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负罪ABO+番外 作者:阿娇

字体:[ ]

  《负罪ABO》作者:阿娇
  文案
  ABO/自杀/揣崽/抑郁症/重生/追妻火葬场
  【十二月应当是很冷的,没开空调的屋子里比外面还要冷,我坐在浴室的地上手里拿着刀在满是刀疤的手腕上划下了重重的一刀,我是要下地狱的,听说自杀的人会有大罪孽,何况是我这样带着孩子的自杀的。】
  江言酌x阮誉清
  AO恋,不换攻,真的不换攻,再问自杀,会火葬场,结局heeee。
  真的不换攻不换攻不换攻,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攻渣且不洗白,会火葬场的,火会比较旺,觉得火不够旺欢迎来一起添柴火。
  觉得写的不好,不喜欢看的,ky来指点江山的,不用特意告诉我,因为我没有强迫你看,您安安静静的走就好了。
  哪里写的有错的,评论告诉我会修改的,有好的建议会听取的,最后爱你们??(????????????)??
 
 
第1章 
  【江氏集团的独子江言酌今日与燕氏集团的小儿子燕宵举行订婚仪式,到场的宾客纷纷送上祝福,称这对AO夫妻无论从家庭颜值各方面都十分的般配,据悉一向和江氏集团交好的阮家并没有出席订婚宴……】
  这是一个复式楼层,一个个情侣物品,看的出来这里曾经生活过两个小情侣,空无一人的客厅只有电视机发出声音,仔细听的话能听到楼上的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一个大着肚子的年轻男- xing -Omega坐在地上,他面目俊秀好看的有点过分,轮廓十分柔和,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是个极其美丽的Omega。
  但是这个美丽的Omega此时左手垂在浴缸里,眼神空洞,左手的手臂上遍布着各种深深浅浅的刀疤,刚刚划的手腕正在汹涌的喷洒鲜血,浴缸里水顺着浴缸口留了下来,染红了这个Omega右手里紧紧攥着的请帖……
  ——
  阮誉清一睁开眼头脑就是一阵眩晕,他明明自杀了,手腕的伤口那么大,不可能来的及救,也不可能有人去救他。
  可是,为什么他没死。
  阮誉清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是一个陌生的房间,卧室很大很空,除了一张床以外什么都没有。
  阮誉清从床上下来,赤脚站在地毯上,一时竟也有些无措。
  慢半拍的抬起自己的左手来看,光滑细腻,和阮誉清没有得抑郁症之前是一样的白皙无暇,阮誉清像是不敢相信,又摸了摸肚子,平坦一片,没有怀孕,没有宝宝。
  阮誉清像是受到了惊吓,脚步急促的走到卧室的浴室门口。
  突然停了下来。
  其实现在阮誉清的脑袋很乱,有一些朦胧奇怪的想法,但是又马上自我否决了,可是否决了之后,一切又都说不通了。
  阮誉清手有些抖,大概过了几秒他打开了浴室,径直的走到镜子面前,然后呆呆的站着不动。
  镜子里这个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脸是谁?
  不是阮誉清,他长得比镜子里的人还要俊秀一点,镜子里的脸看起来比较可爱?圆圆的杏仁眼睛,粉嘟嘟的嘴巴,即使不做表情看起来也很人畜无害,很好相处的样子。
  不像他一样。
  阮誉清以前一直是孤独的,周围的人都觉得他冷漠不爱说话,说他摆架子摆脸色,其实他只是不会表达而已。
  镜子里人和阮誉清以前的样貌有七分神似,像是阮誉清翻版?可爱的翻版?毕竟阮誉清看起来没有这么好相处。
  阮誉清在镜子面前看了大概有五分钟,也没有接受这个事实。
  他没有死,重生在一个和他长得有点像的小可爱身上,可是他们不是都说自杀的人都是有罪的吗?是要下地狱的,何况他自杀的时候怀着孕,宝宝七个月了没有alpha爸爸的信息素安抚他长得比别的宝宝慢,也比别的宝宝能闹。
  阮誉清有想过为了宝宝好好活着,好好治疗抑郁症,每次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都摸摸肚子,感觉到宝宝存在然后继续撑下去。
  阮誉清以为他可以撑到生下宝宝,直到12月5号江言酌订婚,阮誉清只觉得他的世界瞬间崩塌,他再也欺骗不了自己了,他的alpha要娶别的Omega,他的宝宝即使出生了也没有alpha爸爸的疼爱陪伴,一生只能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而他阮誉清只会丢尽了阮家的脸,成为圈子里笑话。
  阮誉清开始打量这个屋子,看的出来屋子之前的主人经济条件应该很好,这是一个复式跃层在二环的黄金位置。
  在屋子里转了两圈,找到了身份证和一些日记本,获得了一些基本信息。
  魏微,23岁,男- xing -Omega,父母双亡,是个孤儿,本该贫苦的一生,却因为外貌出挑意外被星探发掘做了明星,算是小有名气,演过几部戏赚了一点钱,也吸了一些粉丝。
  当然有名气的同时也会伴随着黑粉的出现。
  魏微的身世老是被黑粉拿出来说事,说他克父母克亲人,不然怎么一个亲人都没有,说他高中毕业没文化,因为他没有背景,长得又好看,从出道就一直有人传他被包养,这也是他吞安眠药自杀的原因。
  魏微由于童年的经历,心理承受能力一直不强,本来就自卑,后来只在人前保持笑脸,没有工作的时候就把自己关在屋里。
  他23岁了,身边却没有一个朋友。
  阮誉清和魏微还是有相似的地方的,两个毫无关系的人各自被抑郁症折磨着挣扎着,他们都不想活。
  阮誉清从来不觉得活着有什么好,可是他已经死过一次了,看着这具身体自杀的理由,只觉得没必要,现在再看看自己的自杀,也觉得可笑,他的死只会让他的父母难过而已,对江言酌造不成任何伤害。
  无父无母的好处这个时候就体现了,阮誉清不用担忧怎么和魏微的亲人相处而不露馅,但是他永远也无法去给自己的父母养老了,他是家中独子,不知道他父母知道他去世的消息了吗?可能不会。
  半年前 因为江言酌的事和家里大吵了一架,父亲一怒之下让他想清楚之后再回家,之后便狠心不联系他,让他冷静下来。
  谁也想不到那是他和父母最后一次见面,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好儿子,从来没有为年迈的父母分忧,总是让他们担心,让他们失望。
  阮誉清朋友很少,关系好的那几个都不在国内,他因为抑郁症的愈发严重基本上隔离了社会,他想可能真的不会有人知道他已经死了。
  他会在那间小小的空间里腐烂,没有人知道。
  而江言酌会松一口气,因为“麻烦”没了,再也没有人能阻止他和真爱在一起,而他阮誉清只是江言酌和真爱在一起之前的替代品。
  一朵破败的玫瑰花。
  作者有话说:
  没人看就随便写写,有人看就多更点。佛系写文
 
