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飞艇计划公式技巧

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魂引 作者:不辞昔

字体:[ ]

书名:《魂引》
作者:不辞昔
 
摇摆不定渣攻x替身瞎子贱受
 
沈凭栏x沈晚汐(小汐)
 
活了近十七年的小汐在经历无数次被邪祟侵害之后,终于明白,他唯一能依靠的兄长,那个将柔情蜜意尽数给他的哥哥,是和他在逢场作戏,将他当个替代物,而他活着,不过是给别人当垫脚石而已。
伪骨科,伪替身,养成。
小汐:“你亲吻的人是我,床上缠绵的是我,这些年来同床共枕的也是我,你怎么能说不爱我!”
沈凭栏:“那是你故意勾引我的,自甘下贱,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文笔死差,瞎扯,慎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晚汐,沈凭栏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凛冬,雪虐风饕,伊州城内几乎无人外出,皆是躲在屋内烤火驱寒,只有卖饼的汉子为了赚足买年货的钱,寒冬腊月仍挑着担子四处叫卖。
  雪地里突现一连串深浅不一的凌乱脚印,接着是几声轻喘,汉子定睛一看,是隔壁的小瞎子趁兄长不注意跑出门了,在外面乱走不回家。
  汉子虽是与他们家少有来往,但毕竟是个热心肠,一张嘴就被灌了满嘴的雪水,喊道:“小汐,你哥呢?怎么又出来了,别贪玩,快回家去!”
  那叫小汐的少年听到他的叫声跑得更快了,边跑还边喃喃道:“不,我不要回家,那不是我家,里面有鬼,有鬼……”
  他跌跌撞撞逃走的背影,看得汉子既心酸又无奈,暗叹这正值大好年华的少年郎本该是前途光明有大好前程,未料天不遂人意,竟叫这乖巧可人的孩子变得疯疯癫癫,还瞎了双眼,再不像以往那般聪明伶俐活泼可爱。
  正感叹着,汉子欲要去他家门前去叫他哥接他回去,一转头差点撞上一人,连说了几声抱歉,猛然抬头一看,这人不正是那可怜孩子的哥哥吗?真是好巧不巧,今日居然能看见他出门。
  那青年身材魁梧,看似一介武夫,却是姿容雅淡,风致飘然,温文尔雅,身着布衣,是比世家公子气度还非凡几分,只是眼底有大煞风景的黑眼圈,像是一夜未睡,这个人他是只见过几次,不苟言笑,冷若冰霜,眉头紧锁,不晓得在忧虑什么。
  那人出于礼貌,还是缓颜问道:“李大哥可曾看见我家小弟了?”
  声音很轻,无端叫人后背发凉,耳边是呼啸凛冽的风声,传入耳是十分清晰,汉子不知怎的,一见到他就不自觉打寒战,对于这人他所知寥寥,只晓得他们几年前从远方搬来,本来就少于人打交道的两兄弟,自他弟弟不幸出事后就极少出门,家门整日给紧闭着,很少见有人去他家串门,更别提和相邻礼尚往来,若不是他家门前黎明时有人来送米菜,都快让人生疑那屋子里是否住了人。
  他伸出颤抖的指头朝那边一望,说道:“往,往那边去了。”
  “多谢!”
  沈凭栏往所指方向疾步而去,急匆匆走了一遭,果然在角落里瞧见瑟瑟发抖满身是积雪的小汐。
  小瞎子像只没人要的小奶狗,满脸惊慌失措,听见人来了,连忙将脑袋埋到双臂中,只是一瞬又倏地站起来,胡乱划拉着木棍想要赶紧逃开。
