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镜泱缘记 作者:初可(上)

字体:[ ]

《镜泱缘记》作者:初可
 
文案
镜是个连自己也不知年岁几何的鬼,在世太久,日子太没趣,鬼生最大喜好是读人间话本。鬼生最羡慕的鬼,是话本子里一勾书生一个准的人间女鬼。
他也想勾书生,可那些书生总也太丑,他勾不出手。
好在他就是时间多。
他等啊等啊等,等了千年,终于被他勾到一个,还是个特别、特别、特别(重要的话得说三遍)俊俏的书生。
他好满意啊^-^。
 
皇九子怀王姬泱,兄弟陷害,外家抄家,母妃入冷宫,被降爵至楚国公。离京去往封地,仍被一路追杀,身受重伤并与亲信分开。濒死之时,姬泱闯入一片桃林,浅淡香雾中,他依稀瞧见一位美人款款而来。
姬泱怒极,都到这份上了,还不忘派人来对他使美人计?!
 
甜。生子。
两只都美,鬼是个傲娇、骄傲、可爱天真鬼。
架空,不吓人,作者胆子超小。
 
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人站反cp,以防万一还是说下,攻是姬泱,受是镜哦。
 
☆★☆★☆★☆★☆★☆
 
内容标签: 生子 灵异神怪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镜,姬泱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公子
  桃花妖芳菲在邙山修炼千年,吸足日月山水精华,总算化成人形。小妖初化形,总是得意而又新奇的。虽已能成人,妖- xing -脱不去,人间恰是四月芳菲时,她化作二八少女,先去人间勾个俊俏书生好生乐一乐。
  说到俊俏书生,她掩袖直笑,立时便想起镜公子。
  也不知公子可曾勾到俊俏书生?
  她从前是镜公子寝殿窗下的一株桃树,因得公子喜欢,受了点拨,有了灵识。后也是得镜公子提议,再得公子庇佑,她才去往邙山修炼。途中也曾回去过,上次回家,已是五百年前,公子依然尚未勾到书生。
  如今五百年已过,人间不知又换了几回朝代,乱世出佳人,公子也总该勾到些许了吧?
  芳菲四下打量年轻书生,看来看去,满大街竟没一个齐整的,她有些羞恼,难怪镜公子总也勾不到!就这长相,她都不想要!不仅没瞧到齐整书生,反而被人偷着摸了小手,芳菲很不喜,顿时不想再逗留人间,还是早些回去看公子才是!
  走前,芳菲找了间书斋,挑了几本新出的,专说那书生进京赶考被美貌女鬼勾魂的话本子。伙计见她貌美,存心搭话,觍着脸笑道:“小娘子怕是比这书中的勾魂女鬼还要美吧?小人头一回见到您这么漂亮的小娘子,上回公主出宫,小人斗胆抬头,有幸见了一眼,竟也不如小娘子呢!”
  芳菲掩唇咯咯直笑,这些蠢笨的臭男人!不说她,就是宫门口给公子擦大门的女鬼都比这人间的公主美!芳菲不欲多言,藏在袖中的手指一展,落下几瓣桃花瓣到手心。手再伸出来,花瓣全成了碎银子。
  “哎哟,这可太多了!用不了这么多!”伙计直摆手。
  “赏你的,你嘴甜。”芳菲硬将碎银子塞进他手中,抱起书转身便走。
  谁料,刚到门前,几匹快马匆匆掠过,差点撞着芳菲。芳菲急急往后退,伙计吓得赶紧扶住她,着急问道:“小娘子没事吧?!”
  芳菲当然没事,她不满看远去快马:“这些人也太不知规矩!”她是妖,总也瞧不起人的。
  伙计也没当回事,只以为她是不满,吓道:“小娘子要慎言!刚刚那几人,可是三皇子诚王府的人!”
  “三皇子又如何?!”
  伙计四处看看,将她带到里侧,小声道:“小娘子怕是常在深闺,不知道,这京中要变天啦!早前九皇子怀王因杀害太子,残害手足,被陛下贬到宜州去当楚国公!前脚刚走,他的外家路尚书家就被抄了!就连宫里,最得宠的路贵妃也进了冷宫!三皇子要当太子啦!你是不知道,这些天,京里死了多少人!我们夜里都不敢出门!”伙计说得瑟瑟发抖,从来是天子一怒伏尸百万的,小老百姓养家糊口,只愿天下太平,“小娘子你也要当心才是,切莫再独自出门。”
  芳菲听罢,很不以为意地“哼”了一声,人,争来争去的也就这些东西,争到皇位又如何?不过匆匆几十年,还不够她们公子睡一觉呢,没劲透了。
  她对人间再无一丝流连。
  她从书斋出来,绕进深巷,转了个身,便在原地没了影,只余满地桃花瓣。
  ☆★☆“昨儿夜里,我去外头转了圈,倒是瞧见有个书生路过,似是往京城方向走的,应当是进京赶考。我跟过去,想瞧瞧他的脸,若是俊俏,捉回来,好让公子高兴高兴。哪料我还没说话,他一回头见到我,什么也不顾,上来就要拉我的手!”
  “如今人界的男子全是如此!千年来,我冷眼瞧着,是一年更比一年差!不怪我们公子没趣得都睡着了!”
  “落魄书生还尽爱写那女鬼非要爱上他、要死要活非君不嫁的戏码!只有不正经的鬼才会瞧上那些人,顺便吃他们的精元。像我们这样的,送来我都不要呢!送我吃,我也不吃!那就是人间女子常爱骂的臭男人!吃了要变臭的!”
