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刻骨+番外 作者:日花花葉晔

字体:[ ]

  《刻骨》作者:日花花葉晔
  文案
  人生八苦,每一苦都有你给予我的。
  人生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 yin -炽盛、求不得。
  活一世,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苦,在见了辉月之后,便是死抓不能放手。那么爱之入骨,还是恨之入骨,又何妨?
  只要那人骨子里,是我的名字便好。
  【看文指南】
  1.文中的每个故事的主角其实不过都是偏执的可怜人,伤人的同时也会伤己。
  2.这个脑洞其实是很久以前的,当初有本叫做《刻骨师》的言情出于某种原因没有继续写下去,现在重新拾起。
  3.一直都比较喜欢甜文,我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写出玻璃渣来嘤嘤嘤。
  第一个生的故事:”公主“与太傅的故事
  第二个老的故事:兔爷与狐妖的故事
  第三个病的故事:神医与魔头的故事
  第四个死的故事:叛臣与皇帝的故事
  第五个爱别离的故事:主人与暗卫的故事
  第六个怨憎会的故事:国师与世子爷的故事
  第七个五- yin -炽盛的故事:师尊与徒弟的故事
  第八个求不得的故事:刻骨师与魔子的故事(完结/番外篇)
 
 
第1章 “公主”与太傅001
  年幼的女童眼巴巴地趴在窗口,见国子监里的皇子正摇头晃脑地念着书好不羡慕,身后的小宫女捂着她的眼睛,小声道:“公主,别看了,您再怎么也进不去的;若是被娘娘知道了,您又该被骂了。”
  被身边的小宫女冒犯的小公主并无不悦,只是软软道:“无碍,你让本宫再看一会,本宫不进去。”
  可那个小宫女并不等小公主的话说完,便抱着她快速地离开。
  望着越来越远的国子监,还有渐渐消失的读书声,那双清澈仍带着稚气的眼眸开始蓄起了水雾,还带着不甘。
  又是这样……每次都是如此。
  赵黎昕是皇室中的小十,对外宣称的“公主”。
  刘贵妃早些年受宠时还只是个小小的贵人,生下了皇子之后妃位步步晋升,在成为贵妃那年的时候又怀上一子,生下来后便对外称是个小公主。
  得知是个女孩后,天子对待刘贵妃更是怜爱,虽也疼爱赵黎昕,但却遭不住自己的爱妃在自己的耳边天天念叨。
  “皇上本就对臣妾与明哲过于恩宠,再对昕儿这般好,怕是后宫的姐姐妹妹们都心生不悦。”
  “反正昕儿都是个公主,有皇家的庇护,谁敢说她半句不是?”
  “皇上……”
  那个在天子怀中娇媚可人的母妃私底下总会跟唤宠物般,招手让他过去,摸着他梳着女童的丱发,漫不经心道:“昕儿,母妃都是为你好,如果你是个皇子,你能够在这宫中安稳地活到如今?”
  “左右已经有你皇兄替你挡灾了,你先做着公主,等有朝一ri你皇兄登上那个位置,你再恢复身份辅佐他。”
  “昕儿,母妃知道你不容易,但为了我们的将来,你会努力的对不对?”
  刚开始的赵黎昕还会用沉默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到最后会用生脆的声音利落地应了下来,然后看着面前的母妃笑的犹如少女羞涩般的娇柔。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像皇兄一般做个皇子,然后堂堂正正地在国子监里与那些皇兄一起念书,被父皇考问时因流畅的回答而被赞赏;而是要当个公主,犹如深闺中的少女般……不,甚至都不如,深闺中的娇小姐只是被困于四方大院,他却是被困这深宫牢笼,终日只能被人监视。
  宫中的人本就见风使舵,自己身边的人哪个不是母妃的人?人精们见母妃的态度,自己与皇兄的待遇也不一样。
  他也是个皇子,为何他不可以恢复男儿身?他想做人上人,他想要做的,从来都是天子,他不想当什么辅佐帝王的千古名臣。
  这日大雪,付弘文正从国子监走出时,见三皇子的身旁有个女童,手里还提着食盒,见着他后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然后冲着他甜甜一笑:“你可是皇兄口中常说那个年轻博学的太傅?”
  也许是笑容太晃眼,让付弘文一时恍惚,片刻就回了神:“微臣参见公主。”
  虽说刘贵妃和三皇子都得宠,但这份恩宠似乎并未延续到这位公主的身上,都快到金钗的年纪,仍未得一个封号。
  毛茸茸的雪白围脖衬得这位公主的脸更加红彤彤的,那双亮如星辰的眼眸更是不自觉地吸引人:“太傅无须多礼,天气这般冷,您还是早些回去吧。”
  女童乖巧的模样,让付弘文不得不感慨,未来的自己一定要生个如十公主般乖巧的女儿。但一瞬间,又回过神,发觉自己的大逆不道。
  那可是公主,自己身为臣子,怎敢这般想?
  忍不住回头望了望,雪地中的女童手都已被冻得通红,身后的宫女撑着伞并未对方挡去多少风雪,大部分都往三皇子的那边倾斜。
  付弘文眯了眯眼,心中叹息。
  皇家的事,他不好干涉。
  一个小插曲并未让付弘文放在心上,再碰到这位十公主的时候,已经是开春了。不知是不是长时间未见,付弘文觉得这位小公主又长高了些。又或许是天气回暖了些,人穿的没那么臃肿也显得高些。
  只是与上次秋水横波清的不同,这回是泪眼涟涟,都是雾蒙蒙的,哪看得出当初的乖巧与明媚。
  赵黎昕没个公主样,原本躲在假山洞口里,胡乱抹了一把脸,猫着身便钻了出来,带着鼻音柔柔地喊了他声“太傅”,并未问他为何会出现在此。
  瞧见对方那双红彤彤的眼睛,还有刚刚因为用力有些泛红的脸颊,终究是有些不忍,付弘文轻声问道:“公主因何事被闹得如此不开心?”
  对方诧异地看着他,然后嘴角有些勉强地扬起:“无事,本宫只是想要体会一把在国子监念书的感觉,但是母妃说我胡闹,还说女子无才便是德……”
  声音越说越小,小脑袋也越来越低,最后又扬了起来,眼里带着不明的恳求,带着鼻音的声音显得更加楚楚可怜:“太傅,女子无才,真的便是德吗?”
  似见家中渴望如男子般建功的小妹,付弘文心下一紧,柔声道:“公主,女子无才也好,有才也罢,最重要的是心中所想。您是公主,贵妃这般受宠,您去求皇上给个恩典,皇上定会应允的。”
  赵黎昕失落地摇摇头:“不会的,莫说跟父皇说了,母妃第一个不答应。”
  虽有些奇怪,付弘文想了想:“若是公主不嫌弃,微臣可让小妹时时入宫伴随。家中小妹虽有些顽劣,但才学是不错的。”
  “太傅,本宫可当真吗?”赵黎昕亮起来的眼眸瞬间又暗了下去:“还是算了吧,要是太傅的妹妹时时入宫,又是教本宫念书,若母妃瞧见,肯定不喜。”
  “公主也可以屈尊来府中,这样便不会被贵妃瞧着了。”
  抬头见对方脸上温柔的笑意,自己的目的达成,赵黎昕的心跳有些加快,耳根子忍不住泛红,冲着他一笑,眼睛都眯了起来:“那就多谢太傅了。”
  这一笑,生生撞进了付弘文的心里,好像有股不明不白的情绪如种子般深埋,等待某天破土而出。
  作者有话说:
  铁头娃又要开始冲冲冲了。
 