  面对他,沈凭栏始终是面带笑意,将伞支撑在他头顶,温声道:“小汐,随哥哥回家。”
  “不,不要!”
  小汐摇着头,抬腿要走,忽的被人拽住了手腕,转了一圈稳稳当当落到他的怀里,沈凭栏紧搂着仍在扑棱的他,“别闹!”
  小汐可怜巴巴抬起头,那一双空洞无神的大眼睛望着他,哀求道:“求你了,哥哥,我不要回家,不要……”
  沈凭栏心头一软,脚步并未停下,扯着他进屋,可他那小胳膊小腿的,力气倒是很大,紧紧拽着门扣死活不肯再走。对于耍赖的小弟,他总是有办法,他轻声道:“小汐难道不想和哥哥在一起吗?”
  这一招十分有用,小汐急忙道:“要,要和哥哥在一起!”他拉着沈凭栏的手,紧紧攥在手里,生怕不要他一样,脚步细碎跟在他身后,面色焦急又惊恐,怯懦低声道:“可,可是——”
  “可是什么?”沈凭栏慢慢牵着他进门,圈在双臂中,凑到他耳边问道:“小汐是有什么事瞒着哥哥?”
  后面的门轰然关上,牢牢拴住,小汐身子一抖,无助地四下张望,妄图从他手中逃脱,尖叫道:“有,有鬼!”
  “哪有鬼?!”沈凭栏很头疼,自昨夜到现在就没闭眼休息,心里很烦躁,捏着他的下巴厉声道:“这世上哪来的鬼?”
  这一声斥问把小汐吼在了原地,他呆了呆,不敢相信向来对他轻声细语的哥哥会对他这样说话,他吓坏了,哇一声哭了出来,丢开棍子钻在他的怀里放声痛哭。
  沈凭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从未吼过他,小汐胆子小,他这面目不善的模样即使他看不见,也把人唬得不轻,他叹了口气,抹着小汐眼旁的泪珠,轻声哄道:“小汐,乖乖宝贝,哥哥的小心肝,是哥哥不好,不哭了,不哭了……”
  “哥哥,哥哥,我好怕!”
  “不怕,不怕。”沈凭栏拍着他的背,端过旁边早已凉透的汤药喂他,哄道:“乖,先把药喝了。”
  又要喝药,他明明没有病,为什么要给他喂药!闻到从小到大熟悉的苦味,小汐不乐意了,开始挣扎,抗议道:“我不喝,我不喝!”
  关乎发肤康健,沈凭栏岂会惯他,大力掐住他的下巴,猛地将药灌进了他的嘴里。
  “嗷——”小汐痛苦地吐舌,想要把药汁吐出来,沈凭栏手疾眼快,一把擒住他的双颊,俯身在他唇上落下一吻,不消停的小人儿慢慢软下身子,不再胡闹。沈凭栏爱怜地抚摸着他的眉眼,仔细端详了会儿,细细密密的亲吻便落在他脸上。
  把他抱在怀中哄,眼泪将他的胸膛染- shi -了,抽抽噎噎打着哭嗝的小人儿才睡着,沈凭栏拍着他的背,确定他是安分入睡,褪去他的外衫,把他抱到床上捻好被子。
  他明显是被往日吓怕了,打着小呼噜还抓着沈凭栏的手不愿松开,沈凭栏爱怜地在他额间落下一吻,硬生生扳开他的手,恋恋不舍瞧了好几眼,抬脚出了门。
  后院有间空闲的小屋,常年拿大锁锁着,白日里无人靠近,沈凭栏径直往那边去了,屋子被封的严实,连一丝光线都透不进来,推门可见一张摆着灵位和祭品的桌子,屋中满是符咒与招魂幡,气氛诡异,渗人可怖。此情此景,沈凭栏早已习惯,掩上了门,用打火石点了香,环视一圈,说道:“还不出来?”
  言罢,空荡荡的屋子倏然起来股微风,地上的纸不停地打着璇儿,黢黑的小屋兀自起了光,一道影子歪歪斜斜显现在地上。
  “你总算来见我了?”
