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完美无瑕 作者:柳满坡(下)

字体:[ ]

的资料,直直的看着诺亚,“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因为你帮了我,我就想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诺亚淡淡道,好像理所当然一样。
  左以桥看着他那双晶莹如水的眼眸,还是问了,“为什么不适合?”
  诺亚从楼梯上跨下了一步,正面对着左以桥。
  “主要取决于巴西的气候,北部干燥,南部潮- shi -,而米纳斯吉拉斯是半潮- shi -热带气候,天气多变,- shi -季的降雨量会非常的大,而你所选择的那个区域,就十分容易发生洪水和泥石流。”他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带着他特有的低柔和微沈。
 
 
  第一百七十二章 谷小呆焉了
 
  谷瓷第二天高高兴兴的起床了,这几天晚上都没有吵人的音乐,他睡得很好,早餐的时候见古斯曼的房门还牢牢的关着,便难得多了个心眼的提醒佣人要记得给他送饭。
  去到学校快乐的上了一天的课,嘴巴咧的眼睛眯的连乔克都看出他的不同寻常,于是奇怪的问他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谷瓷总不能说是因为分开了好几天的左以桥今天要回来了吧,虽然几个同学都以为谷瓷有女朋友,但具体是谁那是绝对没办法透露的啊。
  “嘿嘿……”谷瓷傻笑,换来丽贝卡的一个瞪眼。
  下午的实验课上,谷瓷好不容易耐着- xing -子的做完了测光实验就交了报告,然后就急急跑回了家。要知道,前两天左以桥在电话里可是说上午的飞机,很有可能现在就已经回来了。
  然而迎接满怀着期待的谷瓷的却还是那空荡荡的房子和零星的佣人,门口没有那熟悉的克莱斯勒,房间里也没有那个熟悉的人。
  谷瓷想,大概还没有到吧,于是他回到书房先看了会儿设计的书,平时总是钻进书堆就不知道今夕何夕的人却有点没办法集中精神,于是他又跑去预习明天的课,但是一两个小时过去了,也才翻了几页而已。佣人来喊他吃饭,他才发现,天已经不知不觉的黑了下来。
  他想说我等以桥回来再吃吧,可是等啊等啊,等的肚子都瘪了下去,门口还是没有车子接近的声音。谷瓷忍不住了,跑去啃了个苹果派。晚上,他没有进书房,而是坐在床边看电视,他想,自己没有接到左以桥的电话,那就说明以桥大概在路上,或者飞机上,要是他今天没办法回来,他一定会告诉自己的。
  可是夜幕从浅色渐渐转为深重,普通的节目都开始变成打码台了,谷瓷想见的人依然没有出现,想听见的电话也没有响起。
  历经三天四夜,古斯曼终于出关了。他的头发像鸡窝,衣服像咸菜,在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后,他打算先好好的吃一顿再去补个好觉。离开房间正打算往厨房进发去偷点谷瓷的零食时,却见走廊尽头的房间的灯还是大亮的。
  奇怪?这家伙平时可是超级乖宝宝的,按时上床按时睡觉,现在是怎么回事?
  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古斯曼把头探进去一看,就见谷瓷半歪在床头睡了过去。却不是很舒服的姿势,两只脚都垂在外面,一只手还拿着电视遥控器,肚子上则搁着一只电话机,还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呢。
  古斯曼皱眉,手却不小心磕到了门,发出一声轻响,每次睡下去都像死猪的少年这次却非常惊醒的跳了起来。
  “以桥!你回来啦?”一睁眼,却发现站在眼前的是面色诡异的古斯曼。“啊呀……是你啊……”
  古斯曼上上下下将谷瓷打量了一通,“Opal要回来吗?”
  谷瓷点点头,又摇了摇,“不知道……”
  古斯曼翻了个白眼,扯起被子罩在了谷瓷的头上,“睡你的吧,小爷吃夜宵去了。”
  谷瓷抱着被子发了会儿呆,然后一头栽到床上,终究抵不过睡意的昏沈了过去。
  第二天早餐,谷瓷下楼的时候就见到餐桌边已经坐了人。
  古斯曼嘴里塞着黄油土司,从眼缝里斜了他一眼,“像个熊猫。”
  谷瓷知道他在说自己的黑眼圈,没有回答,只默默的坐下来吃起了蛋糕。
  古斯曼看他那副摸样就不爽,“你说无精打采半死不活的应该是我吧,我受了那样的打击,又忙了三天四夜都没睡还神采奕奕的,你是老头子么?”
  谷瓷嚼嚼嚼,咽下去后又拿起了个面包,还是不说话。
  古斯曼直接拿起个面包就扔到了他的头上,谷瓷被砸了个正着。
  “你干嘛?!”
  “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谷瓷焉了。
  古斯曼深呼了口气,口气很差,“我等等要出去一次,你替我拿东西。”
  “什么东西啊?你干嘛不自己拿。”
  “让你拿就拿,废什么话,今天周末你又不上课!”
  谷瓷又没话说了,以前年羽也是这样对他的,他习惯了。他本来想在家等左以桥的电话的,但是一想到有手机在也是一样。
  吃饭完,两人坐上了车。谷瓷看着手里那个两层手提电脑这么厚的小箱子,忍不住抱怨道,“才这么小的东西……”你不会自己拿啊,不过后半句看见古斯曼的脸色给吞了回去。
  其实现在古斯曼也不敢对谷瓷太凶了,因为他已经深切领教过谷瓷的破坏力了,现在的场面只是他撑出来的,要谷瓷真的反过来对他吼,古斯曼心里也有些抖的。谁知道这人爆发起来会这么恐怖。
  然而,当车子开过一阵,渐渐进入米兰市中心,然后在一栋大楼前停了下来时,谷瓷原本恹恹的神色慢慢的被一层光亮所覆盖。下了车,他抬起头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建筑,嘴巴开开的足有几分钟都没办法闭合。
  古斯曼轻轻的在他后脑勺来了一掌。
  “白痴,看什么呢,进去啊。”
  谷瓷猛的回神,然后目光却久久的都未从顶楼那几个花体字的Logo上移开。他当然认识,他怎么可能会不认识,这里是学珠宝设计的人的天堂——这里是Lotus,Lotus的米兰分公司。
  在穿过豪华的旋转门后,一楼的黑色大理石地板光可鉴人,谷瓷几乎是以崇敬的心情一步一步的走在上面。他小心翼翼的打量四周,穿梭的大部分都是打扮非常时髦的人士,而属于Lotus的员工则有着自己的黑白制服。
  前台的服务小姐见到谷瓷微笑着想询问他的来意,却听见走在前方顶着一头红毛的少年不耐的回过头来,大声道,“乡巴佬啊你,磨磨蹭蹭干嘛呢,快走!”
  古斯曼顶着一副超酷的复古墨镜,一张小脸被挡住了一半,但是那个气势,那个嗓门,Lotus真的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立时所有看向谷瓷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起来了。里面有同情,又好奇,还有不可思议。
  这少年是谁?难道是古斯曼的新助理吗?
 
