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镜泱缘记 作者:初可(下)

字体:[ ]

又是蛋的形状,必定是要孕育出新生命了。”
  镜又没见过蛋,听姬泱这么一说,他又赶紧过去,伸手摸摸,再仔细看看。姬泱既然说是蛋,那就是蛋吧。
  他仰头,笑着问姬泱:“那这颗蛋可以吃吗?”
  作者有话要说:蛋:扔了我,还要吃了我qaq。
 
 
第48章 异瞳
  不待姬泱说话,镜已经从他手中抢过那颗蛋,转身“锵锵锵”地用力往地上敲,却没能敲开。
  没想到这颗蛋还挺硬啊,镜瞄见几步外的一块真正的大石头,他一步冲过去,使了更大的劲,抓起蛋就朝石头上“砰砰砰”地撞。姬泱急急上前,他还委屈,抬头再看姬泱:“这个蛋壳太硬!敲不开!”
  “你不想宫里多出新的小动物?”
  “我想,但我也想吃这颗蛋。”
  “……你看,他敲不开,显然,蛋壳也在保护里面的小动物呢。要吃蛋,我们回府里吃。”
  镜想了想,再“砰砰砰”地敲了一回,还是敲不开。他只好点头:“好吧,不吃了。”他又伸手指蛋,“你不许再欺负我的小鱼们!”
  说完,他起身,用力又将那颗蛋给扔回水里去了。
  一道金银光划过半空,别说还挺好看。
  镜跳到姬泱背上,被姬泱背出了宫。
  他们坐在镜心阁中用午膳,这一回,镜吃得再无先前几个月时那般凶猛。
  姬泱问他:“不饿了?”
  “不饿了,但是我喜欢吃!”
  那就好,不饿就好,不饿就说明总算不累了?这回总算不用继续睡了吧?
  姬泱吃了些许就够了,他从袖中拿出那个小海螺,镜回头看了眼,有些不好意思地又收回眼眸。其实今早自己偷溜出去,除了是想去善堂玩儿,也是因为还有一些些不好意思,尤其他们昨晚又做那样的事了!
  镜低头吸面条,姬泱知道他面皮薄,只是笑道:“我很喜欢。”
  镜笑出声,“只是,什么时候能当面再与我说一声,我便更喜欢了。”,姬泱再道。
  镜放下筷子,回头不满看他:“你的要求好多哦。”
  姬泱瞧他吃得一张小嘴满是油,拿了帕子就要给他擦嘴:“瞧你满嘴是油。”
  “哼。”镜却忽然扑过来,“啪嗒”在他脸上用力亲了一口,再抬头,果然看到姬泱脸上的油印子,镜大笑,“你满脸是油!”
  说罢,他起身:“我吃饱啦!我去看书啦!”,竟然溜了。
  独留姬泱,笑得拿帕子去擦自己的脸,真是个小呆瓜,主动献吻一枚,到底懂不懂谁才是吃亏的那个?
  姬泱笑着摇头,喝了半盏茶,往前院去了。
  两日后,京中又有人来,是来送怀王爷的生辰礼,陛下赏的。
  只是近来天寒,途中遇到州县下大雪,即便提早出京,也耽搁了时候,早已过了他的生辰,顾皙还在此列。顾皙是礼部官员,年轻资历浅,又无身家背景,这些跑腿活,常是他干,他倒也习惯了,更何况这一路,有山有水、有吃有喝,他无牵无挂,可是乐哉得很。
  几个月毕竟已过,一直在睡,镜已经不太惦记他的泥娃娃,虽也去找师傅捏娃娃,再不如初时那般着迷。
  他养的那两只梅花鹿长大了一些,他与芳菲、蕴蓉在后院园子里喂鹿。只是那鹿怕他,他一靠近,鹿便要溜。鹿越要溜,他越要去追,于是到了后来,他又翻过栅栏,翻进园子追着鹿撒欢地跑了。
  芳菲看热闹不嫌事大,大声笑,还给他叫好,蕴蓉真是无奈极了。
  玩得正愉快,菱芷过来送吃的,她将食盒放到一旁桌上,与蕴蓉说话:“京里来人了。”
  蕴蓉了然:“是来送殿下的生辰礼吧?”
  “是呢,顾大人也来了。”
  “他来倒也好,他与咱们殿下说得上话。”
  芳菲插嘴:“顾大人?”
  “就是上回来过的,那位长得很白净的郎君。”
  “他便是顾皙啊。”芳菲听她们公子念叨过,只是上回来时,她也没仔细瞧。
  镜追着鹿跑来了,听到顾皙的名字,脚步一顿,回眸看来:“顾皙?!”
  镜很生气,他不许人跟着,自己隐着身子飘到姬泱的书房。
  姬泱与顾皙分了主次落座,在喝茶说话。镜一瞧,果然是上次那人,“哼”,他暗自哼了声,坐在姬泱旁边,盯着他们俩说话,他要看着顾皙!
  顾皙笑道:“自从殿下来了宜州,我一个人在京中可真是寂寞无趣得很。”
  镜气极了,说得好像他与姬泱多好似的!
  姬泱抿了口茶,问他:“怎么,这些日子在京里过得不痛快?”
  “我嘛,就那样,反正没资历,成天嬉皮笑脸的,那帮老家伙也不敢拿我怎么样。”顾皙拿着茶盏到手中,不时撇着浮茶玩,说道,“不过这京中无趣是真的,有些事,殿下想必也知道。有些事啊,毕竟山长路远,殿下怕是没那么快便能知晓。陛下身子不适,近来七八日才能上一回朝。原先便也罢了,上回有人奏请陛下立贤妃娘娘为后,陛下痛斥一番,却又没有生二皇子的气,也照例去贤妃娘娘宫中。”
