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学霸竹马总撩我 作者:阿姑不弃坑

字体:[ ]

  书名:学霸竹马总撩我
  作者:阿姑不弃坑
  文案
  骆北不爱上学,偏偏曾经的邻居竹马是个学霸。
  他印象中的邻居小胖墩在久别重逢后成了学校里的校草?
  学霸温柔体贴善良大方……各种标签贴在了学霸的身上。
  没事,反正和他没关系。
  直到学霸竹马住进了他的家里。
  祁南:“放心,我会督促骆北好好学习的!”
  骆北:“滚!不用管我!”
  关上房门,祁南将骆北壁咚在角落。
  祁南:“小萝卜,刚叫谁滚呢?”
  骆北:“你!快滚!”
  祁南:“我滚了?”
  骆北:“滚!”
  祁南:“真滚了?”
  祁南松开他就要走。
  骆北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腕。
  ……
  骆·打又打不过硬当小霸王·北(受)
  祁·表面完美学霸实际腹黑强人锁男·南(攻)
  暴躁耿直善良受X伪温柔实霸道腹黑攻
  (文案废)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欢喜冤家 青梅竹马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骆北,祁南 ┃ 配角:徐旬,秦正宇 ┃ 其它:
 
 
第1章 
  “东西带完了吗?没带完也甭打电话叫我给你送过来!”
  “知道了!没带的我到时候去学校买现成的!”
  “滚!买现成的自己掏钱!”
  骆北单肩背着包,从家里出来后,下了昏暗的五层楼梯,穿过狭窄的小巷,径直朝小区外面的便利店走去。
  秋高气爽,九月的清晨不冷不热,吹起的风都有一股子- shi -意,舒舒服服地撂在脸上。
  这么好的天气,竟然用来开学,真是浪费了。
  进了便利店,骆北拿了一块量足管饱的面包,一盒酸奶,结了账钱包里只剩二十块钱。
  如果回了学校,交了十五块钱书本费,那么钱包里还剩五块钱。
  五块钱。
  学校食堂最低水准也是七块钱一顿。
  骆北突然有点暴躁,一脚把路边的易拉罐踹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正中可回收垃圾的分类桶里。
  “- cao -!”骆北把心情化作脏话骂了出来。
  老旧的希望小区门口坐着同样老态龙钟的门卫李大爷,他眯着眼睛,对骆北的善举表示赞同:“小伙儿做得对,最近垃圾在分类管理,来跟着大爷一起唱。”
  骆北抖了抖包,扭头看着他,想让李大爷能看见他眼里的烦躁。
  “纸巾,干垃圾,不管多- shi -它都是干垃圾……”
  “猪不吃的,你不懂的,只要无害,统统丢干垃圾!”李大爷拍着自己大腿,入迷地唱着垃圾分类歌。
  骆北手捧喇叭状,对沉迷在自己世界的大爷说:“大爷,天儿还早,你再睡会吧,拜拜了您!”
  骆北解开看起来比李大爷岁数还大的自行车,轻轻一跨,握紧扶手,像一束离弦的箭,嗖一下跑没了影。
  高二秋季开学第一天,骆北迟到了。
  “你给我站着!”
  吴主任早上八点整在志华高中校门口抓迟到的学生,一抓一个准,但抓住后除了说教和扣- cao -行分也没新的处罚方式,又不能不放学生进去上学。
  骆北和迟到的学生站成一排,吴主任将军点兵似的挨个训过去,脸色还不算太难看。轮到骆北了,吴主任脸黑成了碳。
  “打耳洞了?”吴主任说。
  “打了,”骆北一笑,“一个洞五块钱,打四个只收十块,所以我打了四个。”
  骆北左右两个耳朵各两个耳洞,只戴了透明的耳棒防止愈合,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来他耳朵上的东西。
  吴主任用鼻孔出气,哼哧哧道:“还染头发了?学那个谁……谁……”
  骆北头顶的头发不短不长,耳际的头发剃得很短,发色在阳光下是很明显的亚麻色,与中规中矩的高中生发型格格不入。
  骆北眼睛往上瞟,“没有,我营养不良。”
  另外几个迟到的人得到特赦,连检讨都不用写,背着书包,用追飞机的速度往教室跑。
  吴主任瞪着他:“撒谎?你忘了志华的校训了?”
  骆北仰天:“诚信做人,踏实认真,牢记本分,勿忘责任。”
  吴主任表情松了点,“过了一个暑假还记得住,为难你了!”
  正式铃声响起来了,吴主任不好再多训话,责令他下周之前整改仪容仪表,然后在周末前写一份两千字检讨。
  仪容仪表整改得看心情,检讨两千字对于骆北而言像是写一篇不用带脑子的小学生作文,简单得很。
  在进高二1班之前,骆北差点进了高三1班和高一1班。进班之前,骆北恍惚地想起来了,自己已经高二了。
  “站着!”
  骆北听到训斥,停在门口。
  班主任杨建华已经把学期计划写到满满当当的黑板上了。
