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一个人的喘息+番外 作者:二麻

字体:[ ]

    
他老做些艳丽的梦
梦里,他睁不开眼
扼制住喉、手被束缚
双腿交缠
身体被,狠狠进入
只剩喘息
一个人的喘息
醒来却手腕淤青
他装了监控
惊愕发现,那不是梦
那是看似一个人的情|事
但是那不是,他知道
 
1.
 
  常安又做梦了。
  
  梦里他快要呼吸不出来,嗓子被什么东西遏制住了,只能发出短暂、急促的呼吸声。
  
  他躺在自己公寓的小床上。浑身赤裸。
  
  他怎么也睁不开自己的眼睛,头脑昏昏沉沉的,偶尔恍惚生出的一丝清明,让他察觉自己现在一丝不挂。皮肤接触到冰冷的空气,拂过身上的毛孔,然后像是要钻进身体里面去一样,像是在抚摸着他。
  
  但是那遏制住喉咙的东西,分明像是一张骨节分明的有力的手掌。
  
  让他不至于惊慌失措发出惊恐的吼叫声。
  
  他在梦里忍不住颤抖,但是却不是因为惊吓的,而是因为身上太过于让人沉迷的快感。
  
  他感觉双腿被人拨弄开来,手臂像是灌注了铅,沉重无比,怎么也抬不起来。他只能毫无抵抗力的躺在床上,下身的器官毫无隐蔽的暴露出来,让他羞耻极了,即使在睡梦中。
  
  那地方的东西让他像是- yin -沟里的老鼠那样见不得光,见不得太阳。
  
  长安是个双儿。
  
  可能正是因为如此,他被有缘无分的父母丢在孤儿院的门口,在大雪天里,好像感受到被遗弃的孤独,嚎啕大哭。但是却没有人回头,没有人将他抱起。长安像是自己幻想出来这段记忆一样。
  
  就像现在,他仿佛也自己在幻想。
  
  有冰凉的感觉顺着腿部的内侧蜿蜒而上,轻飘飘的抚摸而过,然后像是吮吸一般,他听见让人羞赧的声音。屋子里面一片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那样微不可闻的亲吻着皮肤的声音,你瞬间放大了无数倍,争先恐后的钻进他的耳朵里。
  
  常安发出低低的呼息的声音,那是羞耻袭来的惊呼。
  
  他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发热,薄汗从皮肤中一点一点的漫溢出来,和冰凉的空气接触,然后变成细小的汗珠,不能察觉。
  
  他侧着头想要避开,他不想听。
  
  但是呢,抑制住喉咙的双手,感受到他的躲避,强势地将他的头拧过来。真正的。她的眼皮微微颤抖,努力的想要睁开。却怎么也睁不开。
  
  那冰冷的触感抚摸上自己的下体,那脆生生的家伙缓缓的站立起来。一抖一抖的,可怜极了。
  
  长安的身体一抖,双腿无力的想要合起来,膝盖微曲,脚后跟扯动着身下的床单褶皱起来。
  
  他想要发出声音制止,张开的嘴却发不出什么声音。
  
  只有他自己的喘息,一生又一生,稍显急促,却突然的一阵顿住。
  
  有东西伸进去了。
  
  长安惊恐地感觉到,他闭着眼睛,上半身在忍不住的颤抖。膝盖微曲的更加厉害了,使得身下的床单使劲拧着。他在挣脱,他想努力的挣脱。
  
  喉咙里面的声音使劲的想要发出来,确只有几声含糊不清的嘤咛,从他的嘴里生出,随后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回响,艳丽,又色|情。
  
  那东西抚摸着,缓缓地朝里面探去,异物入侵的感觉异常明显,他想要合拢自己的双腿,双膝却怎么也碰不到一块儿,反而让床单随着自己扭曲的动作越来越皱。
  
  嘴巴里面也有东西伸进来了。
  
  常安微小的喘息声也被吞灭,像是另外一个人的亲吻。不住地夺取他的气息,他嘴里的液体。又用力舔舐他的上颚,在他还没有来得及吸进新鲜的空气的时候,更加用力的被掠夺。 
  
  常安快要窒息,快感从身体里面生出来,满溢到四肢里面。手脚更加无力,头脑混沌不堪。
  
  恍惚间,身下被突然地进入。
  
  长安惊愕地扬起自己的头颅,暴露出最为脆弱的脖颈,他发出尖锐的一声叫声,却半路上被堵回了喉,哑了声。眼皮颤抖得更加厉害了,有泪水蜿蜒着从眼角而下,流进耳边的碎发里。
  
