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电竞小狼狗[电竞] 作者:玲珑玉岚

字体:[ ]

  《电竞小狼狗[电竞]》作者:玲珑玉岚
  文案
  天天撩对象的电竞大佬骚话受×天天被撩外凶内软纯情忠犬攻
  无脑恋爱文,甜度+++++
  一年前,池暮在俱乐部发现一个挺合眼缘的男粉丝,后来发现男粉丝是隔壁PUBG的青训生。
  在役六年,池暮自认为矜矜业业,恪尽职守,不吸烟不喝酒不睡粉。
  池暮:嗯,不睡。我不【哔——】他,他【哔——】我也可以。
  一年后,受命运眷顾,跌落神坛的池暮再次与心尖上的少年重逢。
  当着大家的面——
  池暮(绅士一笑):我和季闫就是同个战队的队友关系,你们别瞎想。
  实际背地里——
  池暮: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和季闫有一腿……对,是他向我告的白。
  狗粮吃到撑的众人(咆哮):??并没有人想知道是谁告的白谢谢!
  *
  池暮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喜欢的人会是个内心脆弱又敏感的大男孩。
  现在遇见了,就只想把他捧在掌心里宠着。
  宠一辈子,谁都碰不得。
  【阅读须知】
  *季闫攻×池暮受,不要站反了_(:з」∠)_
  *《英雄联盟》电竞文,有关赛事的部分全是作者瞎扯,大家看文图个乐就行,切勿上纲上线,感谢支持!
  内容标签: 强强 竞技 游戏网游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暮,季闫 ┃ 配角:→接档文:《转学后我和校渣组了CP》 ┃ 其它:
 
