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ABO白夜做梦+番外 作者:无花果子

字体:[ ]

  《ABO白夜做梦》作者:无花果子
    文案
  谁才是做梦的人
  机缘巧合下,普通美院学生霍言开始和“那位俞先生”交往。
  他们相处默契,堪称情投意合,但没想到这片柔情蜜意的湖水下隐藏着旋涡和水草,张牙舞爪地要抓住他们。
  -“霍言,你可以更依赖我一点。”
  -“我不可以。”
  是谁在白夜做梦?
  俞明烨x霍言,年龄差16岁的AO恋,老混蛋和小坏蛋的故事。
 
    架空 年上 ABO HE
  ============
 
 
第1章 
  天已经黑透了。
  霍言低头看了看手表,往画板上涂抹最后几笔,然后起身洗手收拾东西,把画室的门锁好,背着包离开了艺术楼。
  他在有点小喧哗的夜色中穿过大半个校园,到了人最少的侧门,熟门熟路地推开树丛掩映的小门,从里头钻了出去。
  美院侧门外面是一条小巷,平时走的人不多,多是一些居民楼和普通小店。霍言和摆水果摊的大爷打了声招呼,付钱买下一个苹果,拿在手上边走边抛着玩,直到转过街角,看到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不远处,他才走得规矩了些,过去拉开车门钻进车厢里。
  “霍先生。”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他,礼貌地朝他点点头,“先生从淮港回来了,现在在家里等您。”
  “麻烦你来接我了。”霍言也点点头,露出一个笑来,“那就回去吧。”
  所谓回去,当然不是回他那个又小又破的家,而是去往杉市富人区的傍山别墅,俞明烨的家里。
  俞明烨是霍言的男朋友——至少霍言这么称呼他没有被拒绝——忙得脚不点地的空中飞人,除了掌管家族企业以外自己手上还有其他产业,大约可以算是杉市最有钱的那批人之一。
  乍一看好像和他这种普通学生没什么关系,霍言也是机缘巧合下才认识的他,又因为一个不大不小的乌龙开始和他交往,至今已经有一年多了。
  俞明烨平时很忙,但开始和霍言交往后,他每个月都会尽量抽出一周时间呆在杉市。霍言没有提出过这样的要求,是他主动而贴心地这么做的。老实说,像他这样地位的alpha,完全没有必要为一个普通交往对象做到这种程度,但他还是做到了,而且偶尔还会带霍言出去玩,并不避讳外人。
  霍言坐在车里,随手翻了翻最近的新闻,又看到一条猜测以俞明烨为首的杉市十大黄金单身alpha什么时候结婚的八卦,怀揣无聊看热闹的心态点进去,发现里面俞明烨的照片很帅,还随手保存了下来。
  他不太在意花边新闻里写俞明烨和某某千金门当户对很般配、和哪个总裁交往慎密,毕竟即使是真的,也跟他关系不大。
  俞明烨比他大16岁,是个alpha,即使明天就开发布会宣布结婚,他也不会对此感到意外。
  反正那个结婚对象不可能是他,霍言心里很清楚。
  傍山别墅离美院有点远,他抵达时已经八点多了,早就过了饭点。
  霍言下了车,抬头看了看三楼某个房间,确认那里亮着灯,然后才抬腿往里走。
  俞明烨在书房,那他可以先吃点东西再上楼……
  走了两步,他的脚步突兀地一顿。
  以为在书房的人就在一楼客厅里的落地窗前站着,正小声跟不知什么人打着电话。霍言想了想,没继续往前走,而是等俞明烨把这个电话打完了,才装作刚到的模样,慢吞吞地背着包走进客厅。
  俞明烨放下手机,抬眼看他:“怎么不进来?”
  霍言笑了一下:“在想今天穿得有点随便,你要是不喜欢怎么办。”
  这当然不是真话,俞明烨也知道他为什么不进来,配合地让这个问题过去了,朝他招招手。等霍言走到他面前,他才捏着对方的下巴亲了亲,道:“挺好看的,我喜欢。”
  泡画室的时候,霍言多数都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怎么不怕脏怎么来,颜料弄脏了衣服也权当个- xing -涂鸦。今天是没想到俞明烨突然回来了,司机就在校门口等着,没来得及换衣服,否则他也不会穿成这样跑到傍山别墅来。
  他被俞明烨抱起来放在窗台上,借着窗外的月色和昏黄的灯光低头和对方接吻。俞明烨喜静,通常不在家里留太多人,霍言来的时候就更没人四处走动了,他们在客厅亲了好一会儿,直到霍言有点受不住了俞明烨才放开他,嗅到空气中一点不一样的味道,挑眉问:“发情期快到了?”
  霍言抱着他晃了晃。
  这算是他俩之间的小情趣,俞明烨没在意,权当他默认了,继续问:“怎么不跟我说?”
  “有个比赛下周要交作品,忙过头就忘了。”霍言打闹式地抬腿踢他一下,闷闷道,“天天泡在画室,不记得。”
  其实俞明烨不在杉市的时候,他很少会主动联系对方。一方面是自己有很多事要忙,在画室里能呆一天忘记吃饭;另一方面也是觉得俞明烨平时到处飞来飞去,恐怕没那么多时间来管他。
  他小小地撒了个娇,俞明烨果然便不深究了,捉着他惩罚似的亲了亲,像是想伸手把他抱起来,抱住他后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霍言张着腿坐在窗台上,原本就是毫不设防的姿势,这会儿不上不下的也使不上劲,只好没骨头似的靠在他怀里,一边懒洋洋地玩俞明烨的头发,一边疑惑道:“怎么了?”
