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和死神躲猫猫[无限]/皮系玩家躲猫猫[无限]+番外 作者:西羚墨(

字体:[ ]

善如流地撕面包屑去喂鱼,看到鱼汇聚的越来越多,好奇地蹲下身子,用手去触碰水面,想去摸小鱼。
  然而她的手在刚触碰到水面,就开始慢慢融化了。
  冰雪女皇似乎并没有痛觉,只是很伤心的立刻收回手:“呀我的食指断了。”
  简温冷静道:“没事,我给你接上。”
  他伸出手掌接了一捧雪花,然后让冰雪女皇伸出手,用雪敷在断掉的手指上,重新捏住一根手指的形状。
  “你看,长出来了,待会冻上就好了。”
  冰雪女皇眨眨眼,突然对着简温捏出来的新手指吹了一口气,冷气吹得手指立刻冻住了,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冰手指。
  “有疤。”冰雪女皇伸出食指,给简温看本体手 指和刚接上的手指之间的细细疤痕。
  简温一抬头,从冰雪女皇头上的花环里摘下一朵花,用花- jing -绕成一枚戒指。
  “尊敬的陛下,请容许我为您戴上这枚象征智慧与美貌的戒指。”
  小女孩被简温的甜言蜜语哄得笑个不停,开心的伸出手,仍由简温给她在食指上戴上那枚花环戒指,戒指刚好遮住了细细疤痕。
  “你真好。”冰雪女皇喜不自胜地抚摸着手上的花戒指,突然道,“我听说求婚才是送戒指,你刚刚是向我求婚了吗?”
  简温:说好的不谙世事呢,怎么知道这个人类常识的?
  “不是哦,”简温努力说的委婉,“戴无名指才是求婚,我对你是单纯的赞美。”
  “好吧。”冰雪女皇突然有些失望,喜滋滋的神色一收,没意思地转身,“喂鱼吧。”
  看到冰雪女皇的态度,简温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玩弄女孩子感情的渣男。
  冰雪女皇似乎没在意了,自顾自的撕面包喂鱼,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简温只好也继续喂鱼,撕了一条条的牛肉干,丢到小河里喂鱼。
  烤肉对有些鱼的吸引力比面包更大,鱼群疯狂地抢夺起来。
  就在此时,鱼群突然翻起了白肚皮,一个个漂浮在水面上不动了。
  冰雪女皇手指刚刚接好,现在又去踩雷,伸手在鱼群一动不动的肚皮上戳了戳:“它们怎么了?”
  简温面不改色:“小鱼吃太饱,睡着了。”
  心里却了如明镜。
  果然,食物里有毒,鱼都被毒死了。
  简温抬头看看天色,今天晚上镇长会再来,恐怕送食物是假,看他有没有被毒死才是真。
  看到了镇长的真面目,还知道了献祭的真相,镇长不会放过他。
  简温扔掉烤肉,拿起手帕擦干净手指,对冰雪女皇说道:“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冰雪女皇眼前一亮,恢复了笑容:“什么游戏?”
  “游泳。”简温道,“我们跳河,在河里游泳,可以带你去外面玩。”
  “真的吗?”冰雪女皇不疑有他,开心的玩着手里的用冰雪凝固的弹珠,不经意般抱怨道,“我想离开很久了,可是外面好多坏人。山下那个凶女人好讨厌,看到我还用火烧我。”
  简温心念一动。
  山下的人是送奶人穆娅阿姨一家,还有那个玩家。他们放火烧冰雪女皇,逼着她留在雪山不能下山,有什么目的?
  简温看向刚才扔掉的烤肉,昨晚刚到他手上时烤肉还是温热的,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固然有镇长包裹的严严实实保温的效果,但如果真是从镇子坐船到山脚下,再从山脚下上山,烤肉早就冷了。
  所以,镇长是刚从山脚下的穆娅阿姨那里拿来的烤肉。
  简温记得,镇子里夜晚有恐怖的活尸守夜人,一般夜晚没有活动直接睡觉。如果不是知道镇长要做什么,穆娅阿姨一家会那么凑巧的大半夜玩烧烤吗?
  这只是个粗略的猜测,具体得需要他去山下查看再说,他还记得穆娅阿姨家里还藏着一个男玩家。
  对上那个不知深浅、还明显怀有恶意的男玩家,简温需要从长计议。
  “我们不从山下离开,从水里离开,从这条河下山去镇子上,我就可以带你出去了。”此时简温的心态有所转变。他不再是想着利用她带走她,而是真心想带她去看外面的世界。
  冰雪女皇是无辜的,如曾经的鲛人俞白鹭一样,她天- xing -单纯,像孩童一样贪玩,却被别有用心的人困在雪山上,当成了背锅侠。可冰雪女皇对此一无所知。
  如果哪天镇子里的矛盾爆发,简温甚至怀疑镇长会把冰雪女皇推出去顶包,她本就怕火,还那么相信镇长,若是落得俞白鹭那般被囚禁被啖肉食血的下场,她可能还没法复活。
  冰雪女皇犹豫了:“我在水里会融化。”
  “上岸之后可以再凝固吗?”
  “可以,只要我让天上下雪,我就可以再凝固起来!”冰雪女皇对手指,小心翼翼道,“不过我怕火,有火我就彻底灰飞烟灭了。”
  “放心。”简温又是好一番哄劝,拿出了鲛人鱼鳞变大,这鲛人鱼鳞在水中可以充当游泳圈,他本身会游泳,但是冰河里的水太冷,会消耗热量,有游泳圈在更保险。
  鱼鳞到了冰雪皇后手上开心的玩了一下午,到了晚上,天刚刚黑下来,简温特意跟门口的冰尸们告别一番,才带着冰雪女皇到了河边,“走!”
  然后拿着鱼鳞,往冰河里一跳!
  冰凉刺骨的河水顿时冻得简温一个哆嗦,鲛人鱼鳞自动贴到他的腹部,然后有一种强大的浮力,像漂浮板一样把他稳稳地托在了水面上。
  简温试着在水里潜水,扎猛子,发现鱼鳞还让他可以像鱼一样在水下自由呼吸,潜水也不是问题!
  简温感动了:“俞白鹭真是个好同志!”
  岸上冰雪女皇并没有跳河,她歪着脑袋左右打量简温,简温疑惑,以为她要临阵反悔:“没事啊,你跳啊。”
  冰雪女皇点点头,然后朝着他跳了过来!
  “等等,你会砸死我的——”
  话音未落,他就看到冰雪女皇在空中越变越小,越变越小,最后变得只有他巴掌大小时,刚好落到他的头顶上,厚厚的卷毛还可以给她当被子盖。
  简温:还没秃头就已经感受到了头皮凉飕飕的心酸感。
  冰雪女皇满足的在他的卷毛里蹭了蹭:“哇,毛茸茸,好舒服!”
  简温心情诡异,从来都是人类撸毛发出这种感叹,没想到有一天非人类撸他发出这种感叹。
  他脑海里突然想到了霍晟,没穿衣服的霍晟,满身大汉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娇羞的在他头上蹭了蹭:“哇,毛茸茸,好舒服!”
  咦惹
  简温恶寒地甩甩头,朝着前方挥动双臂游走。
  从山下往山下,顺势游泳不算太累,黑夜给了他最好的掩护色,简温一路畅通无堵地抵达山脚时,正好遇到镇长
 