 
第2章 
  毫无疑问阮誉清是爱着江言酌的,直到他生命流逝的最后一刻他都是爱着江言酌的,但是他现在不是阮誉清了,他现在是魏微,对江言酌的爱在阮誉清停止生命的那一刻终结了,而身为魏微的他只有止不住的狠意。
  江言酌也曾爱过他的。
  他们俩是青梅竹马,小时候父母也曾开玩笑说要给他俩订娃娃亲,江言酌从小学到大学陪在他身边的都是阮誉清,江言酌第一次追人是阮誉清在旁边帮忙,第一次**,是阮誉清给他买的抑制剂,第一次失恋也是阮誉清陪他喝酒。
  和初恋分手后,阮誉清问他,言酌哥哥我可以和你在一起吗?江言酌点了点头,于是他俩就在一起了。
  没有那些童话故事中美好的开始,江言酌和他在一起仅仅是因为他和燕宵分手了。
  刚在一起的时候,江言酌也没怎么习惯把阮誉清当做男朋友,在他眼里阮誉清始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是他最好的——朋友。
  但是在一起五年,阮誉清潜入了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履行着男朋友的义务,体贴又不惹人烦。即使是块木头也会有了感情,何况他不是。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如果燕宵不回来的话。
  燕宵是江言酌的初恋,跟阮誉清不同,他是个多情有趣的Omega,阮誉清知道江言酌忘不掉他,可是他们在一起五年了,他看着江言酌的心一点点被他融化,心里一点点开始有他的时候,他的言酌哥哥跟他提了分手。
  说起来有些可笑,五年的感情比不上和燕宵在一起的三个月,这就是爱与不爱吧。
  如果燕宵没有回来,明年年底他们就会订婚,然后再过半年他们就会结婚,这个日子是阮家和江家商量出来的,他们会在维特斯岛上结婚,婚礼上的花全部选用玫瑰花,阮誉清会挽着江言酌的手在亲友的见证下完成婚礼,然后去欧洲度蜜月,这是曾经他们俩一起决定的,那个时候江言酌对他还是有一点爱的。
  现在想到这些,阮誉清只觉得自己可笑。
  燕宵回来一个星期不到,江言酌就提出了分手,比阮誉清想象中还要快,他说清清对不起,我忘不掉他,你很好,我们在一起五年我对你不是没有感情的,可是那个人是燕宵,他回到了我面前我没办法拒绝他。
  于是分手的第六个月后,他们就订婚了,而阮誉清在那一天没有气息。
  ——
  阮誉清之后睡了一觉,意外的睡得很香,醒来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的,睁开眼看着陌生的环境,一瞬间陷入迷茫,不过没有迷茫太久,不过几秒钟他就反应了过来,起身下楼开门。
  “我的小祖宗啊,你怎么才起来,快点的!《前路》剧组今天有个活动,跟你说过了很重要,你怎么就给忘了!”面前这个男- xing -beta从一开门就直接边推着阮誉清边说。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应该是魏微的经纪人张文进,乍听起来听个女名,不过据他说父母本来以为是个女孩儿想起名叫文静,没想到是个男孩儿,又懒得想名字了,索- xing -改成进了。
  魏微的日记本上经常说道他,因为他是为数不多对魏微好的人。
  “老子废了多大的口舌才为你争到一个男三的角色,你别看这个角色戏不是很多,但是人设讨喜,等播出后你又能再上一阶段。”张文进把魏微推到卧室,“你快点把衣服换了,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虽然咱现在也有点人气,但是还不到耍大牌的时候!你这个房子,还有几十年的贷款!现在还是挣钱重要!”
  张文进什么都好,就是话太多,爱碎碎念,阮誉清嘴里喊着知道了知道了,也无法堵住张文进的嘴。
  “我当初就劝你别买这么好的房子,你非是不听,你现在又不是大红大紫,每个月拼了命的跑通告还完贷款买你那么衣服也剩不了几个钱。”因为阮誉清要换衣服,张文进隔着门继续说道。
  “是啊是啊,文进哥要不你借我点钱,我这个月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你接济点我吃饭吧,我都好几顿没吃了。”阮誉清一边换衣服,一边随声附和着张文进。
  “又没钱了?我跟你说了几次了,让你就这一点钱,别看见什么都买,我说你怎么看起来又瘦了,每次跟你说什么都不听。”张文进声音突然提高了起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