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这是另外的价钱+番外 作者:鲜虾蟹黄焗饭

字体:[ ]

  《这是另外的价钱》作者:鲜虾蟹黄焗饭
  文案
  当你说“在吗”,我想我同意这门婚事。
  同- xing -婚姻合法背景。
  超忆症学霸暴躁攻X阳光甜心笨蛋受
  池望安X云晚
  好心提示:
  文是真的沙雕,也是真的甜,齁的那种。
  受是真的笨,不掺假的笨。
  超忆症也是真的超忆症,详细说明见百度。
  love&peace开心看文√
 
   现代 青春 甜宠 情投意合 双向暗恋 HE 神仙爱情
 
  =============
 
 
第1章 责任重大
  云晚明天开学就是高一了,他激动的有点睡不着觉,坐起来又预习了一遍功课。虽然已经预习三遍了,可是他还是只能记住前两段。不过他不灰心,笨鸟先飞,多背几遍总能记住。
  云武出来上厕所,看见小儿子房里还亮着灯,就走过去看看他怎么了,没想到云晚规规矩矩坐在椅子上看书。
  云武皱着眉就进屋了,云晚一看他爸进来了,赶忙把教科书藏起来,换上一本色·情杂志。翘起二郎腿,吹着不利索的口哨,嘴里念叨着:“哇这奶·子!太小了吧!”
  云武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拿出来!别以为我没看见!”
  云晚眼巴巴地看着他老爸,撇着嘴不想动。云武却不为所动,“别让我再说第二遍!拿出来!”
  云晚只好把高一语文课本交了出来,云武又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不对!还有!别藏了,非让我自己动手是不是?”
  云晚抹抹眼角,又拿出一本教材全解,一本必读名著,最后还掉出来一本新华字典。
  云武生气地把这些书拍在桌子上,“云晚!我所有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啊??”
  云武叹了口气,想点支烟,可是想想他儿子不爱闻烟味,就搓搓手指把手插进兜里了。
  “你大哥云湜,律师;你二哥云柏,医生;你大姐云浅更过分啊!还能在航天研究所上班了!爸爸所有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你要是再好好学习,谁来继承家业!啊???”
  云晚撅嘴不接话,云武倒是一腔的愤慨无处发泄,满心满眼全是恨铁不成钢。
  “咱们家,从你太爷爷那辈,就是土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你爷爷更是出了名的扛把子…”云武一边回忆他家辉煌的过去,一边拍拍胸脯炫耀自己:“再看你爸!吃喝嫖赌一样不落!”
  云晚听到这里,惊呼一声:“爸!你嫖?!我要告诉妈妈!”
  “你等等你等等,这是比喻,比喻你懂不懂?你就说你语文学不好,这都不懂?你妈是我唯一的女人,我嫖什么我嫖?”
  云晚一脸不信,“真没有?”
  云武拍了他脑袋一下,“真没有!少岔开话题!爸希望你从小就是个混世魔王,可你偏偏过马路都不闯红灯!爸爸真的好失望啊…是我的教育方针有问题吗?为什么我的孩子们都这么不务正业?”
  云晚看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如果还要听他爸念叨,明天肯定要迟到了。
  他一副痛定思痛的模样,握着他老爸的手发誓:“爸你放心吧!我知道错了!我从明天开始,一定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搅得学校天翻地覆!”
  云武欣慰地拍了拍他儿子的肩膀,“这才是爸的好儿子!一会儿熬夜打打游戏…睡个大懒觉,明天好迟到。”
  云晚乖巧地点点头,把云武送出了自己的房门。他趴在门上听爸爸的脚步声远了,才松了一口气,又坐回书桌前。云晚收了收桌面上的色·情杂志,把它们放在更显眼的地方,又悄悄地把语文教材拿出来,对比着教材全解,一个个看注释和翻译。
  看到差不多一点钟,他才把古文的前三段背了下来,接着又预习了一遍英文单词和数学公式,才去收拾书包,老老实实按照明天的课程表把书装好。
  他一边装书包一边懊恼,这次真是他大意了,才被自己老爸抓个现行,不然平时他肯定藏的好好的。因为他平常都有两套教材,一套是学校里用的,一套是家里专用的。
  家里用的这套书,都用裸女图包好了摞在一起,放眼望去,那可以说是不堪入目。
  上周云晚的学校军训刚结束,周五才发了教材,周末大哥回来吃饭,又给他偷偷补了两天课,他根本没时间出门买一套新书备用。
  云晚躺在被窝里不禁反省,人早晚要为自己的不小心买单,他今天就上了这一课,他的代价是又多看了12对奶·子。真是太大了,唉,太白了刺激眼睛。他闭着眼睛摇摇头把奶·子摇走,一边默背古文一边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五点半云晚就起床了,起来默写半小时英文单词,一边洗漱又一边听了半小时英语听力。六点半左右,云晚的妈妈敲响了他的房门。