  说话的两人,看外貌也不过豆蔻年华,实际她们俩是公子镜的贴身侍女,或者说是贴身侍鬼,名为秾月、夭月。
  鬼生太无趣,公子镜一百年前睡着了,尚未醒来,她们俩便每日坐在窗下说话、绣花打发时间。公子镜生前是什么身份,他自己都不记得了,更不记得作为鬼已在这三界飘荡了到底多少年。
  秾月与夭月也不知自己是如何死的,仿佛也是有记忆以来,便已服侍在公子身边。
  她们猜测,公子生前约莫也是位皇子吧。
  因为公子镜的墓室,是座宫殿。
  宫殿由玉石打造,清贵而又奢华非常,殿内摆设,人间皇宫里都没有。他们平素都住在这座宫殿里,地府鬼差从不敢进来,生人也不能瞧见。他们与人一样,能吃能睡,只是没有影子,没有呼吸,他们是死的,他们是鬼。
  夜里,她们也能出去,甚至宫殿的位子,可以随公子心意而变。
  几千年前,应当是几千年前吧,她们也实在记不住。那时,公子还总爱到处游历,除了头顶上的仙界,人界、妖界与鬼界都曾去过。最终公子喜欢上人界,一住就是这些年。
  初来人界时,公子也是到处游历山水,换着地方住,睡过东海底,立过天山顶。直到他看了本书,惊叹于其中女鬼的经历,搬到如今的地界居住。
  只因这儿是东南西北无论哪处的书生,进京赶考的必经之地。
  话本子里,赶考书生雨夜遇害,被貌美女鬼所救,人鬼一见倾心,约定终身。哪怕后来受阎王阻挠,受人间道士陷害,受天道惩罚,书生与女鬼也从未放弃彼此。
  从来,无论是鬼还是妖,大多无情无义,几千年来他们看到的都是如此。再相爱的鬼修或妖修,为了修为、金丹总能自相残杀,哪怕是家人,无一例外。
  公子看了此书,大为震撼,从未落过泪的双眼竟然红了,为人的感情落了眼泪。
  自此,公子镜便有了新的爱好,非要留在人界,发誓定要勾到个话本子里那样重情重义还得格外俊俏的书生。整座宫殿都是公子的,包括一草一花,甚至是满宫殿的鬼,自然是一切随公子。
  她们也不是未曾见过公子的心血来潮,以为也不过是一时兴起,谁知一晃竟千年过去。
  秾月叹口气,对夭月说:“早知如此,当日我就不该买了那本书来给公子看。”
  夭月也叹气:“谁知道呢,公子想知道人间世情,我们是鬼啊,只能去买些话本子。”
  秾月手上绣着花,再道:“公子醒来,瞧见人间的书生越来越丑、越来越老,要伤心的。你我都知道,人最是坏,话本子都是穷书生吃饱了撑的瞎做梦呢!人间的小娘子都不屑看,看了也要骂。偏生咱们公子心思纯净,信了这个邪!世上哪有这样的人?”
  “那该如何是好?要不雇个狼妖、虎妖,或是聪明些的鬼,假扮一番?我瞧附近那狼妖长得不错,修为还算尚可。”
  秾月拿绣花针戳夭月的眼珠子:“什么坏主意!公子非得一眼看穿!”
  “那到底如何是好嘛!”夭月把掉出来的眼珠子按回去,很急了。
  “秾月姐姐!夭月姐姐!”芳菲的声音从外而至,两鬼高兴起身,芳菲已经笑着带着满身花瓣飞进殿中。她转了个圈,行礼道,“看妹妹这身皮相可好?”
  两鬼放下手中绣绷,伸手拉住芳菲的手,上下打量,喜不自禁:“你修满归来,公子看到定要高兴的!”
  芳菲点头,笑问:“公子呢?我给公子买了些新的话本子!是人间新近卖得最好的!书生对女鬼一片深情!一朝高中状元当了宰相也没忘记女鬼,最后还娶了那女鬼,女鬼给他生了两个孩儿呢!”
  方才两鬼说话只是小声,芳菲嗓门极大,吓得秾月与夭月一同“嘘”。
  还未“嘘”完,内室中扬起道声音,喜悦问:“是谁买了新的话本子回来?”
  两鬼对视,公子醒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午还有一章,两只都会出现。
  这三天都会发红包。
  这篇是轻松甜甜风,作者写得开心,也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第2章 姬泱
  镜没有姓氏,他的墓碑便是宫殿的那扇高门。
  上头空无一字,谁也不知他姓什么,不知他的生前事,包括他自己。
  他只知自己名叫镜,侍女们称他为“公子”。
  他已死了太多年,又以鬼的身份过了太多年。每一日几乎都是一样的,虽能出去玩,玩了几千年,他早腻了。他原本已经倦了,连宫门都懒得出,甚至想长睡不醒,睡到天崩地落、三界尽无。
  直到他看了本书,还被感动哭了。
  他自己都奇了。
  他是鬼,本不该有眼泪,就是流泪,也该是血泪才是。
  他偏偏如同人一样,流下晶莹剔透的眼泪珠子。
  侍女们心疼不已地伸手接住他的泪珠,至今还收藏在琉璃瓶中呢,琉璃瓶就在他枕边。他没事,就爱晃着瓶子玩,听自己眼泪珠子碰撞的声音,这会让他有喜悦感,仿佛和人一样。
  不知为何,他很向往人间,尤其发现自己会哭了之后,他便总想哭一哭,这是件很有趣的事,眼泪珠子也很好玩。他令侍女买了更多的话本回来,甚至专门造了间塔楼出来放他的话本。
  他却再也没有流过泪。
  时间久了,话本看多了,他不再惦记流泪这件事,他开始羡慕话本中的女鬼们。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