  他说完,抬头看姬泱,轻声道:“殿下可知道,如今二皇子已开始代陛下看奏折了,据闻这回上元节,也是他替陛下上城楼说话呢。”
  姬泱当然知道,他的那些鬼又不是成日里只知道玩的鬼,京中动静,他全都知道。
  不过这又如何?他那父皇,没准又是拿这个试探姬潇。
  他便看着好友笑:“你觉着此事如何?”
  顾皙也笑:“我能觉着什么,我就是觉着,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蠢,眼中也只剩‘皇位’了,这京中真是没劲透了。翻了年,便又到了考核的时候——”他再看着姬泱“嘿嘿”笑。
  “想来宜州?”
  顾皙将茶盏放到一旁,双手一拍,起身给姬泱行礼:“多谢殿下恩典!”
  “我答应你了?”
  “殿下也需要有人打下手,就让我过来吧!”
  姬泱瞄他几眼,也撇了会儿浮茶沫子,直到顾皙急道:“殿下您是答应不答应?您若是答应,我便早早回京,好好过个年便收拾行李,就等着吏部的调任文书了!”
  姬泱道:“人人都想往京里去,便是外放也要去富庶之地,你倒好。”
  “那还不是因为我信任殿下?再说了,我与殿下之间,何须在意这些?”
  姬泱自然答应了。
  镜却闷闷不乐地走了,芳菲见他这般回来,诧异:“公子怎不高兴?”
  镜生气:“顾皙要来宜州当官了!”
  “他来便来呗。”
  “他要和我抢姬泱!”
  “……”芳菲想说,公子您真的是想太多了,姬泱都快把你捧上天了,您真无需有这样的担忧。
  镜低头思索片刻,抬头对芳菲说:“不如我给顾皙做门亲事!他有了娘子,也就不会再来烦姬泱了!”
  芳菲再想说,事儿不是这样算的好吗!
  镜却已经伸手指她:“就你,把你嫁给顾皙。”
  “………………”芳菲难得转身背对他,不说话。
  镜好奇:“你怎么了?”
  “奴婢不要嫁给顾皙。”
  “成亲好玩儿啊,你不是说过,也要找个人嫁了玩儿?顾皙也是书生呢,长得俊俏的,还是个当官儿的呢!”镜不解,坦白说,顾皙除穷了点儿,当真是位很不错的郎君。他的侍女有他,自是不差银子的,他给买漂亮的大宅子,让顾皙入赘啊!有本书里,书生就给女鬼入赘了呢。入赘之后,书生若敢不听话,那就打!多好啊!
  “奴婢要嫁,也不嫁顾皙!”
  “那你要嫁谁?”
  芳菲却扭头跑了,镜小宝直纳闷。
  几日后,宜州有下大雪的征兆。姬泱令人去城门处发放被褥等抗寒之物,有怀王府带头,还有当地几大世家参与其中,官府也派了人来专门核实贫民身份。
  家境极为贫寒的,与官府对了身份,符合要求的便能领了抗寒物品回家去。
  于宜州来说,这也是头一遭。其实姬泱本也没想到这一层,实在是这样的事实施起来太困难,兴许也是受小鬼影响,他也想为百姓们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好在宜州城毕竟不如天下那般大,这样的事儿,偶尔做几次也还成。宜州附近的其余几州,他虽不能亲自去盯着,也派了人去。
  宜州城门处,排队的人纷纷领了抗寒物,果然,三日后,下起了大雪。
  就连那些本打算启程回京的太监与官员也困在了宜州城,大雪一下便下了整整五日。
  待雪过天晴,雪也化尽了,又是三日过去。
  官府照例要清点人数,一清点,他们惶恐发现,这一回大雪,宜州城统共只死了三人!就是畜生家禽,死得也比往年少。死的这三人,其中两位是年老之人,另一位是有咳疾。
  宜州知州拿到名册,不可置信之后是狂喜。
  他要升官了!
  好歹他还知道,这份功劳到底是谁的,他拿上名册便匆匆跑到王府求见王爷。
  这是好事,姬泱自也高兴,宜州知州走后,他拿上单子去后头给小鬼瞧。
  小鬼也是狂喜,只是与知州的狂喜,意义完全不同,他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觉得他帮助了许多人,他着急问:“善堂里的孩童也没有死?”
  这个芳菲知道,她连忙说:“当然没有啦!”
  小鬼也不知这份功绩对于姬泱意味着什么,他只知道因为他们,很多人免于死伤,无家可归的孩童还能在寒冬里喝上一口热汤。
  他抱住姬泱,认真道:“我们要帮助更多人!”
  姬泱原先真没有这么喜悦,瞧见小鬼这样兴奋,头一回发现救人一命原来还可令人这般满足。
  雪后天晴,官员与太监便准备上路回京,也好赶回去过年。
  挑了个极好的天气,知州写了奏折,托顾皙带给皇帝。姬泱自不会送他们出城,他留在府中,顾皙等人上马、上车往城外去,谁知刚出巷口,他们便傻眼了。
  巷外竟跪了一地自发而来的百姓,资历最深的官员问他们所为何来。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