 
第2章 “公主”与太傅002
  原先听说赵黎昕跟付妙涵成为手帕之交时,刘贵妃就觉得奇怪,后来赵黎昕提出要去付府时更是直接拒绝了。万一若被付家知道赵黎昕是个皇子,欺君之罪可是她能解决的?说不定还会连累到她的明哲。
  再后来,赵黎昕以要学女红缘由去付府,将信将疑的刘贵妃便允了。左右不过是让他彻底死心皇位,安安心心当个“公主”,百年之后说不定还能有个好位置。反正有人监视,若是起了旁的心思,直接囚禁在宫中便是了。
  就这样,借着学女红的名义,赵黎昕偷偷在付府跟着付家兄妹学学识。
  在付府的日子是赵黎昕从出生以来最快活的时候,恩爱的付家夫妻、丝毫不输于男子才情的付妙涵,还有……那个总是一脸笑意看着他,总会夸奖他的付弘文。
  在这里没有人会监视他,也不会有人告诉他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在这里,他是自由的。
  “公主今日学的很快,比起国子监的皇子更要聪明。”
  “若是公主是个皇子,那必定是能入皇上的眼,也能为天下百姓谋个好定居。”
  “公主今日这身打扮很好看。”
  桃花树下,那人身着一身青衣,犹如君子竹般且笑的温文尔雅,突如其来的一句竟让赵黎昕的心跳漏了一拍,瞬间涨红了脸:“太傅说笑了。”
  一身水红色的长裙,梳着飞仙髻的少女,脸上不施粉黛只涂了淡淡口脂,因羞意染上的飞霞让付弘文看的出神。
  “啧啧,真的是每次公主一来,兄长的眼睛就再也看不下旁的了。”付妙涵打趣道,拿着手帕掩着半脸低低地笑着:“看来小妹我这是多余的了。”
  付弘文也觉得自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赵黎昕有失君子所为,有些不好意思的单手握拳扮作咳嗽:“母亲说做了些点心,公主日日经你闹腾,实在过意不去,便想让公主尝尝。”
  被这般打趣,赵黎昕心中并无不悦,甚至有些隐秘的欢喜。三人同行前去大堂,可不知不觉却是付妙涵走在前头,自己与付弘文并肩走。
  这几年来,赵黎昕并无少与付府来往,刘贵妃原先不放心,但每次赵黎昕身边监视的人都说公主每次与付小姐学女红,便不再理会随他去了,她巴不得这个儿子被养废,好让她心爱的儿子少一个对手。
  赵黎昕的思绪飘忽,付弘文亦然。
  原先不过是过他腰际的女童,现在已经长成到他下巴的婷婷少女,模样也是越来越出色了。不知从何时起,这个自己只当妹妹的女子,已经深深地扎根在自己的心中。
  “公主。”
  “太傅。”
  两人默契地同时开口,错愕地看着对方,又开始相视一笑。赵黎昕看着自己身旁的这个男人,眨了眨眼睛:“太傅先说吧。”
  有些不好意思的清了清嗓子,付弘文不大敢看那双令自己心动的眼睛,问道:“公主即将及笄了,也到了适嫁的年龄了,不知公主可有心仪的对象?”
  心“咚”了一下,赵黎昕不知道自己是紧张,还是有什么别的情绪夹杂在其中,嗓子有些干:“还未有,太傅为何问起?”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