 
  第一百七十三章 巨大的吸引力
 
  谷瓷跟着古斯曼进了他的专用电梯,然后直达设计部所在的二十五层。门一开就可见外面空旷宽敞的区域,一路走来,整个风格都是明快而轻松的,会让人来到这里就心情愉悦。
  而接待的小姐一见到古斯曼的脸就非常的诚惶诚恐,忙问他今天怎么会突然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吩咐。古斯曼不理她,径自进了设计部,而相比于外面的人对他的敬畏,这里的人员就显得亲切和随便很多。见了他都一一的打招呼,看见谷瓷跟在后面还有个棕发的男生还对他抛了个媚眼。
  古斯曼拿过谷瓷手里的箱子,点了几个人的名道,“跟我来。”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进了办公室。留下谷瓷和一群人大眼瞪小眼。
  忽的一只水杯出现在了谷瓷的面前,谷瓷回头一看,一个有着短短卷发的女生笑意妍妍的看着他,“要喝水吗?”
  “哦,谢谢。”
  女生拖了把椅子让他坐下,“你是古斯曼的新助理吗?”她问了大家都好奇的话,虽然看上去好像不太像的样子。但古斯曼做任何事都是无道理的。
  “不是,我只是替他拿东西过来的。”
  “这样哦。那古斯曼一定是有了新的设计想法才会来的。”她凑过来悄悄说,“自从上次那件事后,他好像很沮丧呢。”
  谷瓷看着她,慢慢的点了点头。他怎么没有发现古斯曼很沮丧呢……天天就会来吵他。
  女生突然哈哈笑了,“你好可爱哦,你是高中生吗?”
  “不是……我上大学了。”
  “真的吗?看着根本就未成年嘛。”在谷瓷有点黑线的表情下又道,“对了,忘记介绍,我叫菲比儿,你叫什么?”
  “我叫谷瓷。”
  刚报上名,菲比儿就被叫走了,一个主管摸样的人走来,丢了一堆资料给大家,“中东的订单,英国的订单,还有好莱坞的一批人,各自领走吧,晚上聚餐啊,别忘了。”
  谷瓷看见在场的几个人挑拣着从那堆文件里拿了几份就开始忙了起来。菲比儿也拿了,然后又回到了谷瓷的身边,嘴巴里还咬着块饼干。
  “你要吃吗?”
  谷瓷摇摇头,“你们很忙吗?”
  “还好,我刚做完一个项目,想休息几天。”
  谷瓷羡慕的看着她,“你是实习生吗?”
  没想到这话一说,另一边的棕发男生笑的前仰后合,“菲比儿,装嫩成功啦!”
  “滚一边去,臭沃伦!老娘本来就很嫩!”菲比儿拿起一整包饼干就丢了过去,没想到被那个叫沃伦的男生闪开了。
  那男生嘻嘻笑的眼睛都没了,笑着对一头雾水的谷瓷道,“千万别被她的外表骗了啊,小弟弟,实习生?你面前的这位可是Lotus最强的铸模师之一,哪怕在总公司都是排名前列的啊。”
  “行了,谢谢你给足我的面子,无非就是让我也夸夸你啊。”面对谷瓷的目瞪口呆,菲比儿很淡定的笑,指着沃伦道,“我就满足他,谷瓷,我没叫错吧,既然他奉承了我,我也要回礼,这位呢,是古斯曼麾下非常著名的镶嵌师,如果你有时间翻翻珠宝的学术杂志,也许很容易就在边边角角里发现他的名字哟。沃伦.泰奇夫。”
  谷瓷有一两分钟都保持着同一个表情,他喜欢珠宝,又喜欢看书,对他那些所谓的学术啊设计类的杂志那是从不离手的,对于这几个名字,谷瓷一时没有把他和人脸对上,但是此刻人家都这样详详细细的介绍了,自己再想不起来也太愧对他对珠宝的热爱了。没想到,那些遥远的人物竟然会一个个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看起来竟然都这么年轻!
  “我……我……你……你们……”谷瓷有点傻。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