 
第1章 
  早上十点,金鑫网吧门口。
  一名穿着廉价白T恤、跻着拖鞋、头发乱翘胡子拉渣,浑身上下不修边幅的青年慢腾腾从里面走出来,打量一下位置,然后十分敷衍地把一张绿底红字海报往门上贴。
  路边清理街道的环卫阿姨好奇地探头张望,以为这是什么“降价大酬宾”、“跳楼大甩卖”的广告。
  池暮完成任务,往旁边一站,找了个照不到太阳的位置,从裤兜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
  摸完身上每个口袋,发现打火机离奇失踪。他睡眼惺忪的眼睛这才有了点焦距,露出烦躁的表情。
  与此同时,环卫阿姨也看见了海报上的几个大字:
  LOL战队招募,圆你电子竞技梦!
  “啥玩意儿?战队?电子克技又是什么?”
  环卫阿姨离得远,看字只看半截。
  池暮叼着烟,懒洋洋地回答:“不是克,是电子竞技,打游戏的。”他顿了顿,“战队,就是一群打游戏的。”
  环卫阿姨:“嗷,闹了半天就是打游戏啊?这还有志青年呢?不是阿姨说,你们这帮小孩,年纪轻轻,不好好学习,成天就知道玩电脑。我家小孩也这样,这才刚四年级就五百多度大近视了,你说说以后可怎么办呐……”
  池暮站在门口,有一耳朵听一耳朵,也不反驳。太阳从头顶的遮阳蓬落下,金灿灿的光芒就在他眼前不到半寸距离。树叶细细沙沙,暖风捋起他额前的碎发,露出少年漂亮清秀的眉眼。
  “……他爸妈工作忙,就我一个人带孩子,我吧,得出来工作,还得给小的买菜做饭洗衣服,你说我容不容易?”也许难得有个人肯听她说话,环卫阿姨喋喋不休地倒着苦水。
  池暮站得腿有点麻。
  他们这些网瘾少年,长久坐在电脑桌前,昼夜颠倒,废寝忘食,与运动绝缘,一个个都是身体亚健康。
  就说今天,能见到十点的太阳,对池暮来说已经算非常久违。
  “你在外面干嘛呢?不就贴张海报,还把人贴没了……我去,你这贴的什么玩意儿?”
  老金从里面走出来,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门上歪歪扭扭皱皱巴巴的海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从哪个垃圾桶捡出来的废纸。
  老金全名金鑫,二十四岁,大学刚毕业就出来自己开了一家网吧,虽然规模不大,但生意还算过得去。
  池暮抬眼:“有打火机么?”
  老金下意识从口袋摸出打火机给他,直到闻见烟味,才反应过来:“你别给我转移话题。”
  “阿姨,丑么?”池暮抬眼问了一句,“这张海报。”
  环卫阿姨诚实地说:“是不太好看。”
  池暮扭头对老金道:“听见了?基因摆在那,跟贴得怎么样没关系。”
  老金:“……”
  他“嘶”了一声,歪头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真有这么丑?我觉得还行啊。”
  池暮沉默片刻:“老金,工作再忙,也要找个时间照顾自己。”
  老金有点没反应过来,怎么聊着聊着,话题就突然转到他身上去了?直到池暮下一句话补上,他才知道这混蛋是在挤兑自己。
  池暮:“有空的话,去医院看看眼睛吧。”
  “滚犊子。”老金也不生气,笑骂了一句,说道,“行吧,那我等会儿再去挑一张重新打印——不过你刚才站在门口干嘛呢?和阿姨聊天?”
  池暮抽完烟,把烟蒂扔进垃圾桶,懒洋洋一笑:“我?给你当代言人呢。”
  老金:“你算哪门子代言人……”他说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等等,你说真的?”
  池暮已经告别环卫阿姨往里走了,打了个哈欠,问道:“什么真的?”
  “代言人啊!”老金眼睛都亮了,“虽然我们这地方小,但有你这尊大佛在,还怕没有人来报名?”
  “……”
  他深深体会到什么叫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并暗暗发誓下次没睡醒前绝不胡乱说话。
  “滚,我拒绝。”池暮走到自己的专属机位坐下。
  “别呀!我让你来我战队你不乐意,当教练你也拒绝,这个代言人你再推辞就说不过去了啊!”正好现在网吧没事,老金拉开他旁边的座位,试图打持久战,“你就洗个脸,吹个头,然后换身好看的衣服,什么都不用干,往门口一站就行!池总,咱不能白瞎了你这张脸啊,是不是?”
  “不去。”
  池暮戴上耳机,打开英雄联盟客户端,输入账号密码。
  “你昨天通宵了吧?还不去睡觉?别等会儿在我网吧搞个社会新闻出来……”老金看着他眼下的乌青,啰嗦道。
  “知道了,打完这把就去睡。”他昨天刚接了一个小学生的号,今天要帮他打上铂金。
  游戏登录的瞬间,耳机里频繁响起系统提示音,右侧好友界面跳出四五十条未读消息。
  池暮一愣,顺手点开一个。
  【在吗,你手机打不通,上线记得回我消息。】
  【你疯了?!你真的要退役?】
  【你实话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走?】
  ……
  【池暮,你真是混蛋。】
  最后一条的发送时间已经是一年前。
  池暮看着这些消息,蓦然反应过来,自己上错号了。
  他暗暗叹了口气,心道果然是一晚没睡的后遗症,刚才竟然无意识输入了以前的账号密码。
  老金自然也看见了这些消息,他余光扫过池暮沉静的侧脸,很识趣地没出声。
  “老金。”池暮突然开口,从口袋里拿出五块钱塞给他,“去帮我买奶茶,加珍珠去冰。”
  老金捏着皱巴巴的纸钞,忍不住道:“……你拿五块钱只能买到阿萨姆。”
  “先欠着。”池暮说,“等小老板把尾款付了就给你。”
  老金无言以对,只好认命地去当跑腿了。
  等他走后,池暮这才移动鼠标,点开好友信息一个个看了过去。
  大约是有人发现他在线,池暮的号上又多出一条最新信息。
  【FOREVER:Dusk?】
  【FOREVER:是你吗??】
  池暮盯着屏幕看了良久,最终还是回复了。
  【Dusk:是我。】
  【FOREVER:我的天!真的是你!!你在哪?我们能见面聊吗?】
  【Dusk:不能。】
  【FOREVER:……】
  【FOREVER:好吧,那就在这里聊也可以。】
  对方说要聊,但打完这句话后,那边就忽然没了声音。
  池暮坐在电脑前等待,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静。
  很久之后,那边才发来一条信息。
  【FOREVER:你还回来吗?】
  池暮想过对方会质问他埋怨他,却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只问了这一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直到出门买奶茶的老金回来,池暮才回过神来,关闭了游戏客户端。
  “哎,才五月份,这鬼天气就这么热,出去一趟都快融化了。”老金热得脑门出汗,把奶茶递给池暮。
  池暮接过,说了声谢。
  老金抽了纸巾擦汗,一边偷看池暮的脸色,感觉并无异样,这才松了口气。
  “对了,我下午出去一趟。要是我外甥来了,你帮我招待着点。”
  池暮吸了一口奶茶,问:“你外甥要来?打PUBG那个?”
  “对,说是战队合约到期了打算回家。”老金说,“听我妈的意思,是想让他在这边念大学,所以让我帮着安顿一下。”
  电竞的最佳年龄是在16至25岁,这个时期人的反应较其他时期迅速,注意力也更加集中,所以通常打职业的选手年纪都不大,甚至可能是高中生。
  老金的这个外甥就是高中没念完去打的职业,据说还是个游戏天才,半个月就打上了国服前十。
  当然天不天才也是老金自己吹的,他对自己这个外甥又爱又怕,天天在池暮耳边开表彰大会,但实际上根本不敢和他多说两句话,每次和外甥通电话的时候,都乖得跟只耗子似的。
  池暮:“所以你是打算在外面躲一躲?”
  老金叫道:“怎么可能?我今天晚上好不容易约到一位WTS前官方裁判吃饭……”
  许是怕池暮不信,老金叹了口气,又开启了回忆模式:“其实我上学的时候就想自己搞个战队了,但你懂吧,那会儿一没钱二没时间,况且家里人也反对……哎,别的什么我也不敢想,就这次的WTS电子竞技锦标赛能拿个好成绩的话,也算不辜负自己的青春了。”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