 
第77章 拇指雪人
  穆娅阿姨的家是一栋二层的乡村式小楼房, 外面用一圈白色栅栏圈了个小院子,楼房左右搭着封闭式的牛棚, 隐隐约约传来奶牛的哞哞声。
  深夜时分, 穆娅阿姨楼房门口的灯火无比醒目, 还有院子里的一声声的“嗷呜”“嗷呜”,耳熟的简温难以忘记。
  “咦, 镇长妈妈怎么跟坏人在一起?”简温耳边传来冰雪女皇声如蚊蚋的细小声音。变小之后,冰雪女皇的声音也变得细细小小, 如果简温不用心听都会听不到。
  简温也看到了镇长, 就站在小楼门口。
  穆娅阿姨把哈士奇套好,从哈士奇们对她听话的态度可以看出,这是穆娅阿姨自己家的狗。
  镇长坐上了雪橇, 穆娅阿姨递给她一个巨大的包裹, 两人亲密的交谈几句后,镇长架着雪橇朝着雪山上离去, 今晚镇长注定要在雪山上扑个空, 他们得趁着镇长回来之前先了解这里的情况。
  有那群狗在, 警觉- xing -太强,他没法掩盖自己的行踪,迟早被发现, 特意等镇长先离开。
  镇长离开后, 简温也没有立刻上岸, 等着穆娅阿姨关门进屋, 灯火熄灭了好久, 才上岸。
  上岸后,简温担心穆娅阿姨家里还留了看门的狗,没有立刻进去,在河岸上找了一块石头,冲着穆娅阿姨的窗户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清响,人没动静,倒是奶牛被惊动的哞哞叫。
  “好玩!”冰雪女皇被简温的做法弄得很惊喜,小手一挥,河水受到她手的吸引力朝空中卷过来,她凝空一点,河水变成了冰柱,把她指挥着也砸向了窗户。
  拇指大的小人一边砸冰块,一边兴奋地喊:“大坏人,打她!打她!”
  简温:突然感觉自己做了不好的示范,把好好的小女孩带坏了。
  “走,我们去做坏事。”
  简温表示,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好人容易被欺负,好妖怪还被人类利用,他带冰雪女皇做坏事是腹黑教育,帮她深入了解人- xing -。
  没错,绝对不是自己玩兴大发!
  “好!”冰雪女皇兴奋极了,挥舞着小拳头,“冰冻她!让她用火烧我!”
  “你很喜欢冰冻人?”简温闻言一顿,“门口那些男孩,就是你说的骑士,你为什么要把他们冻住?”
  简温跟冰雪女皇相处后,发现她根本不是弑杀的人,心- xing -上就是一个爱玩臭美的小女孩,可能对死亡都没什么了解,如果说她故意杀人,怎么都不像她的作风。
  可那些冰尸很明显是冰雪女皇才能做到的杰作,那她是为什么要把尸体冰冻起来?
  还有镇上的那些死者,玩家,当地镇民,他们的死又跟冰雪女皇有什么关系?
  “因为他们死了。”冰雪女皇声音低落,答案让简温很意外。
  “我知道是死了,不是睡着了,镇长妈妈骗我说只是睡着了,我知道她是安慰我。”
  简温愣了愣:“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哼。”冰雪女皇傲娇的哼了一声,“镇长妈妈送来的那些大人也是死了,我的小哥哥们也死了,一样的一动不动,我怎么会不知道。”
  “镇长送去?是不是成年男人?”
  “什么成年男人?就是一群长得好丑的男人,我才不要他们当我骑士。”小女孩捧着脸,两眼冒红心,“我就喜欢好看的小哥哥~”
  简温:果然是个小女孩。
  那他被选中献祭,果然是因为脸好看吗?
  简温在心里得瑟起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