  清脆的声音与刚才那少年如出一辙,沈凭栏有些无奈,想把那藏在黑暗里的人拉出来,可是他只是一团虚影,他垂目问道:“你为何又去吓他?”
  听着带着责问的语气,那少年很不服气,惨白的小脸瞬间拉了下来,似曾相识的眸子瞪着他,不屑地哼了声,双手叉腰酸溜溜道:“你心疼了?”
  “……”
  沈凭栏不语,那少年暗暗思忖了会,忽的怒了,面目狰狞来回踱步,抓耳挠腮,吼道:“我才是你的亲弟弟!你怎么帮他不帮我?”
  “小夕!”沈凭栏看着愈发暴戾无常的他,感到慌乱,怕他发狂再做出什么事来,说道:“你何故要说些这样的话来伤哥哥呢?”
  那人一听,折了回来,飘在他面前,咬牙切齿,双目充血,似要吃人般,“我的东西,你给他作甚?”
  “这话从何说起?”
  他的喉咙咕噜了几下,咆哮道:“我的哥哥,我的衣服,我的扇子,他那下贱胚子,我不准他碰!”
  “他没了双眼,难得还不够吗?”沈凭栏想起小汐被面前人狠心夺去双眼,心就一阵阵抽痛,虽与那人并无血缘关系,可多年的朝夕相处,早把他当做了挚亲挚爱,两人都是他放不下的人,看着无辜的小汐被渐渐失了本心的他如此毒害,再是偏袒于他,也不禁感到寒心,他曾经温顺善良的弟弟怎么变得如此心狠手辣。
  那人像无间地狱的厉鬼,凄厉的叫道:“不够!我要他死!”
  咒人死的语气没了半点当年的单纯可爱,沈凭栏怔怔地看着他,“他若是死了,这些年咱们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我不管,我不要呆在这鬼地方,我要出去,我要哥哥哄我睡觉,我要哥哥为我煮东西吃,我不要每天躲在这鬼地方不人不鬼待着!”
  沈凭栏冷声提醒他,“你已经死了!”
  话音一落,吵得天翻地覆的屋内霎时安静,两人无声对望,沈凭栏漆黑的双眼中包含着太多对弟弟日渐疯魔的模样的心痛,小夕慢慢红了眼眶,冰凉消瘦的身子虚靠上他温暖的胸膛,立马更委屈了,他流不出眼泪,一伤心难过,脸就更加惨白无色,他张了张嘴,声音如耄耋老者,“我什么都没了,只有哥哥,你不能不要我……”
  沈凭栏以前最爱捏他的脸,现在他抬手触碰到的是没有实体的鬼影,什么时候连摸他都成了奢望。
  “哥哥怎么可能不要你?”
  他转着眼珠,挂在他身上,撒娇道:“可我不要呆在这!”
  “你再忍一忍,嗯?”
  小夕不情不愿点头,瓮声瓮气同他讨价还价,“你把这些符给撤下,我不闹了就是了!”
  若是以前,沈凭栏二话不说依了他,可如今的他,是不敢再信他,前些天瞧他可怜没在屋子里贴上符咒,叫他偷偷溜了出去,竟趁他不在,当场就把已经瞎了眼睛的小汐给推下了湖,若不是他及时赶到,恐怕那可怜的孩子早就成了他腹中物了。
  沈凭栏耐心同他讲道理,“这十多年来,咱们东躲西藏苟且偷生,是为了何事,你莫要忘了,最后这半年,你要是再管不住自己让他有什么不测,哥哥再不会管你了!”
  小夕不可置信看着他,沈凭栏一脸认真严肃,无一点往日与他开玩笑逗他的样子,他满脸不甘,天人交战片刻,最终还是示弱道:“好,我再不碰你的小心肝就是了。”
  
 
  ☆、第二章
 
  小汐被沈凭栏抓回来后就一病不起,神色恹恹躺在床上茶不思饭不想,连口水也不肯喝,一双大眼睛时不时流泪,好生可怜。
  • 本站(御宅屋)所收录作品均由网友读者自行上传,与本站立场无关
  • Copyright©2018御宅屋 All rights Reserved
点击:次