甩手掌柜,反而经常亲临枫丹白露考察,甚至不怕流言鬼影,多次靠近五栋。
  有人要求提供当天的监控录像,工作人员就拿来在液晶墙播放。
  五栋烧毁后,监控系统也没有重建,所以距离五栋最近的摄像头也在百米开外的花园小道旁。他们只能看见王宝麟穿着一身黑衬衣黑西装出现在镜头里,顺着蜿蜒的碎石小道走向五栋。
  当他走出镜头后,就再也没有任何镜头捕捉到他的身影了。
  安歌看着王宝麟的背影,突然问:“有没有别的资料,拍到他正面的?”
  工作人员点点头,又重新放映出一段视频,王宝麟西装革履,去除了吊儿郎当的表情,神色严肃,倒是有点一表人才的模样了。
  难得的是他手里还拿着束白色花束,应该是打算祭奠死难者的,可见他心思细腻、考虑周全,令人刮目相看。
  但是安歌不知道在想什么,又让工作人员暂停播放,盯着王宝麟的正面照沉思,“能不能将那束花放大一点?”
  工作人员于是接着按照要求- cao -作。
  其他玩家们留意到安歌的行为,也开始将关注点转移到屏幕。
  当花束被放大在屏幕上时,就有个男人先开口了:“奇怪,祭奠死者他不带白菊花,这个倒像是……玫瑰吧?”
  一个女孩子纠正:“是牡丹,白色的牡丹。”
  第二个女孩子开口:“屏幕有色差,不太像白色,估计是香槟色的。”
  所以问题来了。
  王宝麟是不知道规矩随意买了束花,还是另外有什么明确的、目前还没被发现的意图?
  侦探们议论纷纷,翼仔也摸着下巴思考:“我的话多半会挑自己喜欢的花,千篇一律白菊花多无聊啊。”
  安歌就顺口问:“哦?你喜欢什么花?”
  翼仔:“向日葵,Clay哥呢?”
  安歌就默默记下了,“不知道……没想过这个问题,我对花也没研究。不过,我认为王宝麟首先不是随便买的花。你看他衣着十分郑重,就是参加葬礼的装扮,黑衣黑裤黑鞋,连领带都是黑色的。他平时衣着更偏好明艳色系,所以这一身服装就是奔着祭奠死者去的。既然衣着这么认真,不可能偏偏选花束的时候糊弄过去。”
  至于是选自己喜欢的,还是别的原因呢……
  安歌正在考虑,翼仔又说:“他这么重视的样子,又不像是作秀啊……要不也不会一个人也不带就自己单独去祭奠。我觉得吧……会不会是五栋死者中有他认识的人?”
  直觉神兽再度展现出威力,翼仔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侦探们露出或是恍然大悟,或是果然如此,或是扑克脸的表情,纷纷转头看向他。
  而被众人行注目礼的翼仔则习惯- xing -地露出了社交达人的迷人微笑,矜持地点了下头,显得格外风度翩翩,魅力四- she -。
 
 
第074章 走廊里的- yin -影
  资料就这么多了, 在场的三十二位“名侦探”经过短暂讨论,纷纷站起身来往外走,各自施展手段调查去了。
  先前讨论牡丹花的两个女孩子特意绕到安歌和翼仔身边, 对他们粲然一笑, 还抛了个媚眼, 这才手拉手地走了。
  翼仔:“你这个蓝颜祸水!”
  安歌:“还学会先发制人了是吧?”
  翼仔一脸无辜纯良笑。
  接着他们也离开了会议室, 在走廊跟仙仙碰面。
  仙仙仍然难掩惊讶, 看起来不像是装的, 但是这个问题现在不方便讨论,她也只是说:“真巧啊。”
  安歌点点头,“既然都碰上了,那就一起行动吧,互相多个照应。”
  翼仔附和, 仙仙也同意了。
  走出来才发现, 他们开会的地方就是枫丹白露小镇的售楼部。这是位于小区大门附近的一座办公楼,同时兼做物业总部。
  翼仔最先迈出玻璃大门,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两点的样子,阳光灿烂, 大楼两旁的花坛里五颜六色的鲜花争奇斗艳, 的确是鲜花海洋的五月。
  男孩畅快伸了个懒腰, “好的,那我们出发,去五栋吧!”
  安歌看着他,似笑非笑不说话。
  翼仔露出沮丧神色:“啊?还是不去吗?”
  安歌说:“逗你的, 走吧。”
  仙仙皱着眉,看起来有点踌躇:“是不是应该先调查一下其他地方?比如王宝麟的情史之类,这种人一脸桃花相,身边女人绝对不会少。要我说,多半就是始乱终弃胡搞瞎搞,渣太多遇到报应了。”
  翼仔:“你猜测归猜测,干嘛老瞪我啊?”
  仙仙哼了一声扭过头不说话了。
  安歌打开文件袋里的地图,浏览了一遍:“在外面调查不到什么情报了,想知道更多就只能进去。而且……我估计进去后,不解决事件是出不来的,所以我们需要先补给。”
  三个人都背着背包,装一些放不进包裹的行李,也有点吃的。不过安歌认为谨慎起见,至少每个人得带个三五天的食物和水,尤其是水,带越多越好。
  三人到了小区硕果仅存的小超市里补给,翼仔就听话地买大桶水。不过仙仙想不通,就问了:“为什么啊?”
  安歌:“毕竟是火灾后的现场,水能克火,说不定能用上。”
  仙仙:居然就这么简单粗暴的思维方式吗……
  不过她还是接受了安歌的建议,去拎了最大的桶扔进包裹中。同一个物品可以在包裹中叠加到20,所以他们每个人买了20桶五加仑矿泉水。
  凑巧有几个玩家也在超市补给,听见安歌的提议,于是也跟风买水,反正也不贵。店员们不得不一次次从仓库里搬水出来,并且对于这些侦探们买那么多水却能轻松出门的怪异行为视而不见。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