  全班五十号人齐齐看着迟到的骆北,各类眼神杂烩。有不屑的,有嘲讽的,还有因为他的造型而震惊的。只有他平时关系不错的铁子在干着急。
  徐旬在座位上用口型说了句话,骆北看不懂他说了什么。于是特藐视班主任权威地说了句:“对不起,我不该迟到,下次我再也不会了,我先进去了!”
  骆北朝自己最后一排中间的专属单人单桌座位走去,迎接他的是后背凉飕飕的黑板刷。黑板刷正中他的黄毛。
  骆北选了理科,所以留在了1班,班主任还是杨建华。他有点儿后悔自己做了这个决定。
  骆北捡起来黑板刷,老老实实地交到了讲台上,然后回到教室前门,垂下头45度,当个在忏悔中的门神。
  杨建华满意他过了一个暑假变乖了,继续对自己的学生们讲开学的事。
  但学生们的视线好像并没有集中到他身上。杨建华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向了前门。
  诚心思过的骆北低着头在玩儿手机,手机屏幕开得很亮,视力好的能看得清他在玩儿微信摇一摇。
  骆北旁若无人地点开最新摇到的人,点着语音说:“你也是志华的,好巧,你在上课没,我在上班主任的课,他又没上课,还不让我进去坐着。”
  骆北的声音不大,但他的勇士行为使教室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所以全教室的人都能听见他在说什么。
  “骆北!”杨建华火气爆发了,“叫你家长来学校!现在打电话!”
  同学们窃窃私语,大多数是不同班级聚集在一起的。如果是以前的熟人班,杨建华直接用体罚惩戒骆北了。
  骆北很老实地给袁佩芝拨过去电话,电话响了两声挂了。
  杨建华拿起黑板刷狠狠地拍到讲桌上,“再打!”
  骆北又打了过去,这次响了两声之后,袁佩芝接了起来。骆北的手机电话声音和老年机有的一比,再加上袁佩芝的大嗓门,她的声音全方位飘在教室里。
  “打打打,打你|妈啊!”袁佩芝那儿是哐啷啷地麻将声,“我在打牌,有啥事晚上再说!”
  袁佩芝骂完自己,秒挂断了电话,骆北连吱一声的机会都没有。
  杨建华的脸和吴主任一样,都气成了猪肝色,和骆北大眼瞪小眼了一阵,无奈地叫他入座。
  骆北在志华高中这一年像是神话般的存在,打架斗殴逃课样样没少干,没有被退学不说,甚至连个处分都没有。
  骆北本人的解释是:“打架斗殴我又不在校内打,校外所作所为和志华无关。逃课你们也甭管了,反正浪费的又不是你的时间。”
  但大多数人都知道,老师们对他有所忌惮和忍让的原因是——
  “骆北的老爸和校长关系很好,大概十年前给志华捐了一栋食堂,就是我们现在在用的三层大食堂。”
  “哇靠,关系户啊?但骆北看起来穷得叮当响啊?”
  “可能是装的,有钱人就爱干这种事,你刚刚没听到她老妈在打麻将吗?穷人家的大周一哪有时间去打麻将?”
  骆北一脚给前桌的凳子踢出了十级地震的体验感。
  前桌的两个男的,悄咪咪地看了眼后面的大佬,怂得闭了嘴。
  “老师,请问我是这个班级的学生吗?”
  前门多了个陌生的面孔。
  骆北对他的初印象只有长得高,有点帅,声音挺好听。但还不至于让班上为数不多的女生犯花痴吧?
  “对对对,等你很久了,你不熟悉志华,是不是找了很久啊?”杨建华像看到了佛祖似的,露出了慈祥的笑脸,搓了搓手让他进来,然后介绍道:“你们之前已经上台做过自我介绍了,现在你们是老同学,这位是新同学,大家掌声欢迎。”
  在一片的掌声中,那人笑了笑,微微鞠了一躬。
  明明很礼貌的动作,骆北噗嗤笑出了声,对在左边靠窗的位置一人一桌的徐旬说:“都是迟到,老建这样区别待遇?不过这人挺礼貌的,看起来好欺负。”
  徐旬在偷偷吃辣条,闻言擦了擦油腻腻的嘴,小声说:“北哥,这人比你高,你可能打不过,但哥们愿意帮你!”
  骆北捏着鼻子说:“滚滚滚,一股辣条味儿!”
  那人已经在杨建华写不到的黑板顶部的空位,写了自己的名字——祁南。
  骆北没兴趣听他的自我介绍,埋着头玩着手机。
  杨建华安排他坐到倒数第二排,也就是骆北前面的位置。正中间,采光好,而且除了骆北挡不到别人的视线。
  骆北被坐姿端正的祁南挡得严严实实,乐得不行,于是直接把手机拿出来在桌上玩儿。
  “你们不要以为我在讲台上看不见你们的小动作,你们动一下我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认真听课。”杨建华拿起尺子,在黑板上画起了图。
  骆北为了证明他看不见,动了一下,换了一只手拿手机。
  前排的祁南小幅度地侧了下头,不知道在看哪儿。侧脸线条跟画在空气里似的,一笔一划都恰到好处。
  杨建华背对着他们,冷不丁地开口:“骆北,我说得就是你。”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