  “一会有个酒会得去露脸,”俞明烨还是把他抱了起来,反正霍言虽然个子不矮体重却轻飘飘的,抱着也不费劲,“要不要跟我去?”
  霍言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但他也只是愣了一瞬间,立刻小声笑了一下,示意俞明烨低头看自己穿的什么:“你觉得我这么去合适么?”
  俞明烨亲亲他的额头:“想去的话,我之前让人给你做了衣服,在衣帽间里。”
  霍言从没进过这别墅的衣帽间,虽然就在俞明烨的房间隔壁,但他自觉没什么必要到处参观,几乎每次来都只在房间里呆着,从不到处乱走。等跟着俞明烨去了衣帽间,他才发现不是“做了衣服”这么简单,满满一个架子,上面的衣服全是他的尺寸。
  “……我不缺衣服。”他忍不住说。
  “知道你不缺,所以一直没告诉你。”俞明烨道,“去看看,不喜欢的就不要了。”
  这实话被他说得像玩笑,霍言笑起来,没办法地上前去选衣服。
  衣服全是定制尺寸的,有正装有便服,不用试穿他就知道一定合身,霍言的手在这排价格不菲的衣服上逐件滑过,最后停在一件款式简单的白西服上。
  “就它吧。”
  俞明烨从他身后伸出手来,给他挑了件衬衫:“里面穿这个。”
  那是件风琴褶的黑衬衫,有精致的刺绣领饰和纯银质地的袖扣,霍言看了一眼,没说什么,接过衬衫就进了试衣间。
  他其实不喜欢这类规规矩矩的正装,所以才选了最低调简单的一件,不过俞明烨挑的衬衫倒是很符合他的喜好。霍言不知道是凑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因为这件衬衫,他决定跟着俞明烨去那个一听就很无聊的酒会。
  等到了地方霍言才发现,这酒会跟他想象中不太一样。
  他原本以为,俞明烨“得去露个脸”的交际场合会更商业一些,但其实不是的,这个酒会几乎没有什么年轻人,在场的人看起来都多少比俞明烨的年纪更大一些,显得他在其中分外格格不入。他跟在俞明烨身后入的场,瞬间吸引了不少目光,那些或审视或不悦的目光落在霍言身上,起初让他有些不舒服,不过很快这些不友善的目光就都消失了——俞明烨抬起手搭在他肩上,用保护者的姿态把他揽进了怀里。
  场内几乎都是alpha,带伴的人非常少,霍言原本感到很不自在,但被俞明烨揽住以后,那些侵略- xing -的气息几乎全都消失了,他被包围在熟悉的信息素里,心情才逐渐平静下来。
  “很快就好。”俞明烨安抚- xing -地拍了下他的腰,在他耳边低声说。
  霍言知道现在自己不太对劲,临近发情期让他对俞明烨的话没有太大抵抗力,虽然还能保持判断力,但他变得不太愿意思考,更倾向于按俞明烨说的去做。俞明烨大约也不是有意的,虽然已经有刻意收敛,但他的信息素其实比其他人都霸道,对霍言这样和他有过不止一次亲密接触的omega而言,想要拒绝实在是很有难度。
  即使不标记,也是会产生习惯- xing -依赖的。
  霍言垂下眼帘,跟着他一起往前走,最后在大厅尽头停下。他听见俞明烨对不远处的某人说话,态度是少有的郑重,对方应该就是他不得不来“露个脸”的原因。
  “四叔,”俞明烨微一颔首,“怎么突然回杉市了?”
  “在国外呆久了,老骨头总得挪挪窝。”老人坐在扶手椅里,先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然后才将视线投向跟在他身后的霍言,顿了一下,语气里带上了点笑意,“新的小朋友?”
  他没有刻意强调“新的”两个字,但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没有人敢开口笑俞明烨,却不代表他们会因为俞明烨高看霍言一眼,投向霍言的视线里,没有几道是称得上善意的。
  霍言不太在意他们怎么看自己,带他来的是俞明烨,他只想知道俞明烨是出于什么心态把他带到这里来——眼前的老人显然是俞明烨的长辈,无论如何都得给几分面子的那种,俞明烨把他带来,要么是想膈应对方,要么是想膈应自己。
  反正都不会太好受。
 
 
第2章 
  霍言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乐得看戏。至于变相利用他这点,晚些时候他会逐一向俞明烨讨回来,并不急在一时。
  他站在那儿不动的模样很能唬人,虽然跟在俞明烨身后,但并不是完全的依赖者形态,加上气质冷淡,漂亮脸蛋上没什么表情,其实并不太像老人说的那种金丝雀,反而像不知谁家的小少爷。霍言垂下眼帘什么也没说,他睫毛像把小扇子,颜色略浅的瞳孔和琉璃珠似的,在睫毛掩映下得以不着痕迹地打量其他人。
  没有谁把他当作独立的人来看待,好像他只是俞明烨身上的一个挂件,因此霍言只需要安静地扮演好挂件角色就可以了,用不着费心思去做其他事情。
  俞明烨没有骗他,果真只露了个脸就离开了,前后不到半小时,除了被他称呼为四叔的老人,酒会上其他人几乎都没能跟他说上话。霍言跟在他身后扮演人形挂件也没太大压力,只是觉得有些无聊,后来索- xing -坐在窗边发呆,等俞明烨来接他。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