  常安最后挣扎着,抬起自己的腰,他想要往后退,他想要摆脱掉。
  
  像是一条脱水的鱼,还在顽固地挣扎。
  
  但是却突然又被按了下来。
  
  脸颊边的泪水仿佛被吻了去,留下- shi -漉漉的冰凉的触感。
  
  但是身上却被重物压着,下身被狠狠地进入,不留情地,带动他的身体。床单沾了汗,拧得不成样子,被子被他踢在一旁,床上一片混乱。
  
  常安的喘息一下,又一下。刚开始是拒绝的呼声,随着那身上重物的侵入,一下又一下,不能拒绝,往身体深处而去,恶意地探索,勾着他要沉沦。
  
  慢慢地,他忍不住不可抗拒的本能,身子得了趣,快感从新席卷而来,从身体的最深处。
  
  脖子被压住,他无力地张着嘴,随着那插|入的动作,身体忍不住抽搐,小腹一阵收紧,更加用力地狡紧了那脆弱的内壁,收缩着,像是吞咽,像是挽留,像是饥渴。
  
  像是放|荡。
  
  常安一声一声地喘,身体臣服于欲|望,收紧,然后被更加凶猛地侵犯。越来越深,越来越用力,朝着那敏感的地方去。
  
  忽地,常安从鼻息里面发出一声气音,喉咙收紧,下巴被钳制,口舌合不上,津|液从嘴角流出,顺着脖颈而下,滑到锁骨处。
  
  只有常安,常安在闭着眼,仰着头,嘴合不上了,张腿屈膝,身体微微颤动。
  
  脆弱的地方被肆意地掠夺,他却毫无抵抗之力,跟着沉沦。
  
  不住的喘息,只有喘息声。
  
  不,不对。
  
  长安在心里模糊地告诉自己,还有人,还有别人。
  
  还有自己身上的男人。
  
  似乎还夹杂有那人喘息的声音。
  
  冰凉的气息喷发在自己的脸颊上,像是被初冬的寒风轻吻着,后腰被掌握,轻轻地拂拭而过。
  
  痒,他忍不住颤抖。
  
  但是下一秒又被撞击得迎来更加厉害的颤抖,和抽搐着不能忽视的酸胀感。
  
  下巴上的手掌好像松了力,下一秒大腿根却被用力把持住,右腿张得更开,接着一阵快速的顶弄,常安,常安无意识地迎合。
  
  快|感在积聚着,最后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常安皱着眉,张着嘴,呼吸停顿,身体却用力地狡紧,小腹酸软,下身泥泞,有- shi -热的液体喷发出来。
  
  冰冷的气息转至耳畔,钻进耳朵,像是在取笑。
  
  常安听不见,只有微微发痒。他自己的小家伙还在吐着液体,他急不可耐想要去安抚,但是手腕无力,他难受地挺着胯,急切地想要释放。
  
  但是身子在那热液的- shi -润之下,更加顺利了异物的- chou -插。
  
  凶狠着,在绞紧的小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使劲地重新攻陷。
  
  常安却更加敏感,身子被再一次破开,他低声喘,快|感像是刺激,躲不过,他只能更加收紧。
  
  撞击杂乱无章,敏感点被一下一下触动,在常安的泪水漫- shi -自己的耳后的时候,在他忍不住低吟的时候,那异物却停了下来,有凉丝丝的不属于自己的液体灌注自己的体内,常安打了个哆嗦,泪水不断地落。
  
  有手掐住他的腰,让他被迫承受着,容纳着。
  
  那液体释放在身体里面,常安的胸膛又是一阵急剧的起伏,他自己的小家伙也颤巍巍地吐出液体来,好像在刻意讨好。
  
  释放过后的常安没了力气,汗水浸- shi -了自己额上稍长的头发,他歪着头靠在枕头上喘。
  
  随后呼吸越来越缓,越来越轻。
  
  直到他陷入沉睡。
  
  满身- shi -汗,下身泥泞。
  
  在昏暗的房间里,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
  
  被子盖上了他的身子,冰凉的空气环绕,他呼吸着,再没了任何的意识。
 
2.
  
  冬天少有的太阳穿过窗,斜斜地照- she -进背- yin -的房间一缕,给掉灰的墙面添加了一份亮眼的色彩,却丝毫没有暖意。房间- yin -冷渗人,快要发过来把阳光吞灭。
  
  那阳光被陈旧的水泥阳台折断,随后微弱又不起眼地照在他摆放在地上的小薄荷上,像是在匍匐。
  
  常安呆愣愣地看着那盆薄荷,坐在自己的小床上发着呆。
  
  他该去上班了,他的意识里这么告诉他。
  
  但是他却怎么也没有动作。
  
  晚上的梦让常安害臊了好久,像是真的一样。
  
  他的- xing -意识并不多,只是在孤儿院的时候,被周围的小孩子排挤嘲笑,他才模模糊糊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与众不同的,是异样的。
  
  八岁的那年,他被领养出去过一段时间,那对夫妻知道他的情况,却仍然还是接受了他,但是他们彼此的家庭,却怎么也不接受这样一个畸形的、可怕的孩子。
  
  常安听见过,在那个自己刚去的小小的房间里,他躲在门后面,扒在门框上,听见年老长辈的声音,尖锐地骂着怪物。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