  盛秋意的声音特别温柔,“晚晚?醒了吗?”
  云晚光着脚丫去开门,从门缝中露出个小脑袋,“醒啦醒啦!”
  盛秋意笑着摸了摸云晚的脑袋,“真乖,来吃早饭了。”
  云晚转了转他的大眼睛,小声道:“爸爸醒了吗?”
  盛秋意眨了眨眼睛,“我当然有办法让他睡过头,放心吧,妈妈不会让你迟到的。快来吧,吃完了让忠叔送你去学校。”说完,她心虚地揉了揉腰。
  云晚开心地抱了抱盛秋意,亲了亲她的脸颊,“妈妈你可真好。”
  盛秋意笑着捏捏儿子的脸蛋,牵着他的手下楼。母子俩坐在餐桌前,田婶把早饭都摆好了,“小少爷,都是你爱吃的!快吃吧!”
  云晚和田婶道了谢,垮着脸和母亲抱怨,“妈妈,这种TVB剧情一样的称呼到底什么时候能改啊?”
  盛秋意摊了摊手,“大概没办法改了,他们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吧,反正又不影响你,快吃饭,一会儿该迟到了。”
  云晚一听要迟到了,立即拿起筷子吃饭,盛秋意捧着一杯热牛奶,时不时给儿子夹菜。
  “妈,你不吃啊?”
  盛秋意一边给他剥鸡蛋一边道:“我不饿,一会儿还想补个觉,喝点牛奶就行了。”
  “那您起这么早干嘛呀,我自己也能吃早饭的,你这样多辛苦啊。”
  盛秋意把鸡蛋放在旁边的碟子里,拿纸巾擦了擦手,“不辛苦啊,妈妈答应过你们,要陪你们吃饭嘛…”她把鸡蛋往云晚的面前推了推,“把鸡蛋吃了。”
  云晚不情愿地拿起鸡蛋,跟吃药似的一口一口咽下去,他吃鸡蛋的架势好像但凡嗓子眼儿能宽点,都恨不得不嚼直接一口吞了。
  盛秋意喝了半杯牛奶就饱了,她擦擦嘴,起身去厨房把云晚的便当盒拿过来,“不许挑食哦,胡萝卜和西蓝花不许剩。”
  云晚咽下最后一口牛奶,对妈妈做了个鬼脸,“我偷偷扔掉你又不知道…”
  盛秋意揪了揪他的耳朵,“不可以浪费食物,也不可以和妈妈说谎!”
  云晚啊啊啊的叫起来,揉着耳朵背起书包,“知道啦老妈!”
  也许是云晚的叫声吵醒了云武,云武从房间里出来,看到儿子背着书包要去上学了,他一时有点懵。
  云武刚起床,只穿了一条睡裤,裸着精壮的上身,胸口还有几道红色的抓痕,他站在二楼问盛秋意,“宝贝你怎么起这么早?”
  母子俩对视了一下,云晚吐了吐舌头,一边跑一边和妈妈挥手再见,“妈妈我走啦!”
  云武这才反应过来,云晚这是早早去上学了,“你小子!你骗我!”
  他一边吼着一边从楼上跑下来,盛秋意看他下来了,扶着头一下坐在了沙发上,“哎呀我头好痛啊……”
  盛秋意年近五十,却因保养的好,又从来没有烦心事,在哪里都备受宠爱,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出头。举手投足间不仅有成年女人的风韵,更是保持着一份少女般的娇憨,所以看她撒娇,从不觉得厌烦,只让人感觉想疼爱。
  更别说宠了她一辈子的云武。
  云武虽然还想把云晚追回来,但是又不能放着盛秋意不管,只好先放过儿子。他半跪在盛秋意面前,轻轻问道:“宝贝你怎么了?”
  盛秋意一副怀春少女模样,用手指点了点云武的胸口,撅着嘴道:“你早上起来没有先来吻我…”
  云武面上一红,他环顾了下四周,家里的佣人立刻把头扭过去,假装什么都看不到。云武凑上去亲了亲盛秋意的嘴角,“这样好点了吗?”
  盛秋意红着脸点点头,她双手环住云武的脖子,因为动作太大,睡袍敞开露出里面的紫色蕾丝吊带睡裙,那是云武去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盛秋意趴在他耳边娇声道:“我还想回去再睡一会儿,你抱我上楼好不好?”
  云武直接一个公主抱,把盛秋意抱了起来,两个人腻歪着上了楼,他早就忘了自己儿子已经走远的事情。
  盛秋意给他争取的时间,让云晚早早出了门,他急忙上车,拍了拍忠叔的肩膀,“忠叔,快走!快走!我爸醒了!”忠叔赶快发动车子,两个人往学校开去。
  等他到了山风中学的时候,不到七点一刻,大批的学生涌入校门,他和忠叔道别后也急忙往学校里跑。
  他刚到校门口,就被一个老师拦了下来,“同学,你胸牌呢?”
  云晚也懵了,他明明记得自己带了啊?他拼命地翻书包,也找不到胸牌在哪儿,“老师,我带了的…”
  老师很为难,“不行,没有胸牌不可以进去,你再好好找找…”
  这时后面传来了一个颇为暴躁的声音,“七点十三分,校门左转第三棵柳树,你下车的时候摔了一下,跑了六步之后,把胸牌和钥匙一起掉在了树下。”
 
 
第2章 新的同桌
  云晚转过身,看到一个比自己高很多的男生,他轮廓深邃,鼻梁高挺,深棕色的眼睛里尽是不耐烦。
  云晚知道他的,他是池望安,成绩榜单上和自己相隔五百人。
  池望安是第一,他自己是五百零二。可是他和池望安并不相熟,甚至可以说是陌生人。他也只是在各种初中生报纸上看到他的名字,至于自己,池望安哪里会知道自己是谁?
  所以云晚非常不解,而且也并不相信,有人能这么准确的说出别人东西丢